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轉載】盧斯達:那天,我太爺在港島沒有介入一場種族仇恨

japan

我不是Nobody,但無論你對我有什麼印象,這個經歷是真實地發生在我太爺身上。七十幾年前,我太爺說他在香港島某街的小販擋前差點介入了一場種族仇恨。

當年係一九四一年,日軍佔據香港無耐。雖然都聽講日本仔殺左好多人,但唔少有錢佬都話係都市傳說。我太爺當時無咩錢,手停口停,都要繼續開擋,佢果時就賣粥既,隔離果個阿姐就賣墨魚丸同埋芝心丸米粉。一日,我太爺聽到有人大叫:「你仲夠膽嚟呀?仆街!」我太爺一睇,原來係墨魚丸阿姐個細佬,原來有班日本仔要黎徵召女人入皇軍軍營,阿姐雖然五十開頭魯芬咁樣,但都俾個日本仔一指話佢都要去,佢細佬三十零歲,血氣方剛,指住個日本仔黎鬧。「講緊你啊,日本仔!」

「くそったれ!死にやがれ!」個日本仔屌返轉頭,隻手已經放左係把配刀上面。我太爺班小販全部唔敢出聲。 繼續閱讀 【非轉載】盧斯達:那天,我太爺在港島沒有介入一場種族仇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