瘋癲與真實

天上天下的苦難就在我們一顆很小的腦袋中。但我不是約伯,我也不會問,為甚麼是我。我不解釋這一切。我陷入了久久的沉默,也不屑解釋,只一心一意受苦,推著石頭上山。

但是我太過習慣默默受苦。精神和情緒的重擔淬煉了一種過於冷漠的性格,不知不覺,我將自己囚禁起來。最終刺痛了人。有很長的時間,我不察覺那種疏離。我只一心一意抵受那些痛苦、情緒、焦慮,那樣無可救藥。我假裝能夠抵抗那股煎皮拆骨的暴風,在我的心裡,像馴養野狼一樣,耗盡我的心力。 繼續閱讀 瘋癲與真實

太人性的

朋友的爸爸有抑鬱症,吃了十幾廿年藥,人變得很冷,沒甚麼情緒;又說到抗鬱藥的原理是切斷一些主管情緒的神經。壓制了抑鬱,但也使人的情緒像隔了一層,人的顏色變灰了。有點像用化療醫癌症,卻把正常的細胞也破壞了。我對病理和精神科沒有甚麼研究,也不知道這個藥物原理是不是真的。 繼續閱讀 太人性的

青春自然死亡

擦掉你的視線
就看不到我枯死的心
沉睡的慾念
一張年輕的臉
裝飾乾枯的靈魂
生活會毀滅生命
將你淹沒
直至你不再感到恐懼

像每個人一樣
朦朧的活著
清醒的入睡
像從沒有活過一樣
垂著一根瘦黃的臂
佈滿憂鬱的針痕

生活會毀滅生命
活埋酒神
直至不再聽見的哭笑
感覺不到血管的跳動

在這美麗的世界
再找不回曾經活過的我
那曾不怕趺倒的你
一定會鄙視這世故的我

生病

生病的時候,我時常幾天不洗澡、不刷牙、不換衣服,待得身體牙齒都發臭。到要上街了,才去梳洗,像個平常的樣子。我食慾不振、幾年都沒睡過好覺,憂鬱得嚴重的時候,心悸頭痛隨著出現。病症是冰冷的,沒有一點同情心,所以我也橫眉冷待之。日常的事情我能做的也會努力的做(像讀書考試),我不讓自己活得太過頹廢。但我不知道這樣能支撐多久。

繼續閱讀 生病

不快樂就讓它不快樂

很久沒寫東西。幾個月來都沒有真正用心寫過甚麼。忙的同時,心情也一直如特首的民望一樣總在低谷。忙是忙。六月三十日放榜,前一晚依樣睡不著,也沒有心機做任何事。早上回學校拿成續,比想像中要好,有兩個B一個C。之後還閑不下來,又要調大學志願,七一又要遊行。這個時候放榜,有人講笑說這是教統局的陰謀,讓熱血的學生沒閑熱血。 繼續閱讀 不快樂就讓它不快樂

不語似無愁

少年維特有他的煩惱,而凡間的少女也有無盡的慘情。一般來說,女人比男人要情緒化,而年輕的比年長的人要「看不開」,但少女的悲傷總是說得出來的,這也是上天最大的祝福。

最典型的遭遇是遇人不淑,失了戀,之後大哭幾場,朋友輪流安撫,聽她的傾訴,傷感一頭半個月又重新活過來。說得出來的是情緒,是健康的,說不出來的才叫作鬱結,一旦在人的意識裡落地生根,便是千頭萬緒,成了個思想上的習慣,掉進了輪迥走不出來。 繼續閱讀 不語似無愁

昏醉以及凝視

君看雙眼色,不語似無愁。我們總是寂寞的,即使我們有愛著的人、有愛著我們的人。活著的寂寞是一陣夾雜著細小玻璃碎的微風,吹彿著我們,微細的痛楚煎熬著我們,直至膚上擦出腥血來,我們才肯承認——哦,又出事了。縱然我們在世界活著總不是孤單,可這陣凜冽的風還是要割傷我們的。我們之中的某些人持續地受苦,這種天罰常常使我們寸步難行。我們不停倒下,有的陣亡,有的重新起來,有天再被擊倒。 繼續閱讀 昏醉以及凝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