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斯達:極左

Hong Kong Mid-May Riots

民主黨高層又得到中共寵召,見面論政。對一班看似終日自視臣民,等待君主不再「偏聽」、浪子回頭的仕途主義者來說,真是喜上眉梢的事,看劉慧卿的樣子語言,就好像妃子得到皇帝寵幸之後不勝自喜的模樣。她在見面後說:「有跡象中央對民主派態度有變。」

民主黨高層事後對事件的解釋,屬事後解釋,解不了的釋,是全港市民被蒙在鼓裡。雖然,我個人對民主黨沒有幻想,但也可以談談一些基本是非。劉慧卿以及該黨羅健熙不約而同的說,要見中共,是為了向「中央」表達港人的憤怒。羅健熙事後在Facebook說:「大陸政府的鬥爭思維一直延伸到梁振英政府,不停以寧左勿右、極左的思維處理事務,這樣對香港進行管治死路一條。」從民主黨的言行,中共好像只是一個一時被奸臣蒙騙的皇帝,只要不再「偏聽」就好,「政策」就會好。錯的是「政策」,是奸臣,它本身好像是沒問題的模樣。 繼續閱讀 盧斯達:極左

盧斯達:為甚麼會有《端》——換血新時代

11875078_591690190969930_8446375792287130307_o
圖:蕭雲

墳場新聞青永屍寫了一篇關於端傳媒背景的文章,說到《端傳媒》的編輯委員會有《南方都市報》的人;在中國招聘網絡工程師,於廣州有全資子公司,地址是廣州市天河區元崗路310號智匯創意園。這篇「偵查報道」,據說引來一個有替《端》寫稿的人留言,叫青永屍投胎之後再學人寫深度報道云云。然後這些有憑有據的資料,在一些維護《端》來說,只用一句「捕風捉影」就帶過去了。

《端傳媒》經常擺出一個「專業報道」、極有「新聞深度」的模樣,好像是中港台三地新聞質素淪陷,所以它出山來打救世人的模樣。這是從一開始就跟網絡的特性宣戰。這是一種「專業霸權」的姿態,散發出一種「定義新聞」的權力。他好像在說,你們其他網媒和網民只是blogger,未有到達correspondent的境界。甚麼是新聞?甚麼是深度?由中國人話俾你香港人知。像中共的「國民教育」一樣,是一種對香港人的再教育。 繼續閱讀 盧斯達:為甚麼會有《端》——換血新時代

盧斯達:泛民學者的美國式膚淺(世界邊陲的思考)

x

認識周保松、左膠(重申:周保松不是左膠,是另一種)、「和理非」的根源,對香港很重要,因為這種「追求民主」、用「對話」、「理性」所包裝的反動意識形態,實乃普世之毒,像毒霧一樣籠罩著香港,使任何改變不能發生,星星之火種不能降臨於香港,以至任何世界的邊陲角落。

所謂世界邊陲,是廣義的被英美世界所剝削和影響,求出無期,又不知道自己在無間地獄的地方。而毒霧的根源,其實不難找到,只要認識一點世界史就好。 繼續閱讀 盧斯達:泛民學者的美國式膚淺(世界邊陲的思考)

盧斯達:誰說大中華沒有市場?

chin

人人講本土,事實上是一個量化寬鬆出來的假像。《蘋果》《明報》以及文匯大公三天兩日就講到好大,好像本土派真的人山人海,準備起義的模樣。有人老來轉醒,辭官歸故里,走入本土,活在真實中,但這世上沒那麼多李怡,大中華就是市場,就像海市蜃樓,太美麗,漏夜趕科場的人還是一個接一個。

年少的也有愛國的,學聯和學民思潮沒有一個不愛國,縱然這不是想清楚的愛國。至於在傳媒這方面,最近多了一個「端傳媒」下海,行文用語是《主場新聞》加《陽光時務》再加一點點《明報》,開宗名義是大中華市場,兩岸四地都要食,所謂「面向全球華人」。 繼續閱讀 盧斯達:誰說大中華沒有市場?

盧斯達:陳健民,你是一個帝國主義說客

maxresdefault-1

如果有人說,民族主義是退步的、惡性的、反動的,那就是這個時代最大的反動宣言。

反動的民主派在香港散播了三十年的民主回歸論,現在則談「公民民族主義」和「開放本土」。這些概念,實際上就是沒有咖啡因的咖啡,沒有蘋果的蘋果批。陳健民這個學棍,在雨傘革命期間洋相盡出,但他沒有放棄。中共加大力度維穩,少不了他的份。

這個人在端傳媒寫了一篇《城邦自治與價值優先》,批判主權國家、反對「愛國」,狂言在全球化的世界,「各地人民已墮入命運共同體」,要做世界公民,要用普世仁愛「中和」國族主義。這些說法,其實句句都是針對香港本土主義而來;聲聲「普世價值」,這全是帝國主義話語。 繼續閱讀 盧斯達:陳健民,你是一個帝國主義說客

