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的中港融合夢

Betty現在是一個「贏了」的罪犯,將來是個心術不正的醫生。大陸人插隊的時候,也是一臉無辜的若無其事,好像反而是你小眉小眼心胸狹窄。Betty一朝小人得志,全無反省之意,大施語言偽術自我開脫,偷渡插隊的罪行,全不見了。反倒像是香港人在阻礙她「追夢」。 繼續閱讀 蘋果日報的中港融合夢

偷渡犯法巧威威?做蝗蟲卻當自己是阿信的Betty小姐

八歲大陸女童偷渡來香港「家庭團聚」,在入境處那裡混到了一張行街紙,就此留港讀書,之後還考入了港大醫學院,入境處最後批出身份證。這個大陸人搖身一變成了香港人,給自己取了個名字叫Betty,並在facebook寫了上萬字的血淚奮鬥史(原文已被刪除,原文已被留底[ref]Betty小姐,香港人沒有欠妳的 | 輔仁網[/ref])。

姑且當這個人是真的,這篇文也是如實夫子自道。這個Betty小姐自小就非常懂事,不只識得偷渡來香港,還對付得了入境處和香港政府,最終拿到她想要的港人身份。字裡行間,當然也不遮掩她對香港入境機關的怨恨。 繼續閱讀 偷渡犯法巧威威?做蝗蟲卻當自己是阿信的Betty小姐

麻煩陳景輝不要強姦《KANO》,人家是強者對決,不是鳩做阿Q

台灣人正面檢視自己的歷史,是其主體意識的再確立。從原住民與日本人鬥爭的《塞德克巴萊》、到日殖後期的棒球故事《KANO》,或者是閃靈樂隊的長篇概念大碟,都是重建台灣角度的台灣史系譜。有歷史,就有身份;自己的歷史,由自己的角度去講。台灣不再是中國國族主義眼底下一個平凡小島,而是台灣民族獨一無二、世世相依的家園。

香港的英殖歲月,長達一百五十多年,成為「香港」不可分割的一部份。但到了現在,誰人談起英治時期的好,表是反殖、裡是親中的文化人、學生、學者、文化間諜,盡跳出來批評香港人「戀殖」;就像台灣拍了一部《KANO》,大陸的憤青五毛就喧鬧一番:台灣人!你崇日,你戀殖! 繼續閱讀 麻煩陳景輝不要強姦《KANO》,人家是強者對決,不是鳩做阿Q

文化呢啲野,新自由主義者識條春咩

主流媒體的評論,大多令人作嘔。現在蘋果日報的論壇版也找自己人寫,雖則也叫「獨立時事評論員」——李兆富寫正簡中文問題,不知道是才學有限,還是刻意放毒,又是先譽後毀:首先自報家門,自認熱愛正體字,但又說:「對簡體字的厭惡,似乎大多出於對今天大陸人的投射」[ref]繁簡之爭的身份政治 (獨立時事評論員 李兆富) | 蘋果日報 | 要聞港聞 | 20140404[/ref],踩低了對文化有堅持的香港人,將這種堅持,貶低為純然對大陸人的討厭之情。 繼續閱讀 文化呢啲野,新自由主義者識條春咩

左翼社運人與泛民主派,企開啲啦﹗

台灣反服貿鬥爭風風火火,很多香港政客和社運青年也飛去湊熱鬧。李慧玲曾經在商業電台惡評社民連和人力的議會抗爭,現在也照去咧嘴自拍,行狀令人作嘔。公民黨陳淑莊也一樣,在別人看抗爭現場打卡自娛。舉凡有形像不錯的社運,他們都得走出來擾攘一番,好像條件反射一樣不問情由。

反服貿是甚麼一回事?不是甚麼反黑廂、要民主,這些都是別有用心或者愚蠢至極的模糊議題。反服貿的本質,是反對中台融合;反服貿,是抗拒國民黨以經濟交流名,將台灣產業開放給經濟總量巨大的中國。台灣入中國,如如泥牛入海,粉身碎骨,水乳交融,分不開了。一旦經濟任由宰奪,則台灣政治也必受中共控制。 繼續閱讀 左翼社運人與泛民主派,企開啲啦﹗

「內地」如何進佔香港——中共對語言用字的確切規定

香港的大眾傳媒全面向中國靠攏,大事如特首選舉,整張報紙可以成為候選人打手,日夜抹黑對家,小的如用字習慣,都已長驅直入。例如用「內地」一詞指稱中國大陸,就是主流傳媒不分陣營盡皆服膺的新傳統。文匯大公如是,明報星島如是,連形象反共的《蘋果》也一樣,每一篇報道,都是用「內地」;有一些規模的網媒如《主場新聞》,也不例外;電台、電視台則更不用說,天天廣播,一聲一聲「內地」,只是十數年的光景,「中國大陸」或「大陸」從世上消失,只剩下一個響徹香江的「內地」巨獸。 繼續閱讀 「內地」如何進佔香港——中共對語言用字的確切規定

