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O CAMP的淫

大學O CAMP,是每年炎夏的「年經」——每年皆有之話題。昨晚看見一段疑似大專生O Camp活動片段,男生與一標緻長髮女生當眾激吻十秒,眾人簇擁之,大聲起哄,後面還有人興奮莫名,彈來彈去。

O CAMP活動,從佈滿性暗示的小遊戲,到如今當眾跟同學濕吻,大人社會年年報道、消費、高呼道德倫亡,其實大人細路都是那麼孩子氣。

大人好色是平常,大學生就不能好色?只是熱衷舉辦「淫賤O CAMP」的大學生,好色也要透過O CAMP名目去過橋,遮遮掩掩,尤抱琵琶半遮面,是不健康的。 繼續閱讀 意O CAMP的淫

小朋友接吻

小朋友在麥當勞激吻,被拍下來,在網上熱播,還上了報。口吻好似來自親子王國的網民說:「做媽媽嘅我好擔心囉!無眼睇!」

廣大網民、家長、明光社之流早就準備好豬籠。在「家長」眼中,小朋友長大,只是要入中學或者上大學的問題,沒有任何生理和心理轉變需要看顧扶持。小朋友只能玩玩具,不能拍拖擁抱接吻,這不合大人對「小朋友」的想像。如果被拍下的是一對成年的俊男美女,甚至是外國男女,符合了我們的情慾想像,事情就沒那麼不堪入目。是的,我們根本不接受青少年有性慾、大學生不可以爆房。自然地,小朋友也不可以接吻,何況是大庭廣眾、牙罅有條菜? 繼續閱讀 小朋友接吻

野性日本:觸手、陽具崇拜以及權力意志

Dir en Grey在九七年出道,剛好是X Japan解散前後。樂隊出道時是視覺系的,女裝、宮廷的造型儼然是另一隊Malice Mizer。X的團長Yoshiki幫他們監製過幾首早期流行味較濃的單曲。後來Dir en Grey的歌越來越重口味,主唱將黑金屬的那種唱法也學過來了,樂隊越過重洋,在歐美越來越受歡迎,但唱的仍是日文。

零三年的時候Dir en Grey有一首單曲《Obscure》。如歌題曰,歌詞也十分艱澀難明,但MV口味極重,觀眾看不明白,都先聲奪人。整個MV的影象元素,尤如是觸手浮世繪的加強版。一一零另一首單曲《Different Sense》的MV又是用上觸手主題,但融合更多色情動漫以及黑白片的工業展影。兩個MV併在一起,成為一輻較為完整的圖畫。 繼續閱讀 野性日本:觸手、陽具崇拜以及權力意志

哀悼春色

梁美芬和蔣麗芸能入立法會,是有群眾基礎的。這個基礎,就是盲毛的基礎。香港地太多盲毛了,但往日的經濟快車是你再蠢都能佔據今天的中產甚至高位。爸爸媽媽們和梁蔣之類的價值觀是臭味相投:十五六歲中學生,不應談戀愛;性向教育,要到大學才做。這種句子,在廿年前說出來是爭議性,今天卻是笑話了。 繼續閱讀 哀悼春色

同志的「虛」,「說不過去」

很多人對同志不存好感,是因為同志無論其愛其性,都「不太自然」。徐克的《梁祝》裡有一個愛慕梁山伯的同學叫作亭望春,當年是由今天偶爾會在電視賣避孕套廣告的何潤東飾演。梁山伯對祝英台說起這個同學,說道:「他這個人『虛虛』的,一點也不實。」 繼續閱讀 同志的「虛」,「說不過去」

猥褻的聖戰

死光社其實不關心同性戀,他們只關心別人的肛門作何用途。做人像某性戰沙皇那樣,很可悲。人家若有相濡以沫的愛情、相互扶持的關係,他不願看。那雙鼠目寸光的臉,只懂往人家的私處望去、心裡只想到人家做愛的體位。道德判官捉小放大,好像淫審處,只懂機械式地「數點數」。總之,有人露三點,就必定列為三級,絕對不論作品整體的氣氛、意境、意識——也許要求淫審處要有整體鑒賞力,是要求太高了。兩個人之相愛、之自由、之困難、之快樂,道德判官全部不論,他在乎的還是「你們有沒有肛交?有沒有!」 繼續閱讀 猥褻的聖戰