盧斯達:對沖式良心的「換位思考」

lammm
圖片來源

「網民」雄辯滔滔,區家麟嬸嬸又出來做輿論和事佬,文字和思辯卻照舊是軟皮蛇,一樣的搔不著癢處。區家麟說,批判思考太多,就沒有同理心。這句話,是站在主流傳媒的話語權之上說的。因為區家麟是香港電台的主持,供稿給正能量的《晴報》、財經知識份子報《信報》等等;所謂批判思考過度之說,暗批凡是網民,必過猶不及,為主流傳媒平衡極端輿論的正面位置,戴了正名的皇冠;就差在沒有像老泛民一樣,辯說全盤破產的民主回歸派,也是社會上一股「重要的道德力量」。 繼續閱讀 盧斯達:對沖式良心的「換位思考」

盧斯達:民陣的失敗 寫在當年孔令瑜的臉上

hung

二O一五年的七一遊行,與各方預料一樣,人數少、聲勢弱,在維園裡等的,大概就是那幾千一萬。民陣在二月一號也舉辦遲來的元旦遊行,當時預料有五萬,但結果是幾千。二一的基本盤,就是七一今日的基本盤。民陣的遊行時代,從零三年到一五年,無聲落幕。零四年的時候,民陣的核心人物孔令瑜被《時代周刊》選為四十歲以下的英雄人物之一。就算不比黃之鋒獨作「時代封面」,也是莫大的光輝。民陣的話語權,大概也因為白人的加持而鶴立雞群。 繼續閱讀 盧斯達:民陣的失敗 寫在當年孔令瑜的臉上

盧斯達:好人橫行的衰世——從何秀蘭要求點人數說起

10801708_1650306125185862_7257136828397294375_n

土共離場,政改流產。然而何秀蘭作為泛民一員,竟然在最後關頭要求點人數。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呢?政改流產的戰略目標近在眼前,他們要走,雖然不知道背後盤算甚麼,但當然都是由得他們走,否決政改才是正經事。點人數的意思,就是要等土共議員回來坐定,等埋發叔之後再表決? 繼續閱讀 盧斯達:好人橫行的衰世——從何秀蘭要求點人數說起

盧斯達:致這世上所有虛偽的朋友

SDIM00481

《立場新聞》登了一篇署名「多多」的評論,他/她批評謝曬皮在六月四日的一個帖文,這個帖文是鬧李卓人和蔡耀昌出賣香港人,所以不會再去維園晚會的。立場這篇文,語言乏味、觀點平庸,然而只要語氣溫和、站在「本土派」的對面,都會有「公民社會」的熱捧。 繼續閱讀 盧斯達:致這世上所有虛偽的朋友

盧斯達:請區家麟好好放低小家嫂的道德勸說

xc

我在說的是這篇文

區家麟先生,作為一個在主流傳媒有報紙、有電台位置的公共意見領袖,希望你愛惜羽毛,不要將一件公共事件的焦點錯置,變相維穩。雖然我不知道你在主流傳媒有相當位置,是因為夠敢言,還是夠維穩。肥仔人蛇偷渡,獲根正苗紅的陳婉嫻支援,教育局、地區學校在一日之內閃雷幫忙,不合情、不合理,更不合法,市民去示威表達意見,在區家麟口中竟然成了「極右本土派」。 繼續閱讀 盧斯達:請區家麟好好放低小家嫂的道德勸說

盧斯達:劉進圖及馬嶽及處刑的看客

x

究竟泛民主派存在對香港是好是壞呢?「佔中」商討時,泛民主派特別是學者均極力支持,後來佔中變成多區佔領,一些開明學者就誠惶誠恐的發聲明,說現在的民眾運動不是對抗共產黨云云。然後近日我看到劉進圖和馬嶽的文章,我看到一種空洞的和解主義和痛心疾首,而這種文路和政治進路,又是這城自視為公民社會的人群中間相當流行的。

劉進圖的《為這城求平安吧》,其實捉到民情:一般政治關注者(其實不只年輕人)視「否決政改」為萬般無能下的唯一反抗。然而他又得出了一個很奇怪的結論:一旦政改方案被否決,中共治港陣營裡的鷹派就會奪權,在各政府高位和機構換上紅色背景代言人,「港人治港就會徹底變質」。我想,難道現在港人治港就不變質嗎?難道現在整個特區政府,又不是一班紅色背景代言人嗎? 繼續閱讀 盧斯達:劉進圖及馬嶽及處刑的看客

盧斯達:建設民主中國——香港有史以來最大的政治詐騙

1430126274473

建設民主中國,是一班政治買辦和曲學阿世之徒講了廿六年的謊言。

他們說,中國沒民主,香港也沒民主。

這句話就已經有幾個問題。第一,中國民主化,不代表香港就有民主。大英帝國以不流血的光榮革命完成君主立憲,是老牌的民主國家,然而她也是有史以來最大的殖民帝國,受其專制統治之地,橫跨歐亞,貫穿南北半球。 繼續閱讀 盧斯達:建設民主中國——香港有史以來最大的政治詐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