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傭事件:目標是人大釋法在輿論層面合法化

早就說過,香港人看待政治就只有一腔快來快去的情緒,而沒有半點冷酷的分析和思考。香港有仇外的右翼,也有高談人道主義的左翼。面對菲傭挑戰基本法,他們口水橫飛。但無論是仇外右翼的惶惶不可終日好,還是理想左翼的義憤填膺好,都是情緒行頭。但技術上的細節、大格局的得失,卻是乏人問津,斯人獨憔悴。 繼續閱讀 菲傭事件:目標是人大釋法在輿論層面合法化

香港人沒有義務被大陸人顏射

新發財的中國人來到香港當然會有一種民族自豪感,因為他們會在電視上看見香港特首在大陸對一個省級官員卑恭屈膝陪著笑,看見胡總像老師訓示小學生一樣向香港官員訓話,甚麼一國兩制的假大空口號也不及這些畫面入腦。中國的地方政府財雄勢大不怕中央,地方政府不像地方政府,反倒是一個憲制上給予政財、外交獨立地位的香港特區卻活像個膝行而前的地方政府。 繼續閱讀 香港人沒有義務被大陸人顏射

男女供求的階級面貌

因為香港人口中女人比例上略多於男人,就推論出女人因而擇偶困難、男人容易食女之類結論,實在是一廂情願。若有男人因而沾沾自喜,作精神上的自慰,真心以為香港女人會懂得審時度勢,將貨就價,降低擇偶條件,而男人們將會因而受惠,那就更是令人啼笑皆非。 繼續閱讀 男女供求的階級面貌

港男港女的現實和計算

楊思琦和李永豪的鬧劇其實充滿可讀性。觀察旁觀眾人的口水,就可見香港人對生命的想像力是廢弛的。香港人的邏輯中只有加減數,賺和蝕。談情說愛,著眼的也是身外物。說來說去,大家談論的都是男方每個月八千元的底薪、女方坐擁的千萬物業、雙方懸殊的知名度。 繼續閱讀 港男港女的現實和計算

婊子

楊思琦突然宣佈要跟李永豪分手,傳媒做了好幾天新聞。男方指事前一切如常,女方卻道雙方早有共識,已分手數月。傳媒馬上重提不久之前女方還替男方慶生,表現親密。紙包不住火的是在傳媒追訪之下,男方還爆出女方與第三者珠胎暗結的消息。甚麼「哭成淚人」多是用來形容被負心男拋棄的女子,如今卻是半紅不黑的李永豪的寫照。

外人看來,一切是順理成章。女尊男卑,論名論利,都是女方要好。女權分子怎麼努力也好,社會改造都是徒勞無功。一個坐擁千萬物業的女子,多幾萬,少幾萬又如何?她不是窮得發荒,要賣身葬父,但社會還是要求她去找個比自己更成功(賺錢)的男人。女人要經濟獨立,亦舒說了許多年。但經濟獨立卻不代表她們要特立獨行,安全感(財富)和虛榮,女人都不願抗拒。

形像插水是免不了,大眾都想像楊思琦是騎牛搵馬之輩,背著這個男友情投有錢佬的懷抱。跟男友九年生不出半塊肉,卻大方讓新歡中出。貪慕虛榮的女子,在香港是多麼尋常的風景。但我們討厭的是甚麼?貪錢是香港的核心價值。小時候努力讀書,長大後努力工作,是為了錢。如果李+x讓你扮狗,然後給你一億,你會不會?一億,我們不只扮狗,賣屎忽也行,我們跟楊思琦有甚麼分別?還記得你高考時的中化卷嗎?你不是在寫一些自己也不相信的狗屁麼?為了成積、為了入大學、為了找個工作、為了老闆高興‥‥‥本質上,這些事跟楊思琦「人望高處」,我不知道有甚麼分別。住板房的中七生努力讀書,在記者筆下是「努力改善生活」。那楊思琦搵老細也只是「追求更好生活」。

你討厭楊思琦?你不是討厭她,你是討厭這個現代社會的規則。我們骨子裡也有一個楊思琦。婊子無義不是新聞。我們會說再好聽的大道理,會討厭李+x,但當誘惑來到時,我們骨子裡也不過是個婊子。

