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斯達:極左

Hong Kong Mid-May Riots

民主黨高層又得到中共寵召,見面論政。對一班看似終日自視臣民,等待君主不再「偏聽」、浪子回頭的仕途主義者來說,真是喜上眉梢的事,看劉慧卿的樣子語言,就好像妃子得到皇帝寵幸之後不勝自喜的模樣。她在見面後說:「有跡象中央對民主派態度有變。」

民主黨高層事後對事件的解釋,屬事後解釋,解不了的釋,是全港市民被蒙在鼓裡。雖然,我個人對民主黨沒有幻想,但也可以談談一些基本是非。劉慧卿以及該黨羅健熙不約而同的說,要見中共,是為了向「中央」表達港人的憤怒。羅健熙事後在Facebook說:「大陸政府的鬥爭思維一直延伸到梁振英政府,不停以寧左勿右、極左的思維處理事務,這樣對香港進行管治死路一條。」從民主黨的言行,中共好像只是一個一時被奸臣蒙騙的皇帝,只要不再「偏聽」就好,「政策」就會好。錯的是「政策」,是奸臣,它本身好像是沒問題的模樣。 繼續閱讀 盧斯達:極左

美國一檯戲——金鐘泛民雙學.六四王丹散水

過氣六四領袖王丹叫學生俾啲掌聲自己,要做好準備接受失敗;泛民搞公投,旨在對政府說,我現在有幾多幾多群眾,跟我deal——從六四餘孽到寄生在香港的中國民主派,是同一個舞台的演員。 繼續閱讀 美國一檯戲——金鐘泛民雙學.六四王丹散水

兩個問題:無中生有騎劫術、警員自殺可能如何影響佔領運動?

兩個問題,長話短說。第一個問題:運動是全民運動,完全脫離「和平佔中」的想像。「和平佔中」和佔中三恥一開始是怎樣打算?就是大家排排坐、手牽手,等警察拉人,然後一條龍形式被捕上庭,馬上成為民主英雄。他們沒想過事情會變成如此,三個主要佔領地,而且還有繼續增加的趨勢。 繼續閱讀 兩個問題:無中生有騎劫術、警員自殺可能如何影響佔領運動?

漏氣「佔中」,只是買辦自抬身價的踏腳石

所謂佔中,訴諸公民不服從,施壓力於北京,本來是一個大眾運動。戴耀庭文章一篇,不是成勢的關鍵,一切是由於《明報》和《蘋果日報》的落力吹捧,才有政界新舊電池紛紛口頭加入。佔中從平民核彈變成口水多過茶的學生論壇或者佈道會,是必然的。兩報出力吹棒,是為了在這個話題上先摸一手,一方面是以佔中統攝政改議題,將之變成中共的對口機構。不用公投,甚麼都不做,某些老闆和政棍就突然代表廣大香港民眾,各式中共中間人又要跟同一班政壇買辦檯底交易。 繼續閱讀 漏氣「佔中」,只是買辦自抬身價的踏腳石

告左賊:要做雞就不要想拿貞節牌坊

左賊廿一在集會現場盜用香港電視logo籌款自奉,被現場挑通眼眉的市民識破。東窗事發,有關方面就推說是「幫大會籌款」、會將錢捐去慈善機構云云。當日在台上騎劫運動、亂推「商討」,以至人潮潰散的區諾軒和陳璟茵,成為過街老鼠。區諾軒現在又重提舊事,寫了篇《為電視發牌風波出力,義無反顧,無怨無悔- 譴責鄭松泰先生的失實文章,還本人清白》[ref]為電視發牌風波出力,義無反顧,無怨無悔 - 譴責鄭松泰先生的失實文章,還本人清白 | 輔仁網[/ref],想為自己翻案,但是交出的卻是一篇鬼屁不通的東西。 繼續閱讀 告左賊:要做雞就不要想拿貞節牌坊

賣港泛民,香港這池血泊預了你們

「城邦學社」透過網絡集資,在多份報章刊登廣告,就新移民需留港七年的規定違憲一事提出兩個解決辦法:修憲,或者行政措施,以確保申請人來港後能自力更新,確保香港人不會淪為必須資助新移民團聚資金的自動提款機。廣告直指梁振英,要求他交代如何善後。

