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念不忘》想到《一絲不掛》

麥浚龍最近有新歌,叫《念念不忘》,伍樂城黃偉文負責音樂歌詞,十年前他們做過一首好有名的K歌《耿耿於懷》。不說現在,麥浚龍以前都不受大眾愛戴,但不紅人也可以紅歌。《有人》、《沒有人》、《耿耿於懷》等等都是琅琅上口得緊要,是連尋常中學雞都會鍾意的好歌。 繼續閱讀 《念念不忘》想到《一絲不掛》

超齡憤青以及長期中二病患者

李純恩在報章專欄狠批香港樂壇已死,又說新一代歌詞「上文不接下理」,最後更批評「在香港歌壇謀生的人,好像都文盲了,好像都不識字了」。

超齡憤青加上長期中二病患者的「評論」,就是霧裡看花的大放厥詞。李純恩單憑一個行禮如儀慈善騷的浮光掠影就得出「香港無歌詞」的結論,不知道他有沒有聽過一兩首近二十年的廣東歌。李純恩盲貶今人,吹捧他那個好時代,不過是萬能而廉價的「一蟹不如一蟹」論。了解本地樂壇現況的人,只會恥笑李純恩的論調。香港樂壇不健康,不在歌詞不行,相反,是太著重歌詞,而音樂和編曲則相形見拙。 繼續閱讀 超齡憤青以及長期中二病患者

歌詞裡的普及佛經

林夕說他的歌詞有不同系列,像時裝廠牌。其中一條是「佛line」,專侍佛理。林夕借詞講法,可視為普及佛經。一支筆千變萬化,但萬變不離其宗,離不開「放下」一詞。因為有執,捨不得、放不下,惹來萬般痛苦。

多年前他寫給陳奕迅的《人來人往》(2002),成了經典。借一宗疑似出軌而不得的糾纏血案,寫出了治療我執的心靈雞湯:「擁不擁有也會記著誰 快不快樂有天總過去 」、「愛若難以放進手裡 何不將這雙手放進心裡」。最厲害是情節的鋪陳,開首寫那個有感情煩惱的女子意亂情迷,移情於歌者,「纏在我頸背後」;但甚麼可擁有,最後還是「最美麗長髮未留在我手」。 繼續閱讀 歌詞裡的普及佛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