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上的太監,柴玲、梁文道及其他人

柴玲今年寫了一封公開信給丁子霖[ref]柴玲的长信:致丁子霖母亲的信[/ref],表是懺悔,裡是自我開脫。她說,八九民運的時候,自己不認識上帝,沒有按聖經的話語行事,於是去搞示威遊行,沒有順服上帝認可的「掌權者」,「政府下令不許遊行示威雖然違反憲法, 但並不違反上帝」。如果當時她是個基督徒,她就該遵從政府的命令,勸人不要上街遊行,不要絕食, 不要到廣場聚集。 繼續閱讀 路上的太監,柴玲、梁文道及其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