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斯達:早夭的強者

3209774163_c43e6a1c69_b
圖:ajari

弱者人多勢眾,強者孤家寡人。弱者圍爐取暖,但最終他們存活下來,而不屑圍爐,下場是凍死,不存子嗣。強者反活不下來,因為他們容易絕望、瘋狂而自毀。

納粹德國吞併奧地利、捷克、斯洛伐克,歐洲縱容她,因為歐洲不想打仗。如果戰爭沒有擴大,也許第三帝國就會拿著這些勝果離場,但希特拉就是要繼續賭下去;日本吞了硫球、台灣、東北三省,若果軍隊不失控,文官壓得住場,今天日本還是一個帝國,但她就是要繼續打,打東南亞,打英國、打美國。 繼續閱讀 盧斯達:早夭的強者

盧斯達:愛護動物的道德史

津巴布韋的獅子Cecil被一個美國牙醫殺死,據說美國人也很憤怒,好多人圍堵他的牙醫診所。

美國人喜歡槍,也喜歡打獵,我想這也是民族性。希望這不會惹來本質主義、國族定型stereotype的指控。美國的打獵和槍械傳統,《南方公園》也有一集講過。有一次,主角之一Stan的一個叔叔帶他們去打獵,而Stan因為憐憫一隻鹿,而不忍扣動板機,於是Stan的朋友Cartman恥笑他:「如果你甚麼都不敢射,你可以返去胡士托(Woodstock)。」這已經寫出了左與右的對立。Cartman是劇中的大右派,經常cosplay希特拉,識得講德文,而且討厭嬉皮士,不論是John Lennon或者胡士托。人擁有世界,或者是世界一員,這也是一個左與右的分歧。

south-park-s01e03c02-its-coming-right-for-us-16x9 繼續閱讀 盧斯達:愛護動物的道德史

盧斯達:以小河清歌 對抗大江大海

14984675353_ce4e17543c_k
(圖片來源:Luis Roca

正如你所知,我是讀歷史系出身的。一年級的時候,其中一課堂給我一組人的問題是:「歷史和歷史學有甚麼分別?」這看似很簡單,但原來是很難。回去想來想去,都不知道當中分別。當時的講師最後這樣解答:「歷史是歷史,歷史學是圍繞歷史的研究和詮釋。」

現在台灣學生反對國民黨政府「微調」的歷史課程。在歷史理論的角度來說,他們拒絕的不是歷史,而是國民黨的歷史學。國民黨看五十年是「日據」,是中國的土地被侵佔;本土的台灣人看那五十年,是繼荷蘭人、「國姓爺」、清國人之後的又一次異族統治,所以便從「日治」之說。這是一個歷史學的分歧。 繼續閱讀 盧斯達:以小河清歌 對抗大江大海

他總是在微笑

圖片來源

我發覺港英時代的政務官菁英,都是一個氣質的。許仕仁、曾蔭權、曾俊華之類。曾蔭權也被揭發很刻薄、很縮骨、貪小便宜,即將離任的時候被報紙大肆批評為貪曾,梁振英上台初期,仍不斷鞭屍;曾蔭權的心胸狹窄,溢於言表,在議會上議員多鬧幾句,他就爆粗:我唔會同你「狗噏辯論」。 繼續閱讀 他總是在微笑

「香港與大陸唇亡齒寒」:一句不學無術的政治口號

看見一個混跡《明報》的作者如此談六四:「不管你喜不喜歡,香港與大陸唇亡齒寒,才是政治現實。」不談內容,語氣好像那些老人家:「不管你喜不喜歡,你都是一個黃皮膚黑眼睛的中國人。」我覺得很有趣,年紀輕輕就好像司徒華那一輩人如此思考,真的很不幸。我會認為香港與中國「關係密切」,但說是「唇亡齒寒」,則是含混之辭。 繼續閱讀 「香港與大陸唇亡齒寒」:一句不學無術的政治口號

天朝與逆子

中國在南海造次,觸發越南排華,是國仇家恨,又是新仇舊恨。越南人驍勇,上一次和中國打陸仗,是1979年,越南引中共孤軍深入,然後關門打狗。中共軍隊慌忙逃出越南,一路上死傷無數。

中共出兵之前,鄧小平訪美,在會議上談到越南:「小朋友不聽話,該打屁股了。」在中國眼中,越南是「自古以來」的藩屬,不聽話就要教訓。49年之後的中國,山河變色,不變的是天朝主義。這場所謂「懲越戰爭」,慘敗收場。如此柒事,中共官方也很少再提。 繼續閱讀 天朝與逆子

佛祖很奸狡,老是常出現

《西遊記》其實是個悲哀得叫人不忍卒睹的中國式悲劇。希臘的悲劇英雄,雖然受盡折磨、痛苦萬分,卻屹立人間神界,與命運作永恆抗爭。西西佛斯、伊底帕斯,都是典型的悲劇英雄。他們求生不可、求死不能,天上天下的苦難彷彿都由他們承受。這些神話故事的主角,一定不會有好收場,總得在一聲永無出路的詠嘆調中轟然終結。然悲劇英雄的冷峻與不屈,令人握腕感嘆,震懾凡心,因而洗滌人心,象徵人類最不凡的精神追求,得以流芳百世。 繼續閱讀 佛祖很奸狡,老是常出現

Déjà vu.華夷詭辨.特定秘密保護法案

歷史讀多了,好像就有Déjà vu:有些事情看來是似曾相識,昨日的悲劇,明日總要重演。日本執政自民黨12月6號強行通過《特定秘密保護法案》,所謂特定秘密,就是防衛、外交、反間諜和反恐四個領域不可告人的秘密,還老實的包含自衛隊的武器、彈藥、飛機等資料。根據法案,「泄密者」會被重判最高十年有期徒刑。[ref]日本執政黨強行表決通過保密法案 – Yahoo 新聞香港[/ref]

在野黨和民間也有反對,但議會大多數由執政聯盟控制,議案是霸王硬上弓。「對岸」不斷擴軍,日本卻受制於「和平憲法」,不能應對。現在他不是要打破和平憲法,日本的還是叫自衛隊。但是自衛隊有多少飛機大炮士兵,和美國有甚麼協防佈置,最近有甚麼動作,一旦被列為機密,就不存在,就不算是違規。 繼續閱讀 Déjà vu.華夷詭辨.特定秘密保護法案

誰是XX人?

頭腦混亂的左翼青年愛問香港人:「誰是香港人?」資深愛國中年吳志森也來問:「誰是台灣人?」這是很低B的思考迴路。正如我們不會問吳志森:「誰是吳志森?」一樣。去詰問一些不證自明的東西,不是極端愚蠢,就是居心叵測。說到今日,還是用「同文同種」的眼界去看身份認同,十分落後。講「血緣論」,「台灣人」的身份便是虛妄,人人骨子裡都是「中國人」。這是兩岸「統派」及共產黨站穩了的統一口徑。 繼續閱讀 誰是XX人?

麥浚龍《殭屍》:既是殭屍,又非殭屍;既是致敬,亦非致敬

麥浚龍的《殭屍》,非常好看。網羅一眾老戲骨,將陳年東方殭屍題材一併活化,卻又不是單純的古董循環再用,而是將香港製造的殭屍接引東洋西洋的異域文化。既是殭屍,又非殭屍;既是致敬,亦非致敬。 繼續閱讀 麥浚龍《殭屍》:既是殭屍,又非殭屍;既是致敬,亦非致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