中學生當然應該談戀愛

荃灣名校校長在早會公開表示「不鼓勵學生拍拖」,訓導主任隨即召見二十多個男學生。罪名不是莫須有,而是「中學生談戀愛」。原來該校校長最近也撰文告誡中學生,以真人真事力證中學生談戀愛,好撚大鑊,可以導致學業不振、未婚懷孕;年紀輕輕談婚論嫁,必埋下夫妻感情基礎不穩離婚收場、兒女誤入歧途加上電腦大爆炸的伏線。葵青區另一間名校的校長聞訊,向傳媒表示如此做法並不恰當。雖然他重申學校「不建議」學生拍拖,但又指時代不同,禁之不絕,不如教學生「如何談戀愛」。[ref]明報新聞網-港聞-港聞–其他名校:應教「如何談戀愛」-20140321[/ref] 繼續閱讀 中學生當然應該談戀愛

小朋友接吻

小朋友在麥當勞激吻,被拍下來,在網上熱播,還上了報。口吻好似來自親子王國的網民說:「做媽媽嘅我好擔心囉!無眼睇!」

廣大網民、家長、明光社之流早就準備好豬籠。在「家長」眼中,小朋友長大,只是要入中學或者上大學的問題,沒有任何生理和心理轉變需要看顧扶持。小朋友只能玩玩具,不能拍拖擁抱接吻,這不合大人對「小朋友」的想像。如果被拍下的是一對成年的俊男美女,甚至是外國男女,符合了我們的情慾想像,事情就沒那麼不堪入目。是的,我們根本不接受青少年有性慾、大學生不可以爆房。自然地,小朋友也不可以接吻,何況是大庭廣眾、牙罅有條菜? 繼續閱讀 小朋友接吻

低B的原因

每年香港考評局都會發表報告評論當屆考生水平。報紙也很懂得做新聞的要訣,不差不講,「考生語文能力普遍很低,詞彙貧乏」、「考生常識不足」等等,諸如某某經濟報的老屎忽,一方面像陳佐佴一樣感到痛心,但心裡又暗爽:「我都說,一蟹不如一蟹。我中學的時候已經懂得殺雞…….」 繼續閱讀 低B的原因

政府究竟想培養怎樣的下一代?

這個社會、這個政府究竟想培養怎樣的下一代呢?還記得前些年,政府說青少年的吸毒濫藥問題很嚴重,所以要在學校推「自願驗毒計劃」——這是為你好;財政司說吸煙對身體不好,說要幫你戒煙,所以兩次加煙稅,一包煙從三十多元加到接近五十大元——這是為你好;明光社蔡志森說青少年打飛機是不好的,所以你們解決性慾的方法就是「沖凍水涼」和信耶穌——這是為你們好 繼續閱讀 政府究竟想培養怎樣的下一代?

那些年,那些長不大的男人

《那些年》和《挪威的森林》的文學水平不在同一個層次,但受到它們觸動的是同一類人。男人都是不願長大的生物,他們小孩子的時候固然是個小孩子,但長大以後,長出滿身的肌肉和汗毛,都還是個小孩子,分別只是他們的玩具從玩具車機械人變了女人、汽車、足球賽事。,

繼續閱讀 那些年,那些長不大的男人

青春自然死亡

擦掉你的視線
就看不到我枯死的心
沉睡的慾念
一張年輕的臉
裝飾乾枯的靈魂
生活會毀滅生命
將你淹沒
直至你不再感到恐懼

像每個人一樣
朦朧的活著
清醒的入睡
像從沒有活過一樣
垂著一根瘦黃的臂
佈滿憂鬱的針痕

生活會毀滅生命
活埋酒神
直至不再聽見的哭笑
感覺不到血管的跳動

在這美麗的世界
再找不回曾經活過的我
那曾不怕趺倒的你
一定會鄙視這世故的我

大學之道,在——不要搞寸老屎忽的party

抽水真的太容易。大學生就是其中一個手到拿來的題目。抽大學生的水,是上了位的社會賢達們最喜歡的消閒活動。年復一年,樂此不疲。究竟社會希望大學生是怎樣的大學生,是年年不同、依情況不同、依每個成年人所不同。總之,總能找到空隙去抽水。

