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中煙硝中聽李克勤的政治宣傳歌《北京北角》

李克勤最近終於有新歌,叫《Bei Jing Bei Jiao, 北京北角》。請注意,不是《北京北角》,而是《Bei Jing Bei Jiao, 北京北角》,有漢語拼音在前面的。林一峰音樂,黃偉文歌詞。相當求其的音樂編排,配上挖空心思的黃偉文式一雞兩味歌詞。就像《囍帖街》既可以是發展重建沉重議題,又可以是一首睹物思人的情歌。 繼續閱讀 港中煙硝中聽李克勤的政治宣傳歌《北京北角》

只准向前望:再殖民十五載的《難忘時刻》

1997,標誌著回歸,也是再殖民的開始。宗主國由英方變成中方,明明是主權移交,卻被美化成血濃於水的民族大團結。直至近年自由行的影響及身,一切才變得清楚明白。不知不覺間,香港變成一個供大陸豪客消費的大商場。更可怕的是大陸孕婦大舉來港生子。福利居權,可謂買一送一。來港生子,堪稱只賺不蝕。 繼續閱讀 只准向前望:再殖民十五載的《難忘時刻》

拂梅只為忘國憂——談黃耀明【拂了一身還滿】

聽著明哥的新碟【拂了一身還滿】,憶苦思甜。苦是新碟的國語歌是前所未有的多,十三佔九。眾所周知的是明哥的國語控口怎麼咬,也是奇怪。甜的是他又重回了電音的懷抱。他的祖國不是汕尾以南而是電子音樂。【King of the road】裡都是好的旋律,但欠缺了電編,音樂就跟他的聲音發生不到化學作用。 繼續閱讀 拂梅只為忘國憂——談黃耀明【拂了一身還滿】

看著譚詠麟,慶幸張國榮早死

最不幸的是張國榮的早逝。如果他活下去,他是真的成歌仙戲仙的了。但最幸運的也是他的早逝。一個偉大的人死了,他的形象就以死亡的形式成為永恆。有些人死了,是不幸亦是光榮。有些人活著,則又是獻世又是笑話。

張國榮年輕時的死敵譚詠麟就是後者絕佳的例子。若果譚詠麟早死,他就只來得及留下他那些經典流行曲,他對世界貢獻的就只有音樂。但是譚詠麟很長命,活到現在,成了自稱年年廿五歲的倫伯。年輕的譚詠麟為香港貢獻了音樂,而年老的倫伯則為大家獻出了笑話。 繼續閱讀 看著譚詠麟,慶幸張國榮早死

陳奕迅+林夕:人間有冤,六月飛霜

六月飛霜 – 陳奕迅

作曲:Kool [email protected] Zoo / 舒文@Zoo Music
填詞:林夕
編曲:Kool [email protected] Zoo / 舒文@Zoo Music
監製:Kool [email protected] Zoo / 舒文@Zoo Music

當 未慣靜默靜得聽到心跳竟加倍緊張
未信自在在於天生天養 難以弱勝強 殺入戰場

最終 習慣為著獵取一身盔甲竟不怕損傷
為了夢幻日子得到保障 用惡夢結賬
烏托邦 販賣血汗變棟樑 [誰被誰越抬越上]
烏托邦 那獵物也是獵人 踏破了樹林
浮在半空寄生貨櫃箱

誰明白這異象
六月飛霜 個個笑得哀傷
誰又會鑑定誰正常 不知替哪個著想
欲求未滿 剩下砒霜 當菜汁分享
猶如吞仙丹上月亮 誰有膽設想這世間下場

當 習慣附和大家講的真理都得到獎賞
未慣十字路口挑選方向 離隊要膽量 拒絕跳牆
一輩子 血汗注入拍賣場 [誰被誰越抬越上]
一輩子 價值像泡沫上揚 誓與天較量
埋下理想栽種幻想

誰明白這異象
六月飛霜 個個笑得哀傷
誰又會鑑定誰正常 不知替哪個著想
欲求未滿 剩下砒霜 當菜汁分享
猶如吞仙丹上月亮 誰有膽設想這世間下場

即使你跟我比鬥已極平常
囂張得敢與天格鬥 才是榜樣
開天闢地之歌 轟轟烈烈 大合唱
如何憑人力綑綁一剎夕陽
如何憑財力去扭轉天亮 請拍掌

習慣了這異象 誰又在叫嚷
六月飛霜 世界怪得誇張
誰又去決定誰正常 不知哪個有異想
未曾盡興 剩下砒霜 當配方分享
誰來斗膽講仙丹會斷腸 誰有膽去相信過激立場
人人一把口一百種真相 誰說得漂亮

