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佔中守護民主黨

民主黨早前揭露政改底牌,謂其接受提名委員會永久存在;只須微調之,就已達「變天」局面(何俊仁語)。民主黨的底牌揭露,明明是絕頂大事,預示終幕來臨。主流傳媒卻對之作冷處理;另一方面卻用顯微鏡去聚焦一些無關痛癢的邊場衝突。所謂邊場衝突,就是佔中「話題」、「幫港出聲」之類荒腔走板的爛戲碼。

這種做法在議題上是「以佔中代替政改」。明明佔中是政改裡面的事件,但主流傳媒所呈現的視野,卻是佔中大於政改。佔中話題彷彿比政改的實在得失更為重要。否則我們無法解釋,為甚麼一個未成形的政治行動概念、一個無具體細節的佔中行動,還有恥笑一些像周融這樣的跳樑小丑,會比起議席足以影響大局的民主黨亮出投共底牌(並且肯定會妥協賣港)更為重要。 繼續閱讀 以佔中守護民主黨

民主黨的底牌

信報:3年前兩度進入中聯辦與官員就政改談判的民主黨時任主席何俊仁【圖】,踏在新一輪政改路上,搶先向中央提出2017年普選行政長官的「底線」:微調上兩屆選舉委員會的提名方式,把門檻降低至十分一提名,讓泛民入閘促成競爭。他認為,政改方案若沒有公民提名不致要拉倒談判,反建議「公民間接提名」補足。

自揭政改底線 可公民間接提名何俊仁:微調現制保泛民入閘

民主黨這次一定會出賣香港,接受那個狗屎垃圾的提名委員會,很多人早就有心理準備了。還記得2012年的立法會選舉,無論是大眾輿論或是政團都有攻擊民主黨2010年的賣港行為,就被民主黨的外圍社運菁英打手及各方盲毛批評為「收了錢」、「分裂泛民」、「破壞團結」。 繼續閱讀 民主黨的底牌

再論佔領主體:爭取真普選,就是挑戰中共

戴耀廷教授在《明報》訪問開宗名義說:「運動目的一定不是挑戰北京權威,一定不是打倒共產黨,一定不是梁振英下台。」

戴教授眼中的中共,好像只是一個欠債不還的可憐債仔。但中共實際是一個建築在權術和暴力之上的帝國。這是一個可以在廿一世紀仍然有面目血腥鎮壓邊區,迫得西藏人自焚抗議的帝國。爭取普選,即是要落實香港真正自治,意味著中共不能在香港公然話事,更要任命由香港人一人一票選出的特首。爭取普選,事實上就是與中共決裂、針對共產黨。你要爭,就是跟中共反檯,不是你說不是,就不是。中共不是這樣看。 繼續閱讀 再論佔領主體:爭取真普選,就是挑戰中共

反抗的神氣

在香港的政治領域作出反抗,從來都吃力不討好。付出時間、心機、勞力,卻鮮有實質的「回報」。輕則勞心勞力,而一無所得。重則面臨拘捕、入獄、政治迫害,留有案底,被主流社會所拒。在殘酷的建制面前,不是說你犧牲得夠多,事情就會變好。在現實中,從來都是人們犧牲了許多,卻一無所得、徒勞無功。 繼續閱讀 反抗的神氣

為何不能收受利益?

煲呔是「大富豪夜總會」裡負責守廁所的南亞裔所長。「你好﹗玩得開唔開心呀+x哥?﹗」每晚有大客經過,尤其是+x哥,他都會殷勤地跟客人打招呼。但是他的合約快要到期了,臨別秋波,理應遊手好閒,與世無爭。想不到臨走之前,竟然有夜總會的客人莫名其妙的投訴他「收受富豪利益」。煲呔心想,豈有此理,這些人真是民粹主義。我做的是廁所所長,天天出入交水費的富豪不知有多少,老闆拿幾十個零出來給我小費,難道我不收?為甚麼你們要做投訴撚跟我過不去? 繼續閱讀 為何不能收受利益?

世人宜多彷效唐唐

在黑暗的政界裡,政客不是壓力太大,在床上成了一個力不從心的joseph,就是從小被教育成性冷感。哪有像唐唐那樣得天獨厚,有條件、有心情在滾滾紅塵中取盡那三千弱水。那些彷如在老人院中等死的政客應該效法唐唐。因為一個喜愛夜蒲的人,很難壞到哪裡去。因為「壞」首先就需要一定的IQ,其次還要花費許多時間和心思。當你的精力都花在溝女和出精上,就自然沒有心機玩弄權術,為自己謀太多個人利益。 繼續閱讀 世人宜多彷效唐唐

談蘋果揭種票報導;泛民如何用維權的方式維穩

蘋果日報「揭發」建制派以一個單位登記了七個選民的方式「種票」,選票無性生殖,造就了泛民大敗的結果。報導一出,大家就舒氣了。建制派大勝,人們是心不甘氣不服的。現在你被告知對方勝知不武,使橫手,你就舒氣了。啊不是我們太弱,而是他們犯規‥‥‥ 繼續閱讀 談蘋果揭種票報導;泛民如何用維權的方式維穩

左翼毀滅泛民:無待堂的區選分析

民主黨和人民力量誰是誰非,本來就不容易說得清。而糾纏於此,無疑是捨本逐末。大風起於清萍之末,泛民大敗的選舉的結果,與人民力量的關係可謂甚微。在大敗的背後的事實是:泛民一直死守的「經右政左」意識形態根本已完全跟民情脫節。

繼續閱讀 左翼毀滅泛民:無待堂的區選分析

論六四巨靈:憐憫這種惡德

香港沉淪到今天這個地步,還不是因為香港人二十多年來唯一想談的政治議題就是六四。他們對家門外的事太過悲天憫人,以致沒有心思留神自己的家園。每到幾年一屆的特首欽點派對,大家問的還是「你對六四事件有甚麼看法?」當那些特首候選人一如大家所料給出官方答案,大家便眾口一辭口誅筆伐。對其大加鞭撻以後,輿論亦隨即作鳥獸散。 繼續閱讀 論六四巨靈:憐憫這種惡德

犯婦人,妳為什麼總是不肯收皮?

犯婦人,妳為什麼總是不肯收皮?為甚麼我每次打開電視,都要望見閱下皮笑肉不笑的尊容,聽著閣下說著一堆總不肯講實的廢話?「我不排除參選。」我也不排除香港人再蠢都已看見妳閣下的底牌。一直以來,妳處的都是虛位。不做不錯,「民望」於是高企。但妳有多少斤兩,妳自己心裡有數。 繼續閱讀 犯婦人,妳為什麼總是不肯收皮?

牛屎和白鴒——談票債票償以及泛民這東西

人民/選民力量在憤怒中誕生,發展到今天,它已經失控,痴左線。它來是要破壞,不是搞建設。共產黨恰好需要這種失控,這股盲動。因為盲人都知道阿爺是不會接受民主黨的。婊子無義。她可以背叛舊恩客,亦可背叛新老爺。此等賤貨,屌完就算,不是做人世的貨。 繼續閱讀 牛屎和白鴒——談票債票償以及泛民這東西

蘋果日報,作為一張「從良了」的報紙

一直以來,蘋果日報就像一個患了精神分裂症的病人,它有兩個完全不同的人格。一面是關注民主事業,敢於向強權中共叫陣的一控熱血。一面是看穿了香港人的犬儒、無知和膚淺,心安理得地投其所好,嘩眾取寵的同時連假腥腥的報格風骨也懶得理會。 繼續閱讀 蘋果日報,作為一張「從良了」的報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