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人」還要毀壞多少常識?

官恩娜在明報的文章[ref]星級專欄﹕踢走憎恨與歧視[/ref],一邊說「大家都是中國人」,一邊說要「包容」,其實只是典型娛圈中人不知世務的囈語。陳景輝的文章[ref]明報新聞網-觀點-觀點–陳景輝﹕官恩娜的眼淚,或失去寬容的時代-20140130[/ref],才真的叫識字文盲。一來就大呼網民「不寬容」、「缺乏聆聽」,總之又是重點變成了「網民鬧爆」,絲毫不提官恩娜在香港在港中互動大受傷害的現實下,還要說出一句「大家都是中國人」,無知灑的鹽,傷口一樣痛。陳景輝大談寬容、聆聽,卻永遠不去「理解」、「聆聽」那些鬧爆的網民為何鬧爆。 繼續閱讀 「文化人」還要毀壞多少常識?

告左賊:要做雞就不要想拿貞節牌坊

左賊廿一在集會現場盜用香港電視logo籌款自奉,被現場挑通眼眉的市民識破。東窗事發,有關方面就推說是「幫大會籌款」、會將錢捐去慈善機構云云。當日在台上騎劫運動、亂推「商討」,以至人潮潰散的區諾軒和陳璟茵,成為過街老鼠。區諾軒現在又重提舊事,寫了篇《為電視發牌風波出力,義無反顧,無怨無悔- 譴責鄭松泰先生的失實文章,還本人清白》[ref]為電視發牌風波出力,義無反顧,無怨無悔 - 譴責鄭松泰先生的失實文章,還本人清白 | 輔仁網[/ref],想為自己翻案,但是交出的卻是一篇鬼屁不通的東西。 繼續閱讀 告左賊:要做雞就不要想拿貞節牌坊

熱血青年

我們一般都覺得「熱血青年」這個詞就算不是褒義,也總不會是個貶義的。然香港最近幾年的變化,令很多詞語都顛倒了意義。和諧、安定繁榮、依法治港之類詞彙如是,熱血青年亦如是。早日貼出《一個盤據在馬料水上空的幽靈》[ref]盧斯達 – 一個盤據在馬料水上空的幽靈[/ref]一文之後,除了在面書上得到一些熱血青年的咒罵之外,卻有一位中大同學在我電郵裡留下一篇長長的回覆。得其批准,隱去其學系資料,原文轉載如下: 繼續閱讀 熱血青年

一個盤據在馬料水上空的幽靈

是甚麼幽靈盤據在馬料水上空,使得這所大學膠才輩出、離地三萬丈?上帝有三位一體,馬料水的知識份子也有三位一體的膠質構成。包括:民主大中華的民族主義傾向、第三世界主義的「凡是弱勢皆是正確」左傾狂想,以及梁文道式的虛無主義語無倫次。這三種膠質互為影響,好像核子分裂一樣產生巨大膠力,引爆一場大腦瘟疫。馬料水大學是重災區,感染者眾。有些教授本身就是帶菌者,還有中大學生報、中大學生會、左翼廿一、左翼學會‥‥‥

在中共殖民香港的大時代,他們堅決站在同胞、「弱勢」的一邊,加上虛無主義的哲思,造就這所用香港資源建立的大學,不只永遠心懷大中國,更次次成為侵港輿論的先鋒護衛、無意識或者有意圖的spin doctor。 繼續閱讀 一個盤據在馬料水上空的幽靈

講呢啲,不如取消埋一國兩制啦

聽講陶傑在電台節目上也笑,究竟現在香港身分證上有沒有三粒星,仍有分別嗎?「香港人」這個身份,現在聽來像都市傳說,原來其實是不存在的。申請綜援,取消七年規定,還是要依那堆規定去審。但他們「有權申請」,本身就破壞了「香港人」與「還未成為香港人的新移民」的分界線。

他們本來是無權的,現在很快便會有跟你一模一樣的權利。這是一種逾越,將「香港人」這回事毀了。如果有人遭遇不幸,急需社會人道救濟,社署也可運用酌情權。但是一刀切的取消七年界限,只會引起對「香港人」身份的連鎖挑戰。因此,既然新移民要拿綜援得等七年是違憲,那麼公屋要等,也是違憲。所以新移民下一步要挑戰公屋資格、各種福利資格,乃至出任公務員和選舉權,是一張順理成章的路線圖。 繼續閱讀 講呢啲,不如取消埋一國兩制啦

經濟圖騰.左右合流.香港的1984

香港兩個不可挑戰的經濟圖騰:戰後至今日的「自由市場經濟」,以及零三年開始的「自由行救港論」。自由市場經濟的神話,一切訴諸市場、積極不干預、大市場小政府的口號,我們琅琅上口,以前如是,今日如是。