最可笑的 喊亦正常
最悲壯的 笑亦正常
哪一個可 發育正常

講講詞:

回歸以來,唯一受到中共全方位打壓的政治運動只有五區公投。每年七一?都亂不了事。零三年那次大家遊行完也很守秩序地回家去,給了中共喘息的政治空間,還以此沾沾自喜。六四?讓你們自我感覺良好一下,對政治壓力反過來還有舒解作用呢。公投醞釀期間的輿論氣氛就是各界全力寫衰。左報硬有硬打、扮中立的日月報則軟有軟打。當時會說人話的只有一家報紙。我記得當天林夕在專欄上也鼓動人們去投票,說「今天不投,還待何時」。 繼續閱讀 陳奕迅+林夕:人間有冤,六月飛霜

死本能與生本能:張國榮的藝術變形(1997~2003)

真正令傑出藝術家們不朽的,往往並非他們的作品,而是藝術家們處於顛峰之時降臨在他們頭上的死神腳步。張國榮最值得談論的,也許是他後期(一九九七年回歸以後)的電影音樂作品所共同流露的死亡意象。在零三年愚人節那聲轟然巨響之前,那幾年張國榮在歌影兩面作品的主題都有驚人的相似:壓抑的心理、生和死、破碎的感情‥‥‥這有史以來最成功的藝人為何在名利之浪上越爬越高的當兒,內心卻越蕩越低。 繼續閱讀 死本能與生本能:張國榮的藝術變形(1997~2003)

誰謀殺了香港樂壇

唱片業界高層年年月月的強調網上非法下載怎麼影響音樂事業,是十分聰明的說法。因為一個說得迫真的謊言,總有三分真,以魚目混珠。網民在網上下載音樂,害到了音樂人的生計,也害到了唱片業高層、經理人公司的利錢,眾生周知,這些非關音樂之關節,卻是利之所在。非法下載,是毀了他們,而不是毀了音樂。因為本地音樂工業也有份毀在他們的操作上,本來無一物,又何處惹塵埃。 繼續閱讀 誰謀殺了香港樂壇

黃耀明《絕色》—林夕筆下的盲觀音

聽音樂,自己不太著重歌詞。好的歌詞,看著是賞心樂事。可一首歌好,是好在音樂。好的歌詞救不到一首爛歌,一首好歌的歌詞卻可以是不知所謂的。Sigur Rós的歌詞是誰都聽不懂的自創語,但還是好音樂。

看見有些聽眾對這首新歌《絕色》的歌詞失望,我不以為然。失望,皆因期望太高。張國榮死後,妖魔鬼怪就只剩下一個黃耀明。而林夕又寫過太多精品給他。在這個歌手多、音樂人少的樂壇,對他們期望太高,不足為奇。 繼續閱讀 黃耀明《絕色》—林夕筆下的盲觀音

張國榮哀:《熱.情演唱會》

要閱讀張國榮的巨星殞落,二千年舉行的《熱情演唱會》必將成為一條重要線索。其大膽和妖冶的舞台造型讓人嘩然。長髮、女性化造型、也讓傳媒可以大寫特寫。像一群原始人圍擁在一支燃燒的火柴四周,一臉大惑不解、竊竊私語。尼采說,飛得越高的人,在那些地上的人的眼中便顯得越小。 繼續閱讀 張國榮哀:《熱.情演唱會》

凝結的淚:說黃耀明和林夕的《下一站天國》

黃耀明在【光天化日】的主打《下一站天國》似乎已經代表了粵語歌的一重極致。一重他和林夕自己亦無法超越的世界。這首歌的旋律、編曲恰恰正好代表著一種廣東歌的優良傳統:那種不慍不火的節奏,旋律不求一時一刻的大上大落。而是在音節的爬升和下沉之間不徐不疾地揮發著情感。 繼續閱讀 凝結的淚:說黃耀明和林夕的《下一站天國》

九月十二日:精讀張國榮

如果張國榮一直都是《烈火青春》中的那一類的大眾情人,那他是不值得被敬佩到那個程度的。一個藝術家的創造力不只表現在作品上,他自己的蛻變已經是一種創造力的表現。從《胭脂扣》到《春光乍洩》,張國榮在電影中演了自己一回,在這種對自己的審視中,終於成就了一個演員或者一個藝術家的自覺——完全活在虛實之間、光影之內。 繼續閱讀 九月十二日:精讀張國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