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斯達:想像中的悲壯

5517922985_f371f0f32a_b

因為《羅生門》,香港人好像都變得好深情。聽講還有人聽到一腔淚流。為甚麼?他們說,新歌破壞了十年前那個深情的故事。這十年來,不知多少痴男怨女在K房唱過這歌,你最近還好嗎。

愛一個人十年,得不到而又不忘記,是不現實的,誇張了的戲劇化。好像武俠小說,十幾廿年為了報一個仇,苦練絕世武功云云。事實上愛一個人和恨一個人,都不可能那麼長久。香港人聽著這歌,用一貫的驗屍官態度檢閱歌詞,甚至二次創作一個一個愛情故事出來,這不是很變態嗎?彷彿每一個人都有這麼長情和瘋魔。 繼續閱讀 盧斯達:想像中的悲壯

盧斯達:Shine,及那個比較decent的年代

20060220163127362

Shine出道的時候,我記得我是小六。《祖與占》流行的時候,我讀一間基督教小學,畢業那一年要去烏溪沙宿營,當中有一個時間,老師逐個叫你出去,叫你「決志」信志;跟老師單對單,加上對方很虔誠的銷售技巧,你大多都會糊糊塗塗就成了信了主,但畢業之後當然很快就會忘記。

之後Shine有很多好歌,但星途多舛——據說是唱片公司高層要捧Cookies,所以資源調動,Shine就被踢到台灣去「發展」。娛樂圈中的發展,有時不是發展,後來Shine不唱歌了,偶爾會看見他們在走下坡的香港電影裡擔演不少不重不輕的角色。 繼續閱讀 盧斯達:Shine,及那個比較decent的年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