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斯達:《明報》讓座「報道」打壓無權一代 可恥的世代不正義

diu

世代戰爭一早來了,雨傘革命就是戰爭中的一場戰役,現在《明報》有膽開戰,無膽回應那篇鞭韃「年輕人不讓座」的報道,而是鬼鬼祟祟改文章,隱去本來標明的攝記名字。如果是理直氣壯,即管出來用「新聞自由」、「編輯自主」來擋,可《明報》就是不發一言;攝記影相,沒有錯,是「打份工」,報道不是他寫的,他只是去影配圖呀——幫明報說項的人,都彷彿有明報兩個字刻在額頭,一個模樣的兜兜轉轉、顧左右而言他。為甚麼不說這是新聞真相呀?為甚麼不說後生不讓座,尤關大眾利益呀?他們說話,永遠像哲學家,或者文化人,總在支節轉來轉去,他們以為大眾都是左膠或者天真大學生,會被他們兜兜到當問題不存在。 繼續閱讀 盧斯達:《明報》讓座「報道」打壓無權一代 可恥的世代不正義

盧斯達:賊報《明報》——香港中產的道德書本 翻開頁頁都是殺子

4bbf3f13b2e58

今時今日《明報》,也要靠批鬥香港後生一代不讓座來衝click數。上一代「知識份子」看的《明報》,除了政治上不停幫香港人打毒針,散播香港中產、教育界、文化界、政界所喜愛的馴服和犬儒,也經營殺子的事業。

行將就木的紙媒,靠敵視抹黑後生一輩來取得中老年人的認同,好折墮,好核突,但也是物理的必然。《經濟日報》是如此,《晴報》又是如此,每年夏天,就訪問周綺萍,批評大學生水平低,潛台詞就是老闆壓價都有輿論基礎。這是經濟的,而政治是經濟的上層建築。《蘋果》和《明報》之流,則是政治的殺子,靠扼殺新思潮和下一代來換取自己過期的光輝。看這些報紙的是甚麼人?是前途談判,默不作聲的港豬、有事走人移民的離地中產、關心讓座永遠多過黑警打人的德之賊?是一邊拿著外國護照,一邊叫香港人要愛國,不能抵抗「同胞」入侵的愛國大中華膠。 繼續閱讀 盧斯達:賊報《明報》——香港中產的道德書本 翻開頁頁都是殺子

盧斯達:先鋒派信甚麼——世上沒有淫,沒有不淫,甚麼也沒有

stop_child_porn

六歲女童色情寫真問題,牽涉重大,它首先是一個人類如何看待自己和文本(客體)的問題。性解放派說,低炒底褲、嘴角一滴白色雪糕都好,寫真不淫,是觀者淫。

這就是後現代流行的「作者已死」論。這些與眾不同、超凡入聖的先鋒派,不認為寫真有任何本質(淫或不淫)可言,一切只是觀者賦予意義。因此,先鋒派用作者已死論,加上「擴闊小朋友的性慾想像」,令世上不再有淫與不淫的標準,萬法唯心,絕對主觀。 繼續閱讀 盧斯達:先鋒派信甚麼——世上沒有淫,沒有不淫,甚麼也沒有

盧斯達:大戀童

173-0208074508-child-porn-peekaboo

六歲稚女出寫真集,本來無事,然而實觀內容,有頗多角度奇怪、場景怪異,原來操刀攝影師以及幕後公司出慣靚模寫真集,於是牽起了討伐兒童色情之論。香港平日張牙舞爪的女權人士或許異常沉默,或許反應遲頓,總之網民輿論爆發,該公司已經發表聲明,將寫真集落架了事。不過中間有觀念進步的左傾人士提出異議,大略是寫真無淫,唯有觀者意淫;更進步的,會質疑兒童為何不能性感,是剝奪其性權,是社會建制將兒童去性化,但又物化於成人眼前的宰制。

保守派與性解放派的矛盾。性解放派認為成年人壓制兒童有性的一面,以論述(discourse)挑戰社會成規(norms):色情的定義、兒童色情的定義,乃是對個體的壓制;拆解成規之後,戀童大概只是一種與同性戀一樣的性小眾。根據現代的平權風潮,更理應得到保護和尊重。 繼續閱讀 盧斯達:大戀童

盧斯達:馬料水的文化聖戰士與異議者之死

cu

周末期間的《明報》,有一篇《熱血大媽 舞動平民風景》的文章,不以中國嬸嬸勁歌熱舞為擾民惡俗,更尊之以低下層婦女解放自我、解放城市空間的美事一件。影響市容的文化入侵,該文作者稱為「可謂是充分實現公共空間的一個美好試驗。」 繼續閱讀 盧斯達:馬料水的文化聖戰士與異議者之死

盧斯達:劉進圖及馬嶽及處刑的看客

x

究竟泛民主派存在對香港是好是壞呢?「佔中」商討時,泛民主派特別是學者均極力支持,後來佔中變成多區佔領,一些開明學者就誠惶誠恐的發聲明,說現在的民眾運動不是對抗共產黨云云。然後近日我看到劉進圖和馬嶽的文章,我看到一種空洞的和解主義和痛心疾首,而這種文路和政治進路,又是這城自視為公民社會的人群中間相當流行的。

劉進圖的《為這城求平安吧》,其實捉到民情:一般政治關注者(其實不只年輕人)視「否決政改」為萬般無能下的唯一反抗。然而他又得出了一個很奇怪的結論:一旦政改方案被否決,中共治港陣營裡的鷹派就會奪權,在各政府高位和機構換上紅色背景代言人,「港人治港就會徹底變質」。我想,難道現在港人治港就不變質嗎?難道現在整個特區政府,又不是一班紅色背景代言人嗎? 繼續閱讀 盧斯達:劉進圖及馬嶽及處刑的看客

泛民主派沒資格講深耕細作——兼論賊報的spinning術

佔領爆發不久,佔中泛民就已叫人「準備輸得有尊嚴」、提議要有「退場機制」,但由於「大台」一直無法染指旺角,形勢一直膠著。到警察在旺角暴力清場成功,金鐘大台始放下心頭大石,開始計劃最後的散場派對和被捕戲碼。清場之後,雙學泛民某些人就開始吹風,說雨傘「運動」不是完結,要開展下一階段、「傘落社區」、深耕細作云云。可見的具體行動,暫時是叫人做選民;有些人揚言準備參選區議會之類。 繼續閱讀 泛民主派沒資格講深耕細作——兼論賊報的spinning術

「香港與大陸唇亡齒寒」:一句不學無術的政治口號

看見一個混跡《明報》的作者如此談六四:「不管你喜不喜歡,香港與大陸唇亡齒寒,才是政治現實。」不談內容,語氣好像那些老人家:「不管你喜不喜歡,你都是一個黃皮膚黑眼睛的中國人。」我覺得很有趣,年紀輕輕就好像司徒華那一輩人如此思考,真的很不幸。我會認為香港與中國「關係密切」,但說是「唇亡齒寒」,則是含混之辭。 繼續閱讀 「香港與大陸唇亡齒寒」:一句不學無術的政治口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