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斯達:民運蛇精男的優雅

snake

最近中國有個叫蛇精男的紅人,臉整容,眼大大,好像妖怪一樣。他上真人騷,言論好像很大膽,在網上也是搔首弄姿,連臉書也翻牆要上,要所有人看見他的高調。他擺明是搏出位,越姣越妖,你們罵,你們轉,你們討論,他就紅了。

我主要不是想講蛇精男。過去的天安門也有一個民運蛇精男王丹。這個因為六四而流亡的中國人,得到台灣收留,同期的同學有從商的,也有信主悔改的,只有王丹還樂於以「六四前學生領袖」的身份,在鏡頭前後擾擾攘攘。 繼續閱讀 盧斯達:民運蛇精男的優雅

【代糖夫人信箱】床都上唔到 就連份糧都冇咗

代糖夫人你好:

上個月識咗個女仔,成日三五日就話咩「今日係我哋x星期紀念日」之後就要我請佢做呢樣果樣。床都上唔到,就連份糧都冇咗。夫人,請問我應該點做好呢?

學人溝女嘅窮撚上 繼續閱讀 【代糖夫人信箱】床都上唔到 就連份糧都冇咗

盧斯達:繼續去支聯會六四晚會,你一定會成為二等公民

1496054_391273757680810_7310137497673936726_o

香港人,你覺得在香港,是大陸人被歧視,還是你被歧視?食環署沒收九十歲阿婆路攤財貨,卻沒見過他們對付過任何一個為非作歹的自由行、水貨賊?大陸流民,香港政府不管;中國新移民,來多少、來甚麼人,香港只能硬食,不能過問;中國新移民在香港有泛民主派、社福界、各式靠消費窮人謀食的NGO組織百般維護,有《明報》、《蘋果日報》的愛國輿論呵護備至、有親共傳媒高舉中港一家人鳴鼓開路。 繼續閱讀 盧斯達:繼續去支聯會六四晚會,你一定會成為二等公民

路上的太監,柴玲、梁文道及其他人

柴玲今年寫了一封公開信給丁子霖[ref]柴玲的长信:致丁子霖母亲的信[/ref],表是懺悔,裡是自我開脫。她說,八九民運的時候,自己不認識上帝,沒有按聖經的話語行事,於是去搞示威遊行,沒有順服上帝認可的「掌權者」,「政府下令不許遊行示威雖然違反憲法, 但並不違反上帝」。如果當時她是個基督徒,她就該遵從政府的命令,勸人不要上街遊行,不要絕食, 不要到廣場聚集。 繼續閱讀 路上的太監,柴玲、梁文道及其他人

天地轉,光陰迫,一萬年太久

天地會致力反清復明,十分偉大,愛國愛民,風雨不改,除非落雨。陳近南最近打算對韋小寶委以重任,先曉以一番大義:

「小寶,你是個聰明人,所以我們就用聰明人的方式說話,外面的人就不行。讀書明事理的人,大多數已經在清廷裡面當官了。所以我們要對抗清廷,就要用一些蠢一點的人。對付那些蠢人,就絕對不可以跟他們說真話,必須要用宗教形式來催眠他們,使他們覺得所做的事都是對的,所以『反清復明』只不過是個口號,跟『阿彌陀佛』其實是一樣的。清朝一直欺壓我們漢人,搶走我們的銀兩跟女人,所以我們要反清!」

香港的支聯會和泛民就是陳近南。年年不變的「平反六四」訴求,認真拆解的話,其實很恐怖。平反的意思是,你們中共那次殺錯了人,定性學生叛亂也是錯的,伸冤吶喊:大人,還草民一個清白——這是平反,與中國人在六四後唯恐被官方認定謀反而出現的「維權抗爭」是一脈相承。承認了皇上的權威,然後請他處事公道一點。這就是維權,這就是平反六四。 繼續閱讀 天地轉,光陰迫,一萬年太久

You had a good time

你已經忘記是在甚麽場合認識A小姐。你們不算深交,只是一個月總會有幾天到港島一個單位交換體液。在黑暗中,有時她的電話會響起來,那一定是A小姐的男友。她會很冷靜的說,她正加班,很累人,回家後再打給他……臨掛線的時候,還給她男友一個隔空的goodbye kiss。這一切,她說得行雲流水,自然無比。

你的妻子也不是問題,因為她一向相信你,不會隨時隨地打電話check你行蹤。 繼續閱讀 You had a good time

盧斯達:支聯會和共產黨是一個硬幣的兩面

_31ga502

三兩年前說支聯會是中共系統的一部份,你們不信。現在徐漢光回去做支聯會常委,好像中共官員被揭瀆職下馬,等風聲過了,官場又是回復舊觀——但這是香港人應得的。

廿四年來,香港人用鈔票和眼淚供奉一尊偶像。外面是民主女神的金縷玉衣,內裡其實是政壇妖孽,躲在「民主中國」的偉大理想之中,日夜接受香火,以致妖力無邊、無恥突破下限。支聯會藏的污納的垢,就是徐漢光這一類人。 繼續閱讀 盧斯達:支聯會和共產黨是一個硬幣的兩面

你懂不懂規矩?

