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斯達:陳健民,你是一個帝國主義說客

maxresdefault-1

如果有人說,民族主義是退步的、惡性的、反動的,那就是這個時代最大的反動宣言。

反動的民主派在香港散播了三十年的民主回歸論,現在則談「公民民族主義」和「開放本土」。這些概念,實際上就是沒有咖啡因的咖啡,沒有蘋果的蘋果批。陳健民這個學棍,在雨傘革命期間洋相盡出,但他沒有放棄。中共加大力度維穩,少不了他的份。

這個人在端傳媒寫了一篇《城邦自治與價值優先》,批判主權國家、反對「愛國」,狂言在全球化的世界,「各地人民已墮入命運共同體」,要做世界公民,要用普世仁愛「中和」國族主義。這些說法,其實句句都是針對香港本土主義而來;聲聲「普世價值」,這全是帝國主義話語。 繼續閱讀 盧斯達:陳健民,你是一個帝國主義說客

盧斯達:無須驚訝黃之鋒一向愛國 更重要的是……

黃之鋒謂搞革命要軍火,竭斯底里要將「革命」與他們手上的神聖雨傘分離;之後他上電視節目《星期五主場》,重申自己是愛國的,否則就不會去六四維園燭光晚會。

這兩番言論,要連著才能看出圖畫。金鐘大台很多口號,例如「勿忘初衷」。講雨傘必定是「運動」,不是「革命」,因為沒有軍火,以及重申自己愛國,都是向若隱若現的當權者交代心跡、表明立場——我們不是要搞革命顛覆政權,只是大伙出來馬路運動一下;我們是愛國的,所以「阿爺——或者說——國家」勿忘我們雙學和泛民主派的「初衷」。我們不是真的要做甚麼﹗ 繼續閱讀 盧斯達:無須驚訝黃之鋒一向愛國 更重要的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