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斯達:讓假激情回歸真理性——悼念六四要「去支聯會化」

支聯會之平反六四如何有毒,早已略論;所謂以「愛國愛民,香港精神」來抗衡中共的愛國論,亦是愛國苦情家嫂的作繭自縛。如果香港人今天仍相信這種論調,香港是活該淪亡的。不要做支聯會的少先隊,去爭奪那些無謂的愛國話語權。 繼續閱讀 盧斯達:讓假激情回歸真理性——悼念六四要「去支聯會化」

要愛國愛民,卻不准愛自己

支聯會今年辦六四,竟然高舉一個新口號:愛國愛民,香港精神。通常講甚麽精神,就是想騎劫歪曲那個精神。例如現在只有中共會講「五四精神」,就因為中共需要文飾、改造五四事件,來達到自己的政治目的;支聯會將香港精神置換成愛國,當然也是一種文飾,為了令香港人繼續捐錢、愛國,投身「建設民主中國」,以致夢裡不知身是客。無身份、無自我,於是更無未來。 繼續閱讀 要愛國愛民,卻不准愛自己

暴政的虛無

一個暴政,它越意識到自己快要走到盡頭,它就越兇殘,越要殺人,越要顯威。先是死難者父親軋偉林上吊控訴,後是堅持不屈廿三年的民運工人李旺陽被殺,其陳屍狀更被「當局」設計成上吊自殺的模樣。此已非政治立場之傾軋,而是徹頭徹尾,是非判然的人道大危機。 繼續閱讀 暴政的虛無

「六四」雜文輯(2008 – 2012):丕變的中國,丕變的香港

很深入地思考「六四」,乃源於陳一諤在這個話題上「失言」被全港喪罵。2008年的時候,剛剛十八歲,那年第一次到維園。那時對六四算不上有甚麼想法,很浮面,被支聯會那種模式帶得很「感情波動」,甚至「很愛國」。零九年出了陳一諤,是自己對這件事觀感大變的起點。 繼續閱讀 「六四」雜文輯(2008 – 2012):丕變的中國,丕變的香港

不懂你的黑色幽默

今年的六四周年前夕,一位死難者父親軋偉林因不滿中共多年避談六四,害他的孩子死得不明不白,於是特意留書,道明死意,上吊自盡,以死控訴政府。上吊,想必是一種很痛苦的死法,又具有強烈的象徵意義。自縊不是一種乾脆的死法。自縊的人,很難做到令自己的頸椎折斷,了結事情。自縊的人,通常是在難苦的窒息中死去。 繼續閱讀 不懂你的黑色幽默

六四形上學:從梁文道的回應所想到的

「世上如果還有真要活下去的人們,就先該敢說,敢笑,敢哭,敢怒,敢罵,敢打,在這可詛咒的地方擊退了可詛咒的時代!」——魯迅《忽然想到五》

梁文道是一池濁水。投一塊石,擊起來池底的泥花,比他本人更要精彩。為梁文道辯護、擊敵的文藝青年,十有八九,都不願說到文章的段落裡。 繼續閱讀 六四形上學:從梁文道的回應所想到的

論六四巨靈:憐憫這種惡德

香港沉淪到今天這個地步,還不是因為香港人二十多年來唯一想談的政治議題就是六四。他們對家門外的事太過悲天憫人,以致沒有心思留神自己的家園。每到幾年一屆的特首欽點派對,大家問的還是「你對六四事件有甚麼看法?」當那些特首候選人一如大家所料給出官方答案,大家便眾口一辭口誅筆伐。對其大加鞭撻以後,輿論亦隨即作鳥獸散。 繼續閱讀 論六四巨靈:憐憫這種惡德

六四平反了,又如何

(寫於六四,而沒有刊出來。近日動力低迷,現在貼來充充場面)

平反六四這個要求是低微的,低姿態的,它的最低綱領是求當權者肯定當年學生的愛國情懷,對當年掌權者的法律處置之類都是後話。平反六四,喊了二十二年。最糟的不是口號喊了二十二年也沒有回音,而是六四若有一天真的平反,對香港的影響只會是負面的。 繼續閱讀 六四平反了,又如何

空洞的薪火相傳:從「六四」看世代裂隙

對六四事件的觀感是有年齡分野的,不同年齡層對它會有完全不同的態度。普遍來講,到今天仍對六四義憤填鷹的人,乃當時親身經歷了輿論的大氛圍,上街、捐款、移民。二十二年了,每年這些香港人都要講要談要到維園去,還有人自作多情地說六四是屬於香港的。 繼續閱讀 空洞的薪火相傳:從「六四」看世代裂隙

忘掉平反六四才是香港的出路

究竟香港人對民主黨今年又提「要求平反六四」的議案有甚麼感覺?這邊廂是支持政府的所謂政改方案,支持增加功能組別、小圈子特首選舉,那邊廂是義正辭嚴地訓責政府和北京對六四死難者閉而不談。平反六四這個口號叫了那麼多年,本來也是個神主牌,誰人異議,誰人死。但從又要做雞又要貞節牌坊的民主黨口中說出來,也有新意。你終於發現「平反六四」只是一群政客霸著茅坑不拉屎的空洞說詞。 繼續閱讀 忘掉平反六四才是香港的出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