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斯達:嘗回書沈旭暉

quttt

旺角發生騷亂,國際關係學者沈旭暉得評論一篇,一貫引經據典、出入中西,好像某一段時期的梁文道那麼知性。沈博士說提到的芬蘭、捷克,不墮極端反蘇和極端親蘇,最終光復。仍然是溫和路線必須,任何激進路線,都能令大廈傾毀。溫和路線固然不行,但不代表激進路線可行……沈博士評論的主旨,是他對香港如何生存的論斷:香港不再遊走灰色地帶的,一朝明刀明槍,香港就會在大國的博奕之中壓碎。沈博最後說,在全球化年代,我們離開香港還是大有天地。 繼續閱讀 盧斯達:嘗回書沈旭暉

盧斯達:小農何所指,及過氣的文痞

siunon

梁文道早已經是中國的人,但要做妓女,又要拿貞節牌坊,永遠戴著一條「文化人」的貞操帶。不知是否交心不夠,梁文道平日寫了N篇鞭韃「本土派」的文章,但又不見迴響,便將目標轉移到昔日有過恩怨的陶傑。梁文道批評陶傑的小農文化論、小農DNA論,是本質主義,是種族主義;又跟陳雲鞭韃四九年以後的新中國人普遍虎狼成性、道德淪喪,是一樣的以偏概全(雖然他沒用這個字)。而「本土派」就是用這種僵化的想像作情緒動員,發動一連串沒有「對準政權/策」的政治運動。

梁文道的東西,用來騙騙中二病未好的文青還是可以的,實際上已經見底,這次他試圖串連陶傑、陳雲、本土派,指控他們會用納粹式最終解決方案處理敵人,這種文革腔的指控,一股余秋雨的文痞氣。 繼續閱讀 盧斯達:小農何所指,及過氣的文痞

路上的太監,柴玲、梁文道及其他人

柴玲今年寫了一封公開信給丁子霖[ref]柴玲的长信:致丁子霖母亲的信[/ref],表是懺悔,裡是自我開脫。她說,八九民運的時候,自己不認識上帝,沒有按聖經的話語行事,於是去搞示威遊行,沒有順服上帝認可的「掌權者」,「政府下令不許遊行示威雖然違反憲法, 但並不違反上帝」。如果當時她是個基督徒,她就該遵從政府的命令,勸人不要上街遊行,不要絕食, 不要到廣場聚集。 繼續閱讀 路上的太監,柴玲、梁文道及其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