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斯達:詭譎之藝

10662049_734386109980470_21959057038592567801_o

成長好像是不斷跟熟悉的人和事決裂、道別。再喜歡的東西,放下了,感覺通常是委屈的;有慧根的,看到萬物浸在盛衰榮枯的逝水,是那麼的不確定。

就像以前喜歡的音樂,今日可能不再喜歡。達明一派還是達明一派,但黃耀明近年跟何韻詩、何式凝、鄧小樺之類文化人擾擾攘攘,成了一個政治和美學的悲劇,和研究案例。對河鏡而自戀的美少年,一旦不再觀河,投入現實了,他就不再是神仙,而是笨拙的凡人。 繼續閱讀 盧斯達:詭譎之藝

太平山下,香港甦醒

黃耀明在世紀初有一張唱片叫《我的廿一世紀》。《太平山下》演唱會的前半部,也可以是一個叫《我的六十年代》的章節,同樣是個人懷舊。從黃耀明出生的那個1962年講起:十號風球溫黛襲港,死傷無數;從徙置屋邨、邵氏電影明星、英文流行曲、黑白電視,一首一首歌嫁接舊時代,講到他青年時代信過基督教,因為愛慕同性,最後叛教而走,走入大觀園,走入花花世界。青年對父權、神權的嘲諷,後被扣連於個體對集體、小城對大國之間的政治張力。整場演唱會,以歌叙事,將黃耀明的個人經歷,巧妙鑲接於政治和時代的大變局,英殖過去,香港永遠成為中國之外的異種。如今中殖再臨,如何自處? 繼續閱讀 太平山下,香港甦醒

2012末世年,達明仍在郁

光是海報上那句取自曾鈺成的「返黎就郁」,就可以嗅到達明一派再次踏台,非為懷緬,而是帶著濃郁的政治批判而來。達明一派這個演唱會,一手盡攬香港的前世傷逝、又涵蓋她今生的光怪陸離。開場的混合新聞聲帶,極力呈現出政經局勢的混沌衝突。烈火似的電子音牆,配合大螢幕裡充滿煽動力的畫像,奏出一首一首介入現實的歌曲。豬狼、政黨、中國崛起、富戶移民浪潮、走狗與蝗蟲、核事故、天問李旺陽、請來學民思潮站台唱Another brick in the wall、南方舞灘的地域意識……一首接一首歌,訊息、象徵層層疊疊,出入中港。題目之廣之繁,蔚為奇觀。 繼續閱讀 2012末世年,達明仍在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