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糖夫人信箱】係老人院門口扑野

代糖夫人,

小妹係第一次寄信俾妳既心煩人。今次好大鑊牙。妳上次叫我有樓先摸胸,我就無再同果個無樓既男仔A君出街同摸胸喇,呢排同左一個有樓既男仔B君出街。新年果晚我地出去飲野啦,情到濃時佢想摸胸,我問:「你有冇樓架!」佢話:「有﹗而且係豪宅黎﹗」但去到樓下,佢一時唔記得帶鎖匙,叫我係老人院門口之前同佢做住先。我果下咪信左佢囉。 繼續閱讀 【代糖夫人信箱】係老人院門口扑野

社運賊和左膠搬「女性身份」出來也救不了叶璐珊

叶璐珊因共青團身份受質疑,正常到不得了;偏世上有些賤骨頭,你反對嗎?他就要支持。香港的社運賊、左翼圈子對叶璐珊的曖昧或緘默,就像他們面對走私賊滿地,文鬥沒有、行動沒有,有人去示威,他們又語焉不詳的反對,說要將矛頭指和體制(如林兆彬),但自己卻幾年下來,除了反對本土論述和行動,甚麼也不做。 繼續閱讀 社運賊和左膠搬「女性身份」出來也救不了叶璐珊

陳景輝 訓醒未?

施政報告不會有太多梁振英的個人意志,中聯辦至少是預覽參知其大綱與細節——甚至整份報告根本出自中聯辦中人之手,都有可能。所以這個報告,必然處處體現大天朝由上而下的政策思維,以及鋪天蓋地的中港融合主旋律。施政報告左手批「香港問題,香港解決」是違憲、右手打擊「學苑」的「民族自決論」,是北京天朝體制向香港主體宣戰,是必然的,要「加大力度」的。 繼續閱讀 陳景輝 訓醒未?

陳璟茵,放過自己,不要再站出來了

不是人們不肯放過陳璟茵,而是她自己和獨媒不肯讓事情close file。他們就像輸光錢的賭仔,希望再來一回就可以翻本。下場當然是輸得更慘。

獨媒死spin爛spin,不是保護陳璟茵,而是要為這種騎劫運動、奪取主體、籌款自奉的社運模式挽回合法性。這種模式行之有效,多年來滋養過很多社運明星,不spin怎麼行? 繼續閱讀 陳璟茵,放過自己,不要再站出來了

不孝子林朗彥,現在我問候你媽媽

立法會醞釀以特權法過問發牌問題,一如所料受阻於功能組別。本市市民同仇敵愾好、同聲一哭好,怎也不會好似學民思潮的林朗彥一樣撲出來事後孔明兼夾韃伐受害者。林朗彥昨晚在網上說職工會排斥「民間團體」,「限制運動成長」。職工會徹退帶來的是「階段性失敗」,當然不忘自吹自擂反國教的時候學民思潮爭取了一個「階段性成功」,更指控職工會伙結「右膠」,將左膠掃地出門。如今失敗,都是職工會自找的云云。(言論全文見圖) 繼續閱讀 不孝子林朗彥,現在我問候你媽媽

誤信林輝,無傷大雅;鬧人投共,其實唔難

鬧人投共,其實唔難

今時今日,鬧人投共,其實唔難。九七以來,大量地下黨員滲透香港各界,共產黨員就像Seven Eleven一樣,總有一個在你附近。黨員的影子大張,無所不在,因此社運中人也精神緊張,惶惶不可終日,這個圈子自然亦充滿來路不明的政治耳語:哪個投了共?哪個收了錢?誰是中共的臥底?諸如此類。

被政治耳語包圍的人,少一分清醒的心,就如墮入迷霧,覺得十面埋伏,誰人都信不過,像思覺失調,時時以為自己被人迫害。 繼續閱讀 誤信林輝,無傷大雅;鬧人投共,其實唔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