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斯達:我花開後百花殺

1399725678

小學生跳樓,當值教師不報警,當然是因為校譽。校譽就是學校競爭力,直接影響那些分分鐘年薪百萬的學校高層。上報不免就是壞新聞,所以一定要學趙高秘不發喪。我敢說,就算當時再跳多一個,在他們面前吐血、斷手斷腳,他們也只會叫聖約翰救傷隊,忖道,掉下來的好像只是睡著了。

這些不是新聞。教育界充滿這種人,我一點不覺得吃驚。學校是監獄式管理,是資本主義社會的工廠,又是大人的勞教所。小朋友第一次接受改造、接受社教化,就是在小學。工廠需要效率,製品就算不是品學兼優,至少要馴服權威。監犯有甚麼問題,獄卒才沒有這個心這個時間去管。與其解決問題,不如解決提出問題的監犯。監犯自殺就更好,獄卒眼眉都不用皺一下。 繼續閱讀 盧斯達:我花開後百花殺

食物贊助事件鬧出了香港的希望

浸大學會明哥贊助事件竟然鬧得那麼大。照吳志森先生的「中伏論」邏輯,這件事都應該是689策動出來,用來將香港人的注意力轉移到大學生身上,而不再聚焦於假普選問題上。

用非吳志森邏輯來講,幾個學會受眾怒韃伐,難聽一點,是大家認為他們「從乞兒兜攞飯食」。因為那間是良心小店,又愛做善事;交租已經吃力,也不是欠了你們的,贊助完一個學會,另一個又來,哪還得了?大學生未必很有錢,但也不應攞盡人家的著數。東主接受訪問,透露原來他不只贊助浸大。不過東主人很好,不談下去,否則其他曾經受過贊助的學校都要萬箭穿心。搞到有學生受不了自殺就不好了。東主也是知道傳媒威力的。 繼續閱讀 食物贊助事件鬧出了香港的希望

野生

記得中四那一班私校同學,包括我自己,個個都是奇形怪狀的。書讀不好,被官校流放出來的,十佔八九。最記得有一個疑似黑底同學,身上總帶著幾個電話;上課途中,定時定候,他就會出去「上廁所」。他每次都去很久,然後回來之後就會發呆和猛索鼻;還有另一個同學在學期中間突然因為「走粉」而被捕,班主任校長要幫他寫求情信諸如此類。我的這班同學,心腸其實不差,卻不知為何就被流放了出來。 繼續閱讀 野生

哀悼春色

梁美芬和蔣麗芸能入立法會,是有群眾基礎的。這個基礎,就是盲毛的基礎。香港地太多盲毛了,但往日的經濟快車是你再蠢都能佔據今天的中產甚至高位。爸爸媽媽們和梁蔣之類的價值觀是臭味相投:十五六歲中學生,不應談戀愛;性向教育,要到大學才做。這種句子,在廿年前說出來是爭議性,今天卻是笑話了。 繼續閱讀 哀悼春色

浸會大學,何必割股啖腹

一次是如此、兩次是如此,不是個別例子。一次是當代中國研究所、兩次又是這個東西。起先是搞出了那本《中国模式》,然後是這本《香港蓝皮书》,遺字用字,毛左得不像香港的出版物:「中文大學通識教育『被美國基金贊助並協助撰寫教材』、『方便大量西方普世價值入侵該校』、『教學方向實際上已由該基金主導』」,這究竟是甚麼東西? 繼續閱讀 浸會大學,何必割股啖腹

低B的原因

每年香港考評局都會發表報告評論當屆考生水平。報紙也很懂得做新聞的要訣,不差不講,「考生語文能力普遍很低,詞彙貧乏」、「考生常識不足」等等,諸如某某經濟報的老屎忽,一方面像陳佐佴一樣感到痛心,但心裡又暗爽:「我都說,一蟹不如一蟹。我中學的時候已經懂得殺雞…….」 繼續閱讀 低B的原因

九七後變質的公民教育:雷鋒育成計劃

十一號聽了浸大反國教大聯盟主辦的研討會。除了國教之外,講者也說到其他教育議題,例如公民教育。其中一位講者言及一個問題:無須國教,思想控制的陰謀已經長期進行。那位專注於公民教育的教授說到,港府在主權移交之後,就刻意將公民教育「非政治化」和「泛道德化」。要引證之,我們可動手翻出98年教育署的公民教育指引,將之與現行課程指引對照,則課程變化之軌跡自明。 繼續閱讀 九七後變質的公民教育:雷鋒育成計劃

復設為必修?來談談中史科的爛帳

國教意識有害,實為培養表裡不一的愛國賊,論者妙談甚多,無須重覆。於是有人提到不如復設中史科為必修科,為學生「解毒」、推廣真正的國民意識云云。但是,中學中史課的利害尚且未有人認真檢討,又怎可藥石亂投,理所當然地將舊制中史科視作救星?如果恢復的又是那種套路,那不過是用一堆屎來遮掩另一堆屎。 繼續閱讀 復設為必修?來談談中史科的爛帳

鳥籠中的反叛:大學生們的淫賤O CAMP

某幾間大學的迎新營特別喜歡有性意味的集體活動,年復年是如此,社會和傳媒亦年復年的嘩然哀嘆,道德淪亡了很多年並且繼續淪亡。迎新營的搞手喜歡在鏡頭前公開意淫,這種刻意的反叛,其實很無型,而且每一個動作都帶著一種揮之不去的中學生印記。他們熱衷經營女孩子在男生的下體前用口接著一道水柱、或是一首一首風月版肥龍風格的淫賤打油詩,所謂創作力量和幻想,會嚇你一跳。看著他們,你可以想像到他們有一個枯燥的中學歲月,那件白色沾汗的白襯衫、那束奔跳的馬尾,那些年的青春原來是一片無盡的性壓抑。 繼續閱讀 鳥籠中的反叛:大學生們的淫賤O CAMP

政府究竟想培養怎樣的下一代?

這個社會、這個政府究竟想培養怎樣的下一代呢?還記得前些年,政府說青少年的吸毒濫藥問題很嚴重,所以要在學校推「自願驗毒計劃」——這是為你好;財政司說吸煙對身體不好,說要幫你戒煙,所以兩次加煙稅,一包煙從三十多元加到接近五十大元——這是為你好;明光社蔡志森說青少年打飛機是不好的,所以你們解決性慾的方法就是「沖凍水涼」和信耶穌——這是為你們好 繼續閱讀 政府究竟想培養怎樣的下一代?

孩子不是一躍而上,成為公民;就是向下沉淪,成為屁民

所謂知己知彼,文匯大公是很有益的讀物。它們坐鎮香港,說的盡是深圳河以北的觀點。作為有志之士,忍著笑或是罵,讀了有益。好像「著名評論員」梁立人今天就寫了一篇強撐愛國教育的。梁立人寫過不少奇文,在評論界中廣為流傳。如果你生活壓力沉重,又具備一顆明智的頭腦,拿來一讀,馬上神清氣爽。 繼續閱讀 孩子不是一躍而上,成為公民;就是向下沉淪,成為屁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