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甚麼,自由黨,你拿的綜援更多

自由黨最近好像沒有議題,莫名其妙出來反對「濫用綜援」,又說綜援拿了若干日子,就要找社署跟進情況,有手有腳的人應該去搵工,不應繼續靠政府。自由黨最近四處掛橫額,標語是「四肢健全不應貪」,可圈可點。在自由黨眼中,四肢不健全的人才能拿綜援,四肢健全,就是貪。自由黨的公子哥兒會投胎,知道最大的人間疾苦,不外乎是老弱殘,斷手斷腳。他們的小腦袋想像不到其他的慘。 繼續閱讀 笑甚麼,自由黨,你拿的綜援更多

奧巴馬與批判青年

奧巴馬競逐連任的時候,有些進步青年撰文質疑奧巴馬的光環被庸眾誇大了, 指奧巴馬在任四年,美國這個集軍事、財金、能源、市場等多重霸權的機器,並沒有改弦更張,離開那張罪惡的王座。文章羅列的罪狀,包括沒有關閉關塔那摩灣監獄、變本加厲監控國民、虐待向維基解密揭露美軍罪行的士兵Bradley Manning、跨境獨殺拉登,視司法和他國主權於無物、換湯不換藥的醫保,繼續向保險公司傾斜等等。 繼續閱讀 奧巴馬與批判青年

西環時代下,田北俊祭出一個《良知行動》

北區人最近都可能留意到,零八年在新界東下馬的田北俊,正在大賣競選廣告,圖個東山再起。起先是一架一架的小巴,最近連火車裡都有。當然民建聯的廣告更受歡迎,被廣為惡搞,大受注視。但我認為田北俊的廣告文宣其實更值得留意和解讀。 繼續閱讀 西環時代下,田北俊祭出一個《良知行動》

我都支持黃洋達架

今午,籌備出選九龍東的黃洋達在facebook上分享了一張血褲少女的義工相片,「呼籲」大家快快加入黃洋達的「熱血公民」義工團,並且為相片作出溫馨提示:「她仍是單身的。」此語一出,可謂群情洶湧,反應熱烈。然而眾聲喧嘩者,非眾狗公之入會申請,而是對黃洋達洋洋灑灑的批判之音。 繼續閱讀 我都支持黃洋達架

如果是這樣,你不要悲哀

眼看梁振英就要黑帝君臨的這幾天,臉書一片哀嚎遍野。有人說以後的日子要更難過了,有些人半開玩笑的,說要準備移民岡比亞。民情之悲絕,恰似日本泄核時那片末世情懷。但實情是,即使沒有梁振英,山河還是要染紅的。無論是誰人,上了這個位置,在北京面前都不可能有太多自由意志。上台的是唐唐,他一樣不是為你們做事。即使唐唐能力有限,但是北京安插在他身邊的人、以及那些自動自覺的狗奴才,自然會幫北京做事。誰人動手,都是有人要死的。梁振英還沒上台,長毛以及那些學生還不是一樣被判監。為甚麼?因為這個與北京千絲萬縷,深入香港的政、商、司法各個關節的系統,才是其中關鍵。 繼續閱讀 如果是這樣,你不要悲哀

談蘋果揭種票報導;泛民如何用維權的方式維穩

蘋果日報「揭發」建制派以一個單位登記了七個選民的方式「種票」,選票無性生殖,造就了泛民大敗的結果。報導一出,大家就舒氣了。建制派大勝,人們是心不甘氣不服的。現在你被告知對方勝知不武,使橫手,你就舒氣了。啊不是我們太弱,而是他們犯規‥‥‥ 繼續閱讀 談蘋果揭種票報導;泛民如何用維權的方式維穩

左翼毀滅泛民:無待堂的區選分析

民主黨和人民力量誰是誰非,本來就不容易說得清。而糾纏於此,無疑是捨本逐末。大風起於清萍之末,泛民大敗的選舉的結果,與人民力量的關係可謂甚微。在大敗的背後的事實是:泛民一直死守的「經右政左」意識形態根本已完全跟民情脫節。

繼續閱讀 左翼毀滅泛民:無待堂的區選分析

牛屎和白鴒——談票債票償以及泛民這東西

人民/選民力量在憤怒中誕生,發展到今天,它已經失控,痴左線。它來是要破壞,不是搞建設。共產黨恰好需要這種失控,這股盲動。因為盲人都知道阿爺是不會接受民主黨的。婊子無義。她可以背叛舊恩客,亦可背叛新老爺。此等賤貨,屌完就算,不是做人世的貨。 繼續閱讀 牛屎和白鴒——談票債票償以及泛民這東西

516投票率低的原因

經過一天投票,雖然公社五人全部勝出(九西曾經一度傳出左派已推倒毓民),但投票率只有17.1%,不算高,總計有五十多萬人投票給公社和大專聯盟。在網上看見的是一片愁雲慘霧,誇張一點的人更說這樣的投票率,真的要準備移民,可見近年來新興泛民吸收的年輕支持者,觀察的歷練不夠,妄想公投在全體社會機器、民主黨同室操戈一致打壓下也能創造高投票率。 繼續閱讀 516投票率低的原因

給反對公投的人——寫在516公投之前

香港這個小城,因為政改而出現台灣政治所謂的「族群撕裂」。眾群分成三批。其一:根本不打算投票、到今天還搞不清楚政為甚麼要改、如何去改的一群。其二:支持公投,對功能組別多年來吃著政治免費午餐極為不滿的一群。其三:反對公投、反對「搞咁多野」、不想與中央對著幹的人。在516的前夕,我要說的是第三群人。 繼續閱讀 給反對公投的人——寫在516公投之前

羨慕心安理得的人們——寫在516公投之前

真心羨慕心安理得的人們。在這個天災人禍、狗官財閥無孔不入的時代,乘地鐵你看見新聞、逛街會看見新聞——就是上廁所也看見旁邊有個小熒幕。還有報紙、網路、大氣電波‥‥‥你根本逃不了。但這城除了廢氣以外,最不缺乏的就是面對一切心安理得的人。走過一條暗巷,看見乞兒,他們廉價的說一聲:「唉呀佢地好慘囉。」放下一些零錢,便又心安理得的去吃喝玩樂。聽見四川、西藏地震,他們打個電話,捐幾個錢,悲天憫人之餘又心安理得,從來不需要擔心錢去了哪裡。貪官從來不是他們所關心。他們平靜地忘記了豆腐渣工程。 繼續閱讀 羨慕心安理得的人們——寫在516公投之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