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斯達:上帝的夢遺

gnosticism-science1
pic via http://www.scienceandnonduality.com/gnostic-science-and-literalist-science/

Anne Rice寫過一本小說叫《Memnoch the Devil》,主角仍然是吸血鬼黎斯特,但裡面滲入了大量的宗教和哲學意象。其中一個角色在巴黎一間咖啡室裡看見異象,上帝和魔鬼在面對面的談話,魔鬼不停責備上帝,任由物質世界和生命無限制的繁衍——魔鬼是反對的,因為血氣和肉身的生長,令萬物與其靈氣的根源越走越遠。 繼續閱讀 盧斯達:上帝的夢遺

【代糖夫人信箱】捉姦在床就要分手 邊個最高興?

夫人你好:

小妹今年廿三歲,有個由小學就識落既姊妹叫清汶。咁我就同男朋友同居既,有日返到去,發現清汶同我男朋友兩條肉咁係張床道,我即刻爆喊,奪門而出啦。

之後我男朋友話,佢唔想同我分手但我接受唔到!最傷心既就係最好朋友既姊妹搶我男朋友!都唔知佢地暗裡開始左幾耐!但我又諗,如果我真係同佢分手,清汶咪最開心?佢地咪名正言順風流快活?夫人我應該點做? 繼續閱讀 【代糖夫人信箱】捉姦在床就要分手 邊個最高興?

你委屈了,我才站得直

多年來同志社群想推動「性傾向歧視條例」立法,保守宗教團體則拋出「反對同志婚姻」,號召群眾上街「守護家庭價值」、「愛我爸愛我媽」。用以前的話說,這是圍魏救趙;用現在的話說,這叫議題反制。「反對同志婚姻」是煙幕,用來吸收新的群眾,反制你的議題,不是玩真的;真正的反對,是反對「性傾向歧視條例」立法,這才是煙幕背後的真身。

很多進步人士向對面正經八百地詳細解釋《性傾向歧視條例》是甚麼東西:謂它不只保護同性戀,也保護異性戀之類,但保守界根本就不在乎這些。很多進步社群的activist一片丹心,也不洞悉人性的黑暗。 繼續閱讀 你委屈了,我才站得直

公共圖書館不是保守及宗教團體的私人俱樂部

反對同性婚姻合法的壓力團體最近生事生到圖書館,他們找到一本叫《DADDY, PAPA, and ME》的童書,看書名封面就知道這不是個一男一女的「正常」家庭。保守團體見之嘩然,謂之洪水猛獸、毒害兒童心智,要求康文署收起不潔館藏云云。 繼續閱讀 公共圖書館不是保守及宗教團體的私人俱樂部

耶撚Life Style

做耶撚,與信仰無關,這是一種現代都市人的生活態度。新城市廣場的電視大銀幕,長期播著挪亞方舟主題公園的宣傳片:只見鏡頭裡是三數耶撚藝人在都市裡忙碌打拚,感到身心俱疲,然後方舟公園突然出現,耶撚藝人於是開心暢遊,遠離繁囂又放鬆之餘,還尋得了「生命的意義」。 繼續閱讀 耶撚Life Style

耶撚與恐懼

耶撚的共通點是他們只關心最小眉小眼的道德。值得他們高空三千丈離地炮轟的罪惡,永遠是信徒有沒有打飛機、有沒有婚前扑野、過度關心基民的肛門健康;偶有去到社會層面的,就是年輕人不讓座、演藝學院畢業生向梁振英示威沒有禮貌、議員發言是否粗魯,講了甚麼俗話和粗口…….耶撚的格局,就是不充血的小。 繼續閱讀 耶撚與恐懼

基督教千億王國

權貴教會「港福堂」牧師吳宗文月前在教會內部發表一篇用《聖經》道理反對公民抗命的文章,題曰《基督徒該如何看公民抗命》。吳宗文在文中指,公民抗命是「反社會行為」;又指《聖經》向來教導信徒要順服當權者,抗命乃是「特殊例子」,並道:「公民抗命不是聖經教導的普遍通則」。他的結論是,港人爭取政治權利,是因為受到「異教之風」影響,和「愛字頭」流氓說「民主是西方玩意,香港人不需要」實有異曲同工之妙。 繼續閱讀 基督教千億王國

剝落的上帝——隨想基右社群的肛交恐慌

同性戀拗直療程盛行於美國不少地方,由一些保守宗派或者有背景機構提供。香港基督教一方面快樂地染紅以取得實際利益,另一方面也涉涉吸取美國右派基督教的泛道德主義。流風所及,拗直療程在香港也時有所聞。這種療程試圖利用神學、心理學及各種心理輔導來改變同性戀者的性取向,令他們重回常態,即異性戀性向。

繼續閱讀 剝落的上帝——隨想基右社群的肛交恐慌

高皓正的見證,令我終於決志信主

我以前不知道信耶穌的好處,現在我準備去認罪悔改,不日像陳振聰一樣受浸歸主。因為高皓正的信仰分享,我看見基督教的美好。高皓正不讓城中的政經評論家專美,他也連環發炮,先分享十個反對「婚前性行為」的理由,然後再大書十個「脫離自瀆小帖士」繼續閱讀 高皓正的見證,令我終於決志信主

新造的人陳振聰

再謙和的基督徒,都給我一種骨子裡的沾沾自喜的感覺。新教起初叫Protestant,抗議宗,旨在發起一場革命,革除腐朽異端的舊教。在新教徒眼中,舊教已經脫離正道。天主教在千多年與政權的共謀和血腥擴張之中,已經變質,充滿異端元素、聖人崇拜、教廷阻絕上帝與凡人交往,總之就是腐化不堪;而新教卻是一道叫人返初回本的亮光,主張教徒要回到《聖經》去、建立和上帝的獨一聯繫,要革除宗教陳累出來的無謂儀式和權力組織。 繼續閱讀 新造的人陳振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