我我已經很久沒坐過地鐵,我每天做的是企地鐵。有位置,我也是不坐的。因為我恐防自己無心一坐,就是對八點鐘方向一個我看不見的老弱婦孺的鐵石心腸;怕被拍下來,在網絡上被批鬥。

除此之外,更惶恐累及同一代人。年輕人沒有坐的道理,因為他們沒有累的資格。坐一下,睡著了,就仆街了,罪名馬上如雪片吹襲。年輕一代,就是不敬老、自私自利、無公民意識……更會被拿作臭蟲論的佐料,用來論證「香港人和某國人也一樣差,沒有資格講人」。

做道德判官從來很過癮,我們不厭其煩要維持的道德標準,已經不是年輕人心裡是否敬老,而是他們是否懂得規矩、自動自覺退位讓老。好像許多基督教團體的基督教最關心的是信徒有沒有婚前敦倫、有沒有打飛機;政黨永遠關心異議者說話是否夠温柔敦厚而多於異議背後的真實問題。

聽說有年前有左翼團體想在支聯會晚會籌款而被禁,雙方差點大打出手。還是那句話,年輕人,懂不懂規矩。認資排輩,是參與遊戲的入場券。老人要坐,少年敢不敢不讓?人言可畏,外人哪有心機跟你慢慢分析誰是誰非,誰人比較累,比較應坐?人們最終是用最表面那一層來作出判決。

rd_or_9d162b1280a2b20f6e1ae93906d59cb2

六親不和,才要講孝慈。社會對年輕一代的預設形象從來就是自我中心、不顧他人,那麽一個坐著的年輕人,就必定是自私自利,而不可能是他太累、他看不見、他睡著了……要搞清楚老人和少年誰人比較累,要知道他們今日做過甚麼、雙方的身體狀態甚至主觀感受。對電腦前只想輕易講一句對錯的萬千網民來說,不可能、也不必要。

分析和思辨,總不及長幼有序、寧屈弟而從兄之類的倫理道德原則方便。既然六四是一個太複雜的問題,就不要想、不要談得太深入,只要喊驚、每年做意義伸延和文藝創作就好。

思考的人,上帝要他死,動手的是求方便、刻意方便的眾人。所以反對支聯會,等同反對悼念六四。老人坐,總比少年坐有道理;支聯會辦了廿四年晚會,總有它的道理。所以它有道理到老奉,要受害者家屬反過來支援它、服從它。一群獅子,總是最老資格的獅王先吃,其他小輩就吃冷飯菜汁。

也許有很多人在月台上等車,但不要以為上到車就神仙。車廂內也是一個戰場。坐與不坐,你懂不懂規矩?
圖片來源

你們在害怕甚麼?

你們在害怕甚麽?當年的熱血青年,今天垂垂老矣;世界變了,你們卻不變。你們以為這是堅持理想主義,但我們早已看穿這不過是冠冕堂皇的尸位素餐。這個地方的前途,你們一害再害,到了今日這個田地,你們都要阻止香港人回到現實、要犧牲下一代的生路,只為了神像和自己的權位。 繼續閱讀 你們在害怕甚麼?

譴責支聯會利用死難者遺屬,拒絕再為政棍抬轎﹗

五月十八號,我先寫了《「平反」是自作多情》,先拆解「平反」一詞的問題。這是比較早的一篇,關於六四的討論又再揚起來了,想不到支聯會更主動提出一個新口號「愛國愛民,香港精神」﹐即引起軒然大波。各方評論人都對此口號不以為然。討論從月中開始醞釀,刀光劍影。支教民(支聯會、教協、民主黨)廿四年來站在道德高地,根本不屑檢討,並將反對意見歸為一個「城邦派」名下,打作敵我矛盾;如蘋果論壇上「自由撰稿人」彭令昭就將我講出「愛國就是愛黨」的現實就是土共同路人。 繼續閱讀 譴責支聯會利用死難者遺屬,拒絕再為政棍抬轎﹗

回歸自利,回歸現實

確保生存和自利,是生物的本能。自利不等於自私。自利是先利己、後利他人;先愛近人,後愛遠人,是有限資源之下必然的現實態度。但是港人的自利本能卻是頹萎不堪,叫人慘不忍睹。港人的切身利益不斷被剝奪,學位、床位、貨資、文化、身份、尊嚴,都在流血,他們是感受得到的,但是他們反抗的本能卻被抑壓,而這種抑壓已經內化,所以他們就算心有不悅、憤怒難當,也不敢訴之於口、然後化為行動。 繼續閱讀 回歸自利,回歸現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