繼續閱讀 大學之道,在——不要搞寸老屎忽的party

軒哥事變

中二男生不知生於何許家庭,祖母給孩子四萬塊錢買吃的,於是加上幾部唉風科,拿回學校四處分派,條件乃同學同濟叫他一聲「軒哥」。事情鬧大了,訓導主任出名阻止,上了報,惹得大家羨慕非常,都想排隊叫人家一聲軒哥。那些平日沒事幹,薪高耀準的「專家」必然又有空間四處說話,真不知道成年人在搖頭晃腦地指責年輕人「金錢價值觀扭曲」時臉為甚麼不紅。 繼續閱讀 軒哥事變

吊詭的性教育

記得小五還是小六左右,學校已經有一點點的所謂性教育。那是教甚麼來著,我都忘得七七八八了。初中的時候有科學課,科學書裡面有一個小章節是講性教育的。幸好我當時的並不是教會學校,老師對於私自撕掉性教育章節這類行動沒太大興趣,初中的時候,課上是有教過一些的。但那個時候的性教育是甚麼?橫切面。 繼續閱讀 吊詭的性教育

這世界,太多懺悔羞怯

人這東西雖然長得很不像動物,但無論宗教、文明、習俗怎麼偽裝,人始終是動物的一員。自然界終有其法度,生老病死,人們都把目光聚焦在老、病和死。但生可以是出生,也可以是生長。萬物生枯都有循軌規律,時間到了就是到了,你阻止不了毛蟲成蝶,自然亦阻止不了後生仔女動情搞野。

道德家把最高的道德標準對準在禁慾的肚臍眼上,無疑很有戰天戰地的難度和氣概。但他們不明白,你看見他們每天跟不同的異性(或同性)愛憎交纏的時候,他不一定知道自己在做甚麼。這不過是本能的一種伸展,背後推動爐灶的是本能,腦袋沒有角色擔當。正如我可以斷言,那段地鐵激吻Try Her Breast短片中的男女,當時他們也不知老豆姓甚名誰。為甚麼要知道呢?這是一種設計,時候到了,就要物色對像和發泄精力。尤如脫韁野馬,禮義廉恥都要統統讓路。

況且大家要明白,本地青少年跟香港人一樣,生活異常枯燥。所有人都不過是學校的一個編號、身份證上一個號碼、就業市場上的一件貨。於是,在後工業時代的集體物化環境裡,每個人都經歷過一種自我與體制的矛盾。而現下教育制度無法疏理這種矛盾,反而將之激化。在教制裡每個原該有凌有角的學生,在考試制度裡以單一標準壓縮成貨品,於是新世代出現了一種存在感的失去。當我們不再能驅分自己和他人,自我的意義便漸漸流失。如此,即形成了一種恐慌和空虛。空虛的學生去吸毒。恐慌的人們便在這充滿了「進修、增值、讀書」的城市裡找尋一些可以令人生稍得意義的東西。

於是,這城分出了一支港男港女的物慾系、又下開一支為情生為愛死的戀愛系。為甚麼?因為在戀愛中,他們感到自己有了價值。在這段關係中,我們感到自己是獨一無二的,不再是貨架上的一件貨、學校裡的一個學號。在戀愛中,我們得到了的滿足,價值的失而復得。於是,我們可以解釋和明白,為何中學生總是拍拖拍到阿媽都唔認得。他們被世界、被社會榨得貧脊的靈魂,太過饑渴。戀愛本來就深具成癮性,到了他們面前,便立即成了鴉片,而在這個大學生竟然被人標價四千元的亂世,會考10A也不過拔尖入U。大學又再重新洗牌,還有畢業後的就業競爭呢?一個個燥動不安的軀體,被初葫的情慾焚灼至斯,成年人亦無從指引提點。既然努力十之八九白費,為何不去談戀愛、去上床做愛?未來畢竟太過遙遠,眼下的快感卻伸手可及。

按:

這一篇本來打算用「青春殘酷物語」來作標題,但考慮到search engine上同樣結果實在太多,便作罷。但無意又按下滑鼠,搜出了林夕寫的《青春殘酷物語》,標題一句取自其中。

插圖:The new generation by ~Ferrut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