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害者情結:世界都欠了中國

中韓羽毛球手在奧運場上策略性「鬥輸」,被判取消資格。望金情切的中國民眾馬上大呼不值。香港的星島日報更是反過來指責「賽制安排不周」。有的網民翻出外國隊伍以前也有「走線」、有的更乾脆指這不過是「國際」妒忌中國選手的實力……另外,中國的游泳選手葉詩文拿了兩個金牌,被人質疑有服用禁藥,她反問:「為甚麼外國人拿了冠軍就沒事,為何我拿了,大家就懷疑?」中國網民也吱吱喳喳群起聲援。詩葉文的父親說:「西方媒體表現傲慢,總是對中國人帶有偏見。繼續閱讀 受害者情結:世界都欠了中國

全世界廢青聯合起來﹗

社運青年被理性和平的香港人嘲為廢青,不是今天的事情。青年社運常客在七一遊行上灑溪錢,被改圖冠以廢青之名;學民思潮的中學生向教育局長請願,又被罵作廢青讀屎片。但問這些開口閉口「廢青」的人,知道這些青年為甚麼要走出來、理據是甚麼?他們當然不知道。他們也不願理解,因為過嘴癮,才是他們心裡的目標。踩低了青年人,就顯得他們老一輩的高尚。

繼續閱讀 全世界廢青聯合起來﹗

你是哪種撚

「撚」字,本義指陽具。其作為粗口助語詞,其來已久。然而,粵語作為一支生命力旺盛的語言,每天都在變化。將「撚」字放在名詞之末的新用法,大概是高登日日夜夜用粵語討論而產生的結晶品。本來「撚」字名詞化的用法,只限某幾個特定組合。例如毒撚(意指一個人「毒」不可耐)、「報警撚」(在討論區動不動就用報警來要脅他人)和葡萄撚(常有葡萄酸心態者)。

隨著撚字風行,又產生了千變萬化的用法。例如耶撚(言必稱上帝但私德不良的基督徒)、足球撚(足球發燒友)、動漫撚(動漫發燒友)、文學撚(喜歡文學的人)、哲學撚(會讀哲學書的人)、政治撚(留意政治時事的人)……數之不盡。 繼續閱讀 你是哪種撚

冷漠這門國民教育

「對同胞最大之惡不是仇恨,而是冷漠;冷漠是無人性的本質。」 ——蕭伯納

中國二千年來都是有國民教育的。這一科,不需要教材、不需要老師。中國的國民教育就是教民眾冷漠,不要多管閒事。在家門外發生的事就不是自己的事,由官老爺去辦——有沒有辦、何時辦、辦得怎麼樣,不用管。 繼續閱讀 冷漠這門國民教育

從爽報甜故講起——論青少年的做愛權

如果爽報走回蘋果始創時的狗血風格,也不會落得如今不上不下的田地——要狗血不夠狗血,要深度不夠深度。對比下來陶傑的甜故才叫有點騷味。床上動作,身體器官,描寫得春光無限。幾十萬份的在大街小巷流通,看得老師校長嘩然不已,紛紛聲討之。給出的理由除了萬能的「教壞細路」、「荼毒青少年」以外,這次也有點新意。反對人士表示,爽報之罪名乃是「將男歡女愛合理化」。

繼續閱讀 從爽報甜故講起——論青少年的做愛權

點解香港人鐘意睇人仆街

「香港人鐘意睇人仆街。」我們大多同意。黃子華針對這個現象也留下了許多尖酸的觀察:「我唔要你比番D甜醬我。我要你奶走佢D甜醬,大家都唔甜,咁就公平勒。」香港人是不望旁人好的,看見人家仆街就心裡暗爽。香港人在充滿競爭的環境下成長。自小就知道小如讀書考試也是不見血的戰爭,不是你死便是我亡。 繼續閱讀 點解香港人鐘意睇人仆街

懶惰的中國人

中國人的懶惰是他們不願意承擔自己的責任。他們懶到把權責也交給「上面」,想對方為自己作主,自己不用麻煩。中國人處理人際關係是「一人少一句」的和稀泥手法。再不然就找個大人物出來一錘定音,大家不要吵。找出誰是誰非,實在太過麻煩,是中國人所不願。同樣,中國人不想過問政治,因為政治複雜而麻煩。中國人永恆的春秋大夢是會有一個明君聖主,為他們安排一切。平民百姓不需要麻煩,不需要動腦筋,就可以豐家足食。 繼續閱讀 懶惰的中國人

給反對公投的人——寫在516公投之前

香港這個小城,因為政改而出現台灣政治所謂的「族群撕裂」。眾群分成三批。其一:根本不打算投票、到今天還搞不清楚政為甚麼要改、如何去改的一群。其二:支持公投,對功能組別多年來吃著政治免費午餐極為不滿的一群。其三:反對公投、反對「搞咁多野」、不想與中央對著幹的人。在516的前夕,我要說的是第三群人。 繼續閱讀 給反對公投的人——寫在516公投之前

羨慕心安理得的人們——寫在516公投之前

真心羨慕心安理得的人們。在這個天災人禍、狗官財閥無孔不入的時代,乘地鐵你看見新聞、逛街會看見新聞——就是上廁所也看見旁邊有個小熒幕。還有報紙、網路、大氣電波‥‥‥你根本逃不了。但這城除了廢氣以外,最不缺乏的就是面對一切心安理得的人。走過一條暗巷,看見乞兒,他們廉價的說一聲:「唉呀佢地好慘囉。」放下一些零錢,便又心安理得的去吃喝玩樂。聽見四川、西藏地震,他們打個電話,捐幾個錢,悲天憫人之餘又心安理得,從來不需要擔心錢去了哪裡。貪官從來不是他們所關心。他們平靜地忘記了豆腐渣工程。 繼續閱讀 羨慕心安理得的人們——寫在516公投之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