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陳冠希默哀,為Cammi叫屈

陳冠希又有新女了,這次還年方十六,卜卜脆。希哥許是吃慣了山珍海味,千帆過盡,現在反樸歸真,吃稀粥,清腸胃。希哥以往的女伴就算多有名、出身多富貴,都還是上一代的女子。私事房事,總採取寧被人知,莫被人見的政策。反正有名有利,又何需搏上位?所以,舊時他只會死在自己手中,而今天卻死在人家手中。

繼續閱讀 為陳冠希默哀,為Cammi叫屈

男女供求的階級面貌

因為香港人口中女人比例上略多於男人,就推論出女人因而擇偶困難、男人容易食女之類結論,實在是一廂情願。若有男人因而沾沾自喜,作精神上的自慰,真心以為香港女人會懂得審時度勢,將貨就價,降低擇偶條件,而男人們將會因而受惠,那就更是令人啼笑皆非。 繼續閱讀 男女供求的階級面貌

港男港女的現實和計算

楊思琦和李永豪的鬧劇其實充滿可讀性。觀察旁觀眾人的口水,就可見香港人對生命的想像力是廢弛的。香港人的邏輯中只有加減數,賺和蝕。談情說愛,著眼的也是身外物。說來說去,大家談論的都是男方每個月八千元的底薪、女方坐擁的千萬物業、雙方懸殊的知名度。 繼續閱讀 港男港女的現實和計算

男人的社會化,以及困局

要想讓一個男人謀殺你,最好的方法是嘲笑他的性能力、性器官的大小,還要日日講、時時講,大庭廣眾地講。也許世上再沒有另一種生物對這些問題顯得更著緊。男人在床上有時更加著緊對手的滿意程度,而不是自己舒服與否。男人著緊的更大程度是人家對自己的看法,他的成就感、幸福感竟然在如此大程度上繫於旁人之上,可見男人比之女人是更加接受社會化的洗禮,亦因此顯得更加脆弱。 繼續閱讀 男人的社會化,以及困局

臨風誰更飄香屑

出軌的時候,並不意識它的發生,也沒怎麼感到罪惡內咎。跟上一位女友一起的時候,也曾有這麼的一兩次。對方也是有個男友的,然我們有一段時間是挺親蜜的。其時我有自己一個房間,這尤令事情容易。她在我床上的手機響了,是他男朋友來找她,我偷偷關了它,弄得她又氣又笑。 繼續閱讀 臨風誰更飄香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