葉國謙的「中國傳統倫理」

何秀蘭議員最近動議一條就保障同志權益諮詢公眾的無約束力動議。無約束力,即是齋講,不是來真的,卻嚇得一班原教旨教徒心驚肉跳,要跟進步社群決一生死。至於反對到底的議員說到這個話題,也紛紛露底,上演一幕幕tree gun式猴戲。

葉國謙就說:

「同志團體無考慮到中國傳統倫理,香港係華人社會,承傳倫理、道德、一夫一妻制觀念,但同志團體提出的理念就破壞同衝擊咗家庭傳統主張,因而產生衝突同分歧。」

繼續閱讀 葉國謙的「中國傳統倫理」

甜絲絲的口爆、慘戚戚的口爆

做娛記難免作孽。作孽越深越成功。蘋果狗仔隊偷拍楊怡和羅仲謙共乘一車,拍得女方全程伏於男方跨下。撞破人家好事之後,留下曖昧一筆:「楊怡整理儀容後,更不時心虛抹嘴」。

是是是,駕駛途中應該專心,否則很容易搞出人命;是是是,記者是很缺德,記者在車廂之內精銳盡頭的緊要關頭蜂湧而出,叫女方那張臉是伏是抬?然而,說到底,這一對始終是幸福的一對。一切畢竟是你情我願的你來我往、增進情趣的含瀨舔啜,一切沒有礙著誰人。藝人都應該有口爆的權利,TVB的性壓抑氣氛亦只是取悅師奶的偽裝。

在那條血氣方剛的歸途,女方若是駕駛途中心急如焚,要身邊人馬上棄甲曳兵,那終究是愛的表現。一個女人肯被你口爆,那她總是愛你的。求仁得仁,求鳩得鳩,鴛鴦比神仙快活,含撚有甚麼問題?反正香港人每天都為一個自稱「阿爺」的人含撚。你的姿態已經是低的了、頭也是低的了、那張嘴也讓你多角度的橫衝直撞了,可大陸卻也不懂憐香惜玉。

一個女孩子願意為你含撚,你是不是會心頭一軟,對她格外愛惜呀?然而香港卻是一個兒時就被養母賣豬仔的可憐人。她面對的也是一個沒有教養的對手。那些甚麼吳康民呀、陳佐洱呀之類的共產黨員,佔據版面,久不久就出來顏射你們;那些梁振英呀、吳克斂呀、林鄭呀之類的奸官、蠢官、愚官,則輪流強姦香港;還有那些第三世界見識的大陸人三天兩日說:「你們再吵就給你們斷水斷糧」、「香港不是大陸顧著早就完蛋了」,這種口爆,更是拂了一身還滿,餘恨長流心間。

情侶之間的口爆是甜絲絲的口爆,性奴的口爆則恐怕只有淒淒慘慘戚戚的苦味。香港和中國的交往,比較不幸。同床異夢,貌合神離。可以完事的永遠只有快樂的大陸人。

性壓抑的人有福了,因為天國是他們的

談到剩女的時候,黃成智這樣說:「如果果個女士只選擇自己一個獨身生活,而令到佢更舒適,更加開心既話,我覺得係佢既選擇。但如果為左要令自己增加性伴侶呀,或者係性觀念開放既話,咁我相信呢一個可能會牽涉到我地好多道德操守問題。」(原片)我很懷疑黃成智連「剩女」何解、這群女人的生存狀態也不甚了了。黃成智從剩女何剩、為何獨剩都講不清楚,就一下子像登陸月球一樣跳到「增加性伴侶」,邏輯跳躍輻度之大,讓智力正常的人都一頭霧水。 繼續閱讀 性壓抑的人有福了,因為天國是他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