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斯達:知識型極權鷹犬

dis_13732809461[1]
圖片來源:RTHK
我實在的告訴你們,香港面對的侵略,是深入靈魂的。香港藝人不識時務,和中共閱兵極盡諂媚之能事,或者北京神經衰弱、草木皆兵只為一天閱兵,這些都是很低級、很粗糙的暴政。中共在國內的暴政,不用深密,因為普羅中國人像香港那群無腦的藝人一樣,一見到法西斯式的閱兵,就受到震懾,愛國心就像狗乸發情一樣分泌了。

因為膜拜權力是人的天性,從部落時代的巫帥權柄、祖靈圖騰,到法西斯的羅馬束棒,人類天生就難以抗拒集體的、宏大的極權意象。即使中共閱兵只是山寨貨,不及納粹德國《意志的勝利》十分一,但普羅中國人本身就是這個質素,這個閱兵已足夠使其自豪半天。 繼續閱讀 盧斯達:知識型極權鷹犬

盧斯達:無須驚訝黃之鋒一向愛國 更重要的是……

黃之鋒謂搞革命要軍火,竭斯底里要將「革命」與他們手上的神聖雨傘分離;之後他上電視節目《星期五主場》,重申自己是愛國的,否則就不會去六四維園燭光晚會。

這兩番言論,要連著才能看出圖畫。金鐘大台很多口號,例如「勿忘初衷」。講雨傘必定是「運動」,不是「革命」,因為沒有軍火,以及重申自己愛國,都是向若隱若現的當權者交代心跡、表明立場——我們不是要搞革命顛覆政權,只是大伙出來馬路運動一下;我們是愛國的,所以「阿爺——或者說——國家」勿忘我們雙學和泛民主派的「初衷」。我們不是真的要做甚麼﹗ 繼續閱讀 盧斯達:無須驚訝黃之鋒一向愛國 更重要的是……

革命是要軍火的?——黃之鋒 你錯了

香港人對「革命」一詞有心魔。不只是學聯的岑敖暉。聽說黃之鋒也來講這一切不是「革命」。在陶君行的網台節目上,他質問高舉革命旗幟的民眾

「(你們)是否自覺真的在搞革命?你又不是有本錢買軍火, 革命是要軍火的。香港連槍也買不到,搞甚麼武力革命?你又何來金主買軍火? 你沒有一個死的心理準備,就不要說自己在搞革命。」

繼續閱讀 革命是要軍火的?——黃之鋒 你錯了

輕輕一推 殺人於無形

118當晚,行動者謀求升級失敗,金鐘大台醜聞暴露。行動者放棄行動之後。金鐘大會對這班行動者馬上發動全天候海陸空抹黑。

金鐘大會由一班有共同敵人的小圈子操蹤,不知所謂的同仇敵慨,將敵人的幻象投射到行動者身上。金鐘大會,就是老鬼和泛民、大中華和布爾什維克的雜種怪胎,組織外的,自然是鬼﹗當晚有一個叫Jimmy Lam的「公民記者」,寫了很長的帖文,指控行動者未經商議,偷走金鐘佔領區的鐵馬,於是論述就由這個錯誤的事實開展:因為他們未經同意拆金鐘鐵馬,所以早就不是自己人,所以亦不能上台,離開之後都要派人跟蹤﹗ 繼續閱讀 輕輕一推 殺人於無形

讓全世界都看見「民主人士」的低調

香港很多民主派或是大陸的「民主人士」,都是一個樣子,矯情、虛偽、自我陶醉又造作到不得了。王丹流亡到台灣以後,生活應過得不錯,久不久就在facebook自我吹噓,拿些五毛黨來消費,以彰顯自己民主情操高尚;頭腦簡單的網民又真的跟著膜拜這些人。有個人寫信給王丹,謂「王丹左膠,你不配做我的friend」,unfriend要特意告知,當然是可笑。然而,王丹cap圖留下的留言,卻更可笑,他謂「又一封來信,以及我謙遜有禮的回覆」,圖中是那麼一句「謝謝指教」。如果只是一句謝謝指教,身段固然漂亮,但王丹卻在字裡行間毫不遮掩那種自鳴得意,一個會公開自誇謙遜有禮的人,能有多謙遜?這真是笑死人。 繼續閱讀 讓全世界都看見「民主人士」的低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