當房屋變成完全的炒賣商品,而貧者無立錐之地,這種現象在主流輿論中亦不過市場經濟自然現象,不可改變。整個社會深受其苦,卻又覺得「市場秩序」神聖不可侵犯,一般人連萌生政府需要介入的想法都覺得罪惡。 繼續閱讀 經濟圖騰.左右合流.香港的1984

左翼廿一的「生存空間」論

見左翼廿一的文宣標題用上碩大的「生存空間」[ref]搞稅制改革,窮減富加,是為挽救生存空間[/ref]四字,嚇到彈起。哪門子的左翼才會用「生存空間」的概念去推廣自己的議程呢?「生存空間」一語在香港落地生根,背景是新移民、大陸人、雙非人、自由行、國企不斷進佔香港各領域,擠壓本來屬於香港人的空間(不論是物理空間還是發展空間)。翻查網絡資料,陳雲於今年二月已經用「生存空間」[ref]陳雲:香港的生存空間之戰——香港人如何面對中共借助自由行的人海戰術[/ref]來論述港中關係,被左翼進步青年鬧個狗血淋頭。講生存空間,不就是法西斯、極端排外、極右了嗎?十一月廿六日,陳雲在雅虎專欄又寫了一篇《香港人的生存空間》[ref]香港人的生存空間 | 三文治 – Yahoo 新聞香港[/ref],幾日之後視陳雲為民粹極右大魔頭的左翼廿一也開始講「生存空間」了。在旁觀眼中,固然是個充滿黑色幽默的尷尬時序。更重要的是,左翼廿一和左翼青年平時講甚麼,現在又講甚麼? 繼續閱讀 左翼廿一的「生存空間」論

捉了小偷,輸了港人的素質,值得嗎?

雙程證陸媽在超市偷走三支食油被擒,裁判官判她入獄一個月,緩刑兩年。這是香港人權「最黑暗的一日」。雙程證陸媽犯法竊盜,是有理由的。原來她在香港的丈夫是個精神病人,得入精神病院,留下陸媽和三個年幼子女靠一個人的1600元綜援過活。她是受害者,為甚麼法官要針對貧窮大陸移民,還說:「不要將國內問題帶來香港」?[ref]蘋果日報:靠幼子綜援養一家 偷竊單非媽被官斥將問題帶來港[/ref]這難道不是排內嗎?為甚麼香港的法官現在有沉迷食屎的傾向,用口來食屎,用屁眼來說話?

我當然支持法治,但問題是,如果這個法治是「法律面前,窮人含撚」的制度,我看不出有法治和沒有法治有何特別大的現實分別。今日警察又擒獲兩個雙程證小偷[ref]蘋果日報:情報組暗跟 「文雀」二人組斷正[/ref]。為甚麼要針對大陸小偷呢?難道香港就沒有小偷嗎? 繼續閱讀 捉了小偷,輸了港人的素質,值得嗎?

左膠之路

現在人生孩子,最怕不是他學壞入黑社會,而是怕他失足成了左膠。入了黑社會,知道現在做黑社會沒有前途、上位好難,就知難而退。起碼現在的人知道混黑社會不是甚麼好東西。左膠就不同了。他們的自我形象很高,覺得自己是當代的耶穌、甘地、馬丁路德.金,自己一言一行,都是救萬民於水火。 繼續閱讀 左膠之路

陳璟茵,放過自己,不要再站出來了

不是人們不肯放過陳璟茵,而是她自己和獨媒不肯讓事情close file。他們就像輸光錢的賭仔,希望再來一回就可以翻本。下場當然是輸得更慘。

獨媒死spin爛spin,不是保護陳璟茵,而是要為這種騎劫運動、奪取主體、籌款自奉的社運模式挽回合法性。這種模式行之有效,多年來滋養過很多社運明星,不spin怎麼行? 繼續閱讀 陳璟茵,放過自己,不要再站出來了

啤酒妹

那年港男在四川出差,晚上去喝一杯悶酒,識到了當地啤酒妹,天雷勾上了地火。啤酒妹家裡窮苦,家裡有兩個姊妹一個小弟,讀書是不敢奢望,做啤酒妹是幫補家計。只見四川妹身材高眺、皮膚白嫩,明眸皓齒、大胸長腿,甚麼都有。最重要的是,聽見他是從香港來的,手便搭上肩,他說甚麼,她都咯咯的笑;他說甚麼,她都仰慕和崇拜。「平日很少香港人來這邊呀。」她見他若有所思,便補上一句。其實他根本不在意這些是真是假。兩杯黃湯下肚,她說甚麼,他就聽甚麼。賓至如歸,大概就是如此? 繼續閱讀 啤酒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