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斯達:黃毓民是真的可恨

ggg

泛民主派有人有錢有明星,真.本土公民社會借著梁天琦表態反撲,泛民主派顯得萬二分氣急敗壞。某政治八卦網媒刊文,問「勇武是否可以當飯食」,說「勇武也要論述」,真是可笑。只有腦袋僵化、無法進入新形勢的人,才會將「勇武」當成一個政黨去拆解;只有夕陽世代,等收山的一輩,才會理所當然認為勇武就是盲動,動武就沒有論述。
繼續閱讀 盧斯達:黃毓民是真的可恨

盧斯達:台灣人,不像香港人,你值得擁有民主

12549043_539936109509721_3700375700063884045_n

台灣大選,台灣得到了一位民進黨的女總統(加一隻花貓) ,也得到一位史無前例的重金屬立委林昶佐。中華民國立法院,也是民進黨加上其他新興勢力,國民黨失落了大多數位置。兩院換日,是真正變天。 繼續閱讀 盧斯達:台灣人,不像香港人,你值得擁有民主

盧斯達:中國殖民主派去台灣支持甚麼?

shit

台灣每次選舉,很多香港人也去「觀選」。大部份人都有資格,但有些人沒資格,例如社民連的黃浩銘、陶君行、中大的周保松之類去觀選,前者高呼「台灣勝利了」,令人失笑,充滿黑色幽默。台灣今日享受的民主,是無數台人前仆後繼抗爭、被囚禁、死亡所換來的成果。黃浩銘要是身處那個大時代,就是一馬當先擋在台人面前,高呼「台灣人唔係咁諗」,便撲滅了蓄勢待發的抗爭。 繼續閱讀 盧斯達:中國殖民主派去台灣支持甚麼?

盧斯達:香港居民失蹤 支聯會不識大體

IMG_0393_opt_1024

支聯會在香港的禍害,在太平時候見不到,兵荒馬亂的時候就知味道。銅鑼灣書局五人失蹤事件,支聯會竟然率先開記招要求誰誰誰交代。如果是中國維權人士不准入境香港,或在香港受到威脅,支聯會出來是正常的。然而銅鑼灣書局失蹤的,是香港居民啊﹗

綁架是人權問題,越境則是主權問題。支聯會長期以民主普世價值,將香港與中國視為一個民族和國體;支聯會介入事件,令事件由主權問題,變成一個國家之內的人權問題。好像只要程序清楚,人回來了,權利維護了,事情就會平息。 繼續閱讀 盧斯達:香港居民失蹤 支聯會不識大體

盧斯達:多謝愛國民主派

20130207022349951

香港安全嗎?不安全。為甚麼不安全?因為現在香港孤立無援,成了一個關門打狗的勢。是誰令香港和中國的關係變成關門打狗?多謝「民主回歸」,多謝當時一片「反殖」熱情的大學生,多謝大造輿論的「民主回歸派」,多謝多年來一直散播「中國有得傾」的政客。 繼續閱讀 盧斯達:多謝愛國民主派

盧斯達:投泛民

區議會,怎樣投?我和很多香港人一樣,已經厭倦四年一度的偽選舉。

並不是說香港選舉有大規模賄選,香港的選舉在程序上問題不大,所謂賂選是結構性的賄選。大家都知道選舉是金錢遊戲,境外的中國共產黨用巨量資本輸送血液,用大量人力物力深入社區,代理人取得勝果,是政權和金權嚴密交織之下的必然結果。

PAN

繼續閱讀 盧斯達:投泛民

盧斯達:「苦難神學」成為香港的抗爭倫理

販賣香港情懷的住好啲老闆,原來加入了「團結香港基金會」。這位老闆說,自己在金鐘佔領區見到避孕套,大感嘩然,於是又煞有介事的做了一件Tee。類似的「避孕套恐慌」一直都有;《東方日報》也報道過旺角佔領區有避孕套。很多人開始說,旺角污煙瘴氣,越來越亂。

如果說,避孕套不能出現在政治抗爭現場,那大眾其實是預設了抗爭現場不能做愛——抗爭現場必須禁慾,必須受苦。 繼續閱讀 盧斯達:「苦難神學」成為香港的抗爭倫理

盧斯達:中帝國主義在非洲與行山之謎

以下部份內容乃與文友閒聊所得。

美國在二戰前後向亞洲擴張,中情局左右東南亞、朝鮮、越南等地的政局,但撞板也不少。美國和聯合國想重建赤柬肆虐之後的柬埔寨,想送上一件名為「民主」的禮物,但結果卻是賠了夫人又折兵,波布在叢林過著皇帝生活、赤柬高層善終、獨裁者洪森繼續掌權。 繼續閱讀 盧斯達:中帝國主義在非洲與行山之謎

盧斯達:知識型極權鷹犬

dis_13732809461[1]
圖片來源:RTHK
我實在的告訴你們,香港面對的侵略,是深入靈魂的。香港藝人不識時務,和中共閱兵極盡諂媚之能事,或者北京神經衰弱、草木皆兵只為一天閱兵,這些都是很低級、很粗糙的暴政。中共在國內的暴政,不用深密,因為普羅中國人像香港那群無腦的藝人一樣,一見到法西斯式的閱兵,就受到震懾,愛國心就像狗乸發情一樣分泌了。

因為膜拜權力是人的天性,從部落時代的巫帥權柄、祖靈圖騰,到法西斯的羅馬束棒,人類天生就難以抗拒集體的、宏大的極權意象。即使中共閱兵只是山寨貨,不及納粹德國《意志的勝利》十分一,但普羅中國人本身就是這個質素,這個閱兵已足夠使其自豪半天。 繼續閱讀 盧斯達:知識型極權鷹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