警長趺死,應該屌上帝的老母

有心或是無意,各大傳媒處理警長趺死事件時都有相同的誤導效果。新聞是用來賣的,出街時間是分秒不能浪費,於是那些原該複雜和不易消化的事件,便被切割成片斷,支離破碎,以爭取關注和吸睛為目標。資訊被閹割,再加上一次一次的傳播,對一般普羅市民便產生了以訛傳訛的效果。現在我將事件由繁至簡演譯一次: 繼續閱讀 警長趺死,應該屌上帝的老母

男人的社會化,以及困局

要想讓一個男人謀殺你,最好的方法是嘲笑他的性能力、性器官的大小,還要日日講、時時講,大庭廣眾地講。也許世上再沒有另一種生物對這些問題顯得更著緊。男人在床上有時更加著緊對手的滿意程度,而不是自己舒服與否。男人著緊的更大程度是人家對自己的看法,他的成就感、幸福感竟然在如此大程度上繫於旁人之上,可見男人比之女人是更加接受社會化的洗禮,亦因此顯得更加脆弱。 繼續閱讀 男人的社會化,以及困局

關雲長:只有動作,沒有電影

究竟這些年來麥兆輝及莊文強在幹甚麼?究竟《關雲長》在幹甚麼?它可以說是麥莊二人近年最大的災難。其災難所在非在技術層面,而是它整個格局都是小裡小氣,不得大刀闊斧,極不痛快。也許麥莊只是在展示著港人在三國的面前根本不可能有甚麼歷史觀。他們也似乎沒企圖去對關曹的歷史建立一個觀點。港人導演該有的顛覆和靈氣也消失得無影無蹤。《關雲長》既要去幫曹操說項,又要說關羽是個英雄,劉備終究是關羽選擇的正義之師。此正是《關》片小裡小氣的地方,既不顛覆,也不傳統。 繼續閱讀 關雲長:只有動作,沒有電影

本能作祟:偷聽男人心

同一類節目,不要將無線的星期日檔案和港台的鏗鏘集相題並論。無線的作品無論是題材的廣度和深度都十分蒼白,你看就是港男港女的題目都已經翻炒了n次。上星期日的那一集名為「偷聽男人心」,整個節目就是一班中產以上的中年男人在評論女人的不是、大講「男人要甚麼」。節目一出,在網上馬上便引來女人的群起鞭韃。 繼續閱讀 本能作祟:偷聽男人心

香港:窮人的叢林,富人的狩獵場

所謂文明就是某種程度的、集體的說一套做一套。我們這個年代的人表面上競談人道主義、慈善事業,但大家骨子裡仍是信仰叢林主義。你窮你賤是你技不如人,供不起樓就彈開,不要阻著我們樓股齊飛齊齊搵錢。你像那對婆孫一樣擠在四十度的板間房裡連開冷氣的電費也交不到、或者小巴司機在車箱裡「停車熄匙」而焗死,便是我們高談那些大義凜然的環保大道理之時。 繼續閱讀 香港:窮人的叢林,富人的狩獵場

要被驚醒的香港人

物質生活的過度良好,必然導致心性的腐朽。美好和豐足的生活,使我們輕易忘卻旁人承受的苦難。人類對苦難的想像力是廢弛的。只要今天我吃得飽、穿得暖,我就不會想像得到飢餓寒冷的滋味;只要我手裡有一份安穩的工作,我又怎會有失業人士所經歷過的惶惑?只要我們過得好,我們就以為天下的人都過得好;只要我們手裡有一個麵包,我們就認為天下人手裡都有麵包。而這種人之皆有的劣根性,又反映在港人普遍的保守性之上。 繼續閱讀 要被驚醒的香港人

失落的中產

據知明光一類道德至上團體不時會開辦一些講座,內容當然是如何正視社會歪風諸如此類。有趣的是他們在席上會派發廣管局淫審廣管等審查機構之單張,並會非常細心地教導一眾在場人士(主要是家長)如何投訴看不過眼、有傷風化、敗壞社會道德的東西。最新壯烈犧牲的是兩個小朋友在鏡頭前不停擠眉弄眼的吉百利巧克力廣告。巧克力商銳意革新百年老牌的型像,廣告的意思大概是指吉百利巧克力會令人開心得眉飛色舞。家長們看一次覺得不明所以,看兩次便無明火起,指廣告教壞有樣學樣的小朋友,「有失斯文」喎,至行文為止亦找不到確實投訴數字,又聽說廣告會被禁播,但未知是否實屬。投訴是有,但停播與否我並不知道——好似十九才子般引錯消息就唔好啦。 繼續閱讀 失落的中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