夏蟲語冰——讀《紅色宣傳的反諷》

讀王婷的《紅色宣傳的反諷》[ref]紅色宣傳的反諷 (城大應用社會科學系博士研究生 王婷) | 蘋果日報[/ref],很難相信這是博士研究生的手筆。因為她對「愛國愛黨大遊行」的評論、視野和口吻都是千山萬水之外北京上海式的霧裡看花。王婷說:「參與遊行的人,不按制度途徑解決中港資源糾紛」,這是香港左翼社運圈重覆過N次的廢話。為甚麼香港會出現「真心愛國愛黨聯盟」?因為王婷所說的檢討自由行和港中關係的「制度途徑」,根本就不存在。大陸的楊佳為甚麼要血濺公安局?因為他根本沒有別的選擇,在獨裁的國度根本沒有申訴機制。在文明繁華的表象下,香港其實也是獨裁國度,美其名行政主導而已。王婷說這句話,不是對香港社會無知到極,就是站得高高的講風涼話。 繼續閱讀 夏蟲語冰——讀《紅色宣傳的反諷》

舊世界落花流水

周澄那句「已經不是三言兩語說得完」[ref]那些三言兩語很難解釋的高姿態廢話 : 無待堂[/ref],可圈可點,當中的菁英意味,的確不是三言兩語說得完。周澄八六年出生,卻擺出一個要跟年輕人上課的模樣。在她心目中,那些不過比她年輕幾歲的「九十後」甚至一般人,全是對冷戰蘇聯世界以至歷史一無所知。周澄可笑,是因為材料有限卻姿態極高、草率無論而又高呼坊間「認真深究與撰文討論的人少之有少」。她將烏克蘭變成一個高深莫測、無法觸碰的議題,而她自己卻竟講不出個所以來,最後只拋出一句「不是三言兩語說得完」。甚麼都沒有講,卻抬高了自己,踩低了別人。 繼續閱讀 舊世界落花流水

那些三言兩語很難解釋的高姿態廢話

周澄今日在《AM730》寫烏克蘭[ref][AM730 專欄] 澄天霹靂 – 冷戰2.0[/ref],原來還是為左膠好友說項。烏克蘭人流血抗爭,面對血腥鎮壓、俄羅斯出兵威脅,周澄似乎繼續堅持一切都是歐盟和美國的陰謀,左手駁斥將香港和烏克蘭比較的論調,右手批評「左膠」一詞是imaginary,這一切高姿態的東西拋出來了,後面卻全無論述論證,歸結到一句令人哭笑不得的「已經不是三言兩語說得完」。 繼續閱讀 那些三言兩語很難解釋的高姿態廢話

你還抱著「進步人士」的大腿嗎?

中國走資以後,除出多了富人和窮人,也多了一批「進步人士」或「維權人士」。他們有知識份子的形象,有世界公民的感覺,對比一般財大氣粗、拉屎撒尿的中國人,似乎很不一樣。很多天真的香港人因此認為,這批進步人士,是中國的希望。三兩年前已經有人說自由行的問題,有些香港的政治人物卻很傻的說:「內地人不全是拉屎撒尿橫衝直撞的,你看劉曉波、劉霞、李旺陽⋯⋯」

先不談上述人物,在中國十四億人口裡面算個甚麼。香港人對大陸進步人士的崇拜,是一種浪漫又自虐的精神病。香港的政治行動,好像事必要得到這群大帝的同情。驅蝗嗎?不是會令大陸的民主人士不再「同情」香港嗎?在大中華政客的口中,大陸進步人士嘴上心裡的同情,好像是有魔力的,可以分紅海,帶領香港人逃出生天。 繼續閱讀 你還抱著「進步人士」的大腿嗎?

驅蝗拖篋,素人之亂

香港人起來,針對自由行,驅蝗在前、拖篋在後。每次只是幾十人,對面海的「公民社會」動輒都是幾千幾萬人的遊行。震動朝野的,卻是一群示威「素人」。他們沒有領袖、政黨、組織,近乎散兵遊勇,但是目標明確,就是自由行政策。《人民日報》和《環球時報》比香港傳媒跟得更貼,先是放狠話,恐嚇你;但今日的社評卻是左手說大陸人是香港人金主,右手卻說認同「理性也難以化解港人的不滿。如果不去想辦法解決,港人這種不滿就會在心中「長大」,可能到某一天就會對內地客發洩一下」,還說香港可以彷效台灣設自由行限額。[ref]《人民日報》呼籲港府應對自由行設配額[/ref] 繼續閱讀 驅蝗拖篋,素人之亂

狗屋寓言

大愛、同情、仁慈,就如性慾一樣,如果不加節制,任其泛濫,必害人害己。太陽報載有女商人愛心爆棚,收養流浪狗百多頭,放在一家村屋。平日飲食就交托菲傭,菲傭又托同鄉,托上托,最後一個甩底,大愛狗屋變成脫繩飄流的幽靈船。上百條狗無人照顧,屁尿相纏,斷水斷糧。狗不堪餓,最後就同類相食,圍撕噬咬,吃了五頭,才有鄰居揭發。[ref]恐怖村屋百餓狗噬食五同伴[/ref]

不講條件和能力的愛心,是靠害。草蜢只是草蜢,你以為無害。但只要過度繁殖,生存空間和食物不足,互相搶食、互相競爭,翅膀就會再發育、體型也會變大。蛻皮異變後,飛得遠、吃得多,群起掠食,叫做蝗災。 繼續閱讀 狗屋寓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