然而梁在施政報告對此毫無著墨,民主黨及工黨卻搶先聯署一份《立場書》,立場像焊實了的鐵一般支持判決,並且對修憲補救之論充耳不聞,然後亂拋家庭團聚是國際人權之類片面之論,完全不考慮香港本身的承受能力、人口自主權利以及「稅制正義」:當新移民的愛情或者生兒育女要香港社會資助,這就不是他們的個人問題,而是牽涉財用以及政府意志的運用是否合乎多數人的福祉。 繼續閱讀 賣港泛民,香港這池血泊預了你們

以佔中守護民主黨

民主黨早前揭露政改底牌,謂其接受提名委員會永久存在;只須微調之,就已達「變天」局面(何俊仁語)。民主黨的底牌揭露,明明是絕頂大事,預示終幕來臨。主流傳媒卻對之作冷處理;另一方面卻用顯微鏡去聚焦一些無關痛癢的邊場衝突。所謂邊場衝突,就是佔中「話題」、「幫港出聲」之類荒腔走板的爛戲碼。

這種做法在議題上是「以佔中代替政改」。明明佔中是政改裡面的事件,但主流傳媒所呈現的視野,卻是佔中大於政改。佔中話題彷彿比政改的實在得失更為重要。否則我們無法解釋,為甚麼一個未成形的政治行動概念、一個無具體細節的佔中行動,還有恥笑一些像周融這樣的跳樑小丑,會比起議席足以影響大局的民主黨亮出投共底牌(並且肯定會妥協賣港)更為重要。 繼續閱讀 以佔中守護民主黨

民主黨的底牌

信報:3年前兩度進入中聯辦與官員就政改談判的民主黨時任主席何俊仁【圖】,踏在新一輪政改路上,搶先向中央提出2017年普選行政長官的「底線」:微調上兩屆選舉委員會的提名方式,把門檻降低至十分一提名,讓泛民入閘促成競爭。他認為,政改方案若沒有公民提名不致要拉倒談判,反建議「公民間接提名」補足。

自揭政改底線 可公民間接提名何俊仁:微調現制保泛民入閘

民主黨這次一定會出賣香港,接受那個狗屎垃圾的提名委員會,很多人早就有心理準備了。還記得2012年的立法會選舉,無論是大眾輿論或是政團都有攻擊民主黨2010年的賣港行為,就被民主黨的外圍社運菁英打手及各方盲毛批評為「收了錢」、「分裂泛民」、「破壞團結」。 繼續閱讀 民主黨的底牌

想想自己的份量

商人蔡東豪先生今日在爽報有短文一篇(「香港普選權要等到何年何月?」)力撐民主黨和劉慧卿,進路卻是很「接地氣」。他說在七一遊行上看見有年輕人對民主黨喊反對口號,「心裡不舒服」;又說民主黨是同路人,問為甚麼要排擠同路人呢?

蔡文「接地氣」的地方就在這裡:他去評論民主黨被罵是否有道理,是看那些字眼是否太激、是否刺耳,而非民主黨實際的政治得失;土共陣營化解政敵的攻擊時,也是用這種偽中產最愛的泛道德世界觀:在「高貴」的立法會裡,怎可以大聲鬧人、擲香蕉或者掃場?如此粗魯,成何體統?在蔡先生眼中,「一少部分不明真相」的年輕人在七一遊行鬧人,也是一種成何體統。七一遊行的主體是人民還是政黨,都說清楚了。 繼續閱讀 想想自己的份量

孽障尋源:中國民族主義在香港

主權移交十五年多,中共多次違反基本法協定、阻撓香港實施普選;又多次侵害港人集會示威權利,以政法手段檢控異見者,以刑獄威嚇港人;在朝種票扶植傀儡,在野以自由行、普教中、東北新發展等中港融合手段,企圖消化香港,剝奪港人生存及文化空間。種種劣行,已可視為單方面撕毀《中英聯合聲明》,香港亦無須再效忠於中共。 繼續閱讀 孽障尋源:中國民族主義在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