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術至上的教育,人文偏廢的城市

新高中的中國歷史科已是非必修科,這也很切合中國百年來的教育風氣。近代中國人受西方「船堅炮利」之苦久矣,故「技術興國」成為真理。中國由「文極」走向另一極端。風氣所及,為科學主義及唯物思潮鋪平了道路。中國人「救國」之心熾盛,一心實務,於是發展至上。鐵路、軍艦、槍炮、農業、行政……無一不需技術專才。「救國」不可阻,故近代中國之育才方向,自然從人文轉向技術。 繼續閱讀 技術至上的教育,人文偏廢的城市

HI! Auntie﹗余綺華老師﹗

有紅左背景的小學老師余綺華是今天城市論壇的其中一個嘉賓,最初尚且能夠裝摸作樣,但去到總結環節,黃之鋒找到機會,一輪發炮和宣示立場之後,就打蛇隨棍上的質問:「有報導話妳打算參加今屈立法會的教育界功能界別議席,你應該交代立場。」余老師聽罷,連客套樣也不再演了,馬上拍檯反罵:「如果我真係有報名既,你先同我講啦。」余老師那一拍,真是驚天動地,霸氣無雙,連那張似被吹漲的浮腫臉,也彷彿充滿權威。 繼續閱讀 HI! Auntie﹗余綺華老師﹗

港孩的將來

西人用「Cynical realism」來形容一支在當代中國異軍突起的藝術流派,有的甚至把這說成一個art movement。岳敏君、方力鈞、張曉剛等當代中國畫家是這個「運動」的領軍人物。甚麼是Cynical realism呢?Cynical這個字要用中文來譯出神氣,從來不容易。被歸類為這個風格的畫作,筆觸很現實,也譏諷現實。像岳敏君那出了名的誇張哈哈笑,流露著一種玩世不恭的態度,在幽默中往往又帶點憤世疾俗。這些感覺的集合,就是Cynical。 繼續閱讀 港孩的將來

拒絕生育,是一種人道主義

在一個像香港這樣的城市之中看見滿街小朋友,是一件令人難過的事。許多小朋友穿著校服,小手小腳的,臉上卻架著一副厚厚的眼鏡。那鏡片的厚度,就像他們的未來那樣沉重。也許他和爸媽三人住在一間六百呎的小房子,已經堪稱中產。打開房間的窗,看不見藍天,只看見一排一排屏風樓。到他長大了一點,他就要知道競爭的辛苦。也許他幼稚園的時候已經要串D for Dinosauria 繼續閱讀 拒絕生育,是一種人道主義

葛量洪回憶錄:尋找蝗蟲問題的前世今生

雙非、中國來的殖民者等等,聽似新鮮。然而,事實上中國政府及其人民也並不是第一次為香港帶來問題。只要稍為探索一下香港過去的本土歷史,就不難發現香港幾乎在每個年代都要應付來自中國的挑戰。可是香港人自己對港英時代的歷史也是不甚了了,當然無法清楚解讀當前形勢,只能任由各種意見舞得左搖右擺,到底也搞不清楚自己在這場戰爭中身在何處。 繼續閱讀 葛量洪回憶錄:尋找蝗蟲問題的前世今生

教育廢話

這個城市其中一個流傳最廣的都市傳說不是大頭怪嬰、辮子姑娘、田生與怪火沒有關係之類,而是「讀大學很輕鬆。」這個說法通常是出自那些讀過大學的人,尤其是在那些預科班上,中學老師會告訴學生:「撐下去吧﹗到了大學就不一樣了﹗」但實際上當然不是那麼一回事,因為枷鎖無處不在。

繼續閱讀 教育廢話

不快樂就讓它不快樂

很久沒寫東西。幾個月來都沒有真正用心寫過甚麼。忙的同時,心情也一直如特首的民望一樣總在低谷。忙是忙。六月三十日放榜,前一晚依樣睡不著,也沒有心機做任何事。早上回學校拿成續,比想像中要好,有兩個B一個C。之後還閑不下來,又要調大學志願,七一又要遊行。這個時候放榜,有人講笑說這是教統局的陰謀,讓熱血的學生沒閑熱血。 繼續閱讀 不快樂就讓它不快樂

「教育」的真相

只有最最天真的人才會以為教育的宗旨真是作育英才、貢獻社會。大部份事情的理想和現實都有二萬五千里的距離。理想永遠是理想,永遠是摸不著看不見的空中樓閣,永遠留在「有待實現」的狀態裡。

教育也是。教育在後現代資本主義社會裡,其目的並不是傳授知識,更從來沒想過要把你教聰明。因為聰明的人會知道聰明是一個資本,是越少人擁有越好。那些真正在統治這個社會的人都很聰明。即使他們很仆街,但你也不能否認他們聰明。 繼續閱讀 「教育」的真相

