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斯達:「苦難神學」成為香港的抗爭倫理

販賣香港情懷的住好啲老闆,原來加入了「團結香港基金會」。這位老闆說,自己在金鐘佔領區見到避孕套,大感嘩然,於是又煞有介事的做了一件Tee。類似的「避孕套恐慌」一直都有;《東方日報》也報道過旺角佔領區有避孕套。很多人開始說,旺角污煙瘴氣,越來越亂。

如果說,避孕套不能出現在政治抗爭現場,那大眾其實是預設了抗爭現場不能做愛——抗爭現場必須禁慾,必須受苦。 繼續閱讀 盧斯達:「苦難神學」成為香港的抗爭倫理

佔領佔領之名不佔領

在公共或者政治層面,混淆手段與目的,不是太妙。這種事,其實俯拾可見。出名反共的倪匡今日在《蘋果》的報道說:「話明佔中,即係佔領人家地方,咁點會有和平?好矛盾。」

以倪匡的輩分,講同一番話,他或者不會被人痛罵是共產黨B隊或者維穩第三重唱。不過可以預見的是,其真知灼見將會被刻意忽略。大家可能忘記了,這件事最初只是「佔領中環」四個字,後來被「正名」成「讓愛與和平佔領中環」,簡稱「和平佔中」。究竟是佔領重要,還是表現「和平」重要?和平很重要,可是佔領就是要先佔領。不佔領,有多和平也沒用。 繼續閱讀 佔領佔領之名不佔領

迷惘大遊行

六萬還是四十萬?警察不斷玩弄「數字壓縮」,越壓越誇張,固然是可笑的;但同樣的,如果我們見到「七一好多人」就滿足的話,我們和警察是一樣可笑的。

那天插隊加入遊行,發現氣氛和上年相差頗大。即使是「梁振英下台」的口號,大家也好像沒有情緒去一起喊。遊行人士的表情是迷失的,完全沒有一年前梁振英上台時的激憤和衝突。警察大規模拉人和惡意封路,都比往年少了。這是一個很不祥的徵兆。群眾的迷惘,更加值得大家深思;比起與警方鬥大,群眾流失的激情,好像更加值得放在心上。 繼續閱讀 迷惘大遊行

雙重法治

戴耀廷方案的「佔領中環」縱然十劃未有一撇、即使他們再三強調行動是「愛與和平」,但在中共的眼中,又有甚麼分別呢?被政治檢控的人只會越來越多。近月因各種抗爭而被翻舊帳的人包括多名社民連成員、人民力量三個立法會議員,近日再加上「佔領中環」秘書處義工陳玉峰,已然顯示,即使香港民間示好與否,也不會博得中共諒解。是革命還是公民抗命、溫和還是激進、和理非非還是武力抗爭,對中共來說都是非我族類。將統一戰線之外的所有勢力盡早消滅於萌芽狀態,永遠是中共的祖宗遺訓。 繼續閱讀 雙重法治

要被驚醒的香港人

物質生活的過度良好,必然導致心性的腐朽。美好和豐足的生活,使我們輕易忘卻旁人承受的苦難。人類對苦難的想像力是廢弛的。只要今天我吃得飽、穿得暖,我就不會想像得到飢餓寒冷的滋味;只要我手裡有一份安穩的工作,我又怎會有失業人士所經歷過的惶惑?只要我們過得好,我們就以為天下的人都過得好;只要我們手裡有一個麵包,我們就認為天下人手裡都有麵包。而這種人之皆有的劣根性,又反映在港人普遍的保守性之上。 繼續閱讀 要被驚醒的香港人

從六四集會到五區總辭

泛民第一大黨民主黨早前在會員大會中以八比二之比否決參加五區總辭。其實在會員投票之前,民主黨各大人物已多番擺出拒絕姿態。民主黨在怕甚麼?除了西環中聯辦的因素之外,民主黨大老們以至普通會員的憂慮當然是怕輸,然而在這怕輸裡面,背後的思維是不相信香港人在補選時會出來投票將他們「接」回議會裡去,怕輸只是這個思維的反映而已。雖然身為一個建制以外的政黨不相信人民是一個很諷刺的現象,然而我相信本地很多政客心底裡都不敢完全相信港人,每次選舉都是心慄手震,過左海就神仙。要他們再交出議席,等於與港人對賭一次、冒險一次,難矣。 繼續閱讀 從六四集會到五區總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