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少年沒有不滿和反對的權利

有人鄙夷那些高調反對驗毒的青少年團體,謂如此不是本末倒置,對青少年吸毒問題有何肋益?又有人說為人不做虧心事,半夜敲門心不驚,意指學生若無吸毒怕咩驗毒?哈好笑喇,處理毒禍之重責不知何時竟由面對學生才能強政勵治的特區政府轉到了學生柔弱的肩頭上?學生不肯驗毒——先不論原因為何——就是他逃避、是他不肯合作改善學生吸毒問題? 繼續閱讀 青少年沒有不滿和反對的權利

校本驗毒——我是為你好

驗毒就如吸毒本身是一個本質上不能解決的問題,校本驗毒背後的邏輯其實就是典型的中國式大家長主義,只要家長「相信」這件事的動機良好,就可以亂來蠻幹。在東方社會裡女人和小孩子都只是老爺的財產,所以驗毒在大人眼中其實與走到自己家裡看看白米水果有否變壞沒甚麼分別。所以制定這個政策的人是不可能顧到被驗者的感受這個節骨眼上。而女權得以解放不是因為社會觀念進步或是男人們大發慈悲,而是因為兩次世界大戰後女人得到了工作機會,有了個人收入而削弱了男人對她們的控制力。因此,小孩子過去、現在和將來也不可能被尊重,甚麼兒童權利不過是聯合國乾淨書檯上的紙上談兵,回到東方人的家裡上演的是父母動不動的大石壓死蟹,而最常出現的台詞是:「我都係為你好﹗」 繼續閱讀 校本驗毒——我是為你好

失落的中產

據知明光一類道德至上團體不時會開辦一些講座,內容當然是如何正視社會歪風諸如此類。有趣的是他們在席上會派發廣管局淫審廣管等審查機構之單張,並會非常細心地教導一眾在場人士(主要是家長)如何投訴看不過眼、有傷風化、敗壞社會道德的東西。最新壯烈犧牲的是兩個小朋友在鏡頭前不停擠眉弄眼的吉百利巧克力廣告。巧克力商銳意革新百年老牌的型像,廣告的意思大概是指吉百利巧克力會令人開心得眉飛色舞。家長們看一次覺得不明所以,看兩次便無明火起,指廣告教壞有樣學樣的小朋友,「有失斯文」喎,至行文為止亦找不到確實投訴數字,又聽說廣告會被禁播,但未知是否實屬。投訴是有,但停播與否我並不知道——好似十九才子般引錯消息就唔好啦。 繼續閱讀 失落的中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