吊詭的性教育

記得小五還是小六左右,學校已經有一點點的所謂性教育。那是教甚麼來著,我都忘得七七八八了。初中的時候有科學課,科學書裡面有一個小章節是講性教育的。幸好我當時的並不是教會學校,老師對於私自撕掉性教育章節這類行動沒太大興趣,初中的時候,課上是有教過一些的。但那個時候的性教育是甚麼?橫切面。 繼續閱讀 吊詭的性教育

狗屎垃圾,政治中立

民運人士要將死過翻生的民主女神像放進中大校園裡展示,立即惹來日後必定名流青史的劉遵義校長關心關心,以大學要「政治中立」為名拒絕,惹來中大職員及舊生們的強烈不滿。身兼全國政協委員及行政會議成員的劉校長屁股決定腦袋,大半個屁股被北風入了,也就當然不想中大出現任何令北大人不高興的雜聲,如此行為是不難理解的。就像一個婊子舔慣她恩客的屁股,自然亦不許人家說這個屁股很臭一樣。 繼續閱讀 狗屎垃圾,政治中立

末代會考:信天皇,得永生

會考未代,考生特別緊張,故投訴也特別多。例如投拆考方在開始計時之後,才准許考生在考卷上貼上個人資料barcode,變相令貼得慢的考生「輪蝕」。那麼我不知道考方以後是否要統一學生的寫字速度,否則考試就對寫字慢的學生不公?身在其中的考生,肯定說我非當事人,可以站在旁邊說風涼話。那咱們便再看看其他投訴:例如中文聆聽卷,有學生投訴的是錄音內容唸出時,與答卷內容次序不同。這就好像情人做愛時,女生投訴男方的前戲與平時次序錯了一樣。更有甚之,學生們投訴最多的是考試「太難」、試題出法刁轉,讓他們tip錯失分‥‥‥又有指考方為了令新高中成積好於舊制,便「做死」未代會考生。考評局黑箱作業、無法無天、將考生玩弄於股掌之中,自不是新鮮事。然而答卷又不是只挑你那份特別困難。你的困難,人家的也是困難,分數還是「拉curve」出來。就是「聲稱」不拉curve的中英文科,還不是換個計法,curve還是照拉,不然如何計分。

最離奇的,是一個任職X代補習社的地理補習天皇,被一群學生在其facebook主頁上連連唾罵其「tip錯題」累他們仆街失分。這自是本地考試界的獨有奇觀。中五的課程分量是否龐大到不tip就讀不完的地方,看官心中有數。這些炒蝦拆蟹的口水,許多來自那些月花數千「勤力補習」的學生。這些學生可充分表現出香港人的優良傳統——永遠要以最小付出,換取最大利益。考試這回事,考的不是知識,而是考試技巧而已。要我整個syllabus都讀一次?誰有這麼笨7。當然是花父母的錢去給補習天皇幫我tip題,讓我少讀許多,其餘的時間盡可以打機唱K睇戲溝女去也。香港人就是如此。有利益時,將你擺上神檯又讚又拜。當最後發現天皇tip錯題目,便反轉豬肚罵個狗血淋頭。

然而這些奇形怪狀打扮的天皇,確沒有保證自己的課程「包生仔」、一定tip中。完全相信這些心術不正、賺得肚滿腸肥的天皇的學生,腦子會有多正常呢?天皇們對學生們有多好,自己想想。然而你儘管罵吧。下個學年,天皇們換件老西,拍個F4上身的廣告,由補習社大曬金錢四處賣廣告,自然又有學生上勾。為甚麼?因為補習這件事,核心不是補習,而是像你信黃大仙、信耶穌,學生不過求個心安理得。沒有一個傳教士可以寫包單保證你信了後必能上天堂,但信了教,當買個保險,在現代人心裡也是好的。你問有沒有必定上天堂的方法呢?傳教士說有,你只要每個月準時十一奉獻就好。正如補習天皇都會對你說,只要報讀我全部的常規課程加精讀課程,包你攞A無難度。此謂信者得救,善哉善哉。

某討論區上有學生說:「我傾家盪產,諗住信得過你地,以為今次地理坐b望a,結果你就一條唔中!!!」語氣像不像牛頭角的一個婆婆對差婆痛哭:「我仲以為俾哂d錢佢地祈福,我就會冚家身體健康﹗﹗﹗」想起十九才子說過:「香港雖然成了國際城市,骨子裡卻仍是中國的一條農村。」看看這些未來的社會棟樑——信哉。

相關:對補習老師的偶像式崇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