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車,佢靠個樣之嘛,有咩咁叻!」

馮煒光入局做「政府新聞統籌專員」,他本來的區議會席位出缺,需要補選。新民黨,人民力量和民主黨派員競逐,最後新民黨拿了二千多票,人力拿了一千多票,民主黨的單仲偕卻只拿九百幾票,車尾燈都看不到。民主黨大敗,不能歸咎於人力分薄票源,因為單仲偕得票之低,要說介票論,應該是民主黨介走了人力的票。但其實民主黨和人力的票加起來都不及新民黨的多,就算是1 on 1,都是輸。 繼續閱讀 「車,佢靠個樣之嘛,有咩咁叻!」

黃之鋒同學不准你們唱衰香港、唱衰社運?

福爾摩沙很多台灣藝人,香港很多中國藝人。稍有對比,都要醜死人。事實就是事實,你不能說有個別香港藝人出聲,香港藝人就不是普遍兩面三刀。香港藝人反智低能,有台灣人一般的本土歸屬嗎。但是黃之鋒卻不同意,謂此是自我否定、選擇性對比、貶低自身云云[ref]黃之鋒FACEBOOK[/ref],還說「不要在自己面書自HIGH說香港也需要學下人點抗爭,然而到香港真正行動時卻嚇得只懂在家中打鍵盤」。 繼續閱讀 黃之鋒同學不准你們唱衰香港、唱衰社運?

港台左膠磁能線共振

左膠橫行,帶來思想癌細胞。中台雙方權貴要簽訂兩岸服務協議,衝進立法院的學生固然是反對、站在警察面前保護學生的老人如是,由南部坐旅遊巴上台北聲援的叔伯阿嬤如是、走到立法院前聲援的市民藝人如是‥‥‥不過,越是風風火火的事情,就越有人喜歡唱無聊的反調,以顯眾人皆醉而他獨醒。很不幸,這些人都是拿著馬克思(馬克思:「又係我?」)或所謂左翼角度來發膠音。這些「論述」看似頭頭是道,但全部經不起常識和政治現實的考驗——有左膠批評其他左膠支持台灣學生,說,兩岸自由開放市場是好事,因為「馬克思主義不會在原則上反對資本流動、反對地區之間自由貿易」,原因是甚麼?原來在某些左翼的眼中,將台灣鑲進中國的權貴資本剝削體系中,原來是可以「為無產階段創造聯合的條件」![ref]言論出處[/ref] 繼續閱讀 港台左膠磁能線共振

那些三言兩語很難解釋的高姿態廢話

周澄今日在《AM730》寫烏克蘭[ref][AM730 專欄] 澄天霹靂 – 冷戰2.0[/ref],原來還是為左膠好友說項。烏克蘭人流血抗爭,面對血腥鎮壓、俄羅斯出兵威脅,周澄似乎繼續堅持一切都是歐盟和美國的陰謀,左手駁斥將香港和烏克蘭比較的論調,右手批評「左膠」一詞是imaginary,這一切高姿態的東西拋出來了,後面卻全無論述論證,歸結到一句令人哭笑不得的「已經不是三言兩語說得完」。 繼續閱讀 那些三言兩語很難解釋的高姿態廢話

烏克蘭和香港在十字街頭相遇

在資本主義彷彿大獲全勝的時代,左翼企圖跳出無孔不入的體制,但正是由於他們察覺體制無孔不入,最終落入失敗和犬懦主義——資本主義和美帝神通廣大,天羅地網,怎可能有反抗力量成功組織起來?結論就是,能夠成功組織起來的,都必定是資本主義或霸權的代理人,是別有用心的、是反動的、是被背後勢力利用的。 繼續閱讀 烏克蘭和香港在十字街頭相遇

鮮血沒有親俄親美之分

烏克蘭反政府示威,政府射殺示威者;戰地攝影記者拍得現場滿目瘡痍,儼如內戰。在網上看見馬料水青年分析事件(言論出處),劈頭就說你們港燦不要「煽風點火」,不要和烏克蘭示威者同仇敵愾,見人家勇武非常,爾等反蝗港燦就打哂飛機,不要那麼天真以為這一切是為公義民主,都是美蘇兩大霸權的代理人之戰。馬料水青年進一步分析,謂領導反政府民眾的是主張排外的法西斯組織,廣場上的人員有專業裝備(木盾算嗎)、受過「半軍事訓練」,已經是武裝力量,而不是一般示威民眾⋯⋯歸結到底,就是「一小撮不明真相」的民眾被美國勢力利用推翻親俄政府——聽起來很像中共或者親共人士對六四事件的「論述」。所謂亞洲戰地女記者的專家評析也是如此。 繼續閱讀 鮮血沒有親俄親美之分

和自己政見不合的女人

人家說男女朋友之間最好有共同志趣,至少「政見」不能相差太遠。一個喜歡長毛,一個喜歡余若薇,只會成為二人在翠華分手的伏線。其實有政見的男子女子,你也不一定承受得起。尋常港女的戇鳩鳩,生勾勾,不一定是壞。今時今日,一個有政治主見的女子,不是學聯學民那些好說「無畏無懼」的社運份子,就是像四方太太那類偽女權主義者。 繼續閱讀 和自己政見不合的女人

天下大亂皆由「仁義」

2008年四川大地震之後,香港人一如以往,大捐特捐賑災。傳媒之後揭發大陸政府懶理地方重建,倒是火速建好豪華辦公大樓、幹部團購名車之類之類;還有中國紅十字會的郭美美事件,遍傳大江南北。眾口質疑,所謂慈善賑災,不過是少數人發的死人財。

2013年四川又有一次大地震。勸捐機器馬上開動,卻遇上民間輿論的拒捐冷峰。捐不捐錢,變成要辯論一番的事情。我尤記得當時左翼青年力陳港人無能監察捐款運用,也要捐。理由是:即使善款必被貪官挪用,也總有一點能流到災民手上云云。最詼諧的是工聯會陳婉嫻在報章專欄也提出相同論調,謂「我寧願相信奇蹟可以發生、相信我們捐出的每一分每一毫,是可以直接幫到災民!我信!」[ref][AM730 專欄] 嫻情說理 – 寧願相信[/ref]完全訴諸良好願望,可說是黨國邏輯的leap of faith。 繼續閱讀 天下大亂皆由「仁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