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斯達:香港居民失蹤 支聯會不識大體

IMG_0393_opt_1024

支聯會在香港的禍害,在太平時候見不到,兵荒馬亂的時候就知味道。銅鑼灣書局五人失蹤事件,支聯會竟然率先開記招要求誰誰誰交代。如果是中國維權人士不准入境香港,或在香港受到威脅,支聯會出來是正常的。然而銅鑼灣書局失蹤的,是香港居民啊﹗

綁架是人權問題,越境則是主權問題。支聯會長期以民主普世價值,將香港與中國視為一個民族和國體;支聯會介入事件,令事件由主權問題,變成一個國家之內的人權問題。好像只要程序清楚,人回來了,權利維護了,事情就會平息。 繼續閱讀 盧斯達:香港居民失蹤 支聯會不識大體

盧斯達:多謝愛國民主派

20130207022349951

香港安全嗎?不安全。為甚麼不安全?因為現在香港孤立無援,成了一個關門打狗的勢。是誰令香港和中國的關係變成關門打狗?多謝「民主回歸」,多謝當時一片「反殖」熱情的大學生,多謝大造輿論的「民主回歸派」,多謝多年來一直散播「中國有得傾」的政客。 繼續閱讀 盧斯達:多謝愛國民主派

盧斯達:建設民主中國——香港有史以來最大的政治詐騙

1430126274473

建設民主中國,是一班政治買辦和曲學阿世之徒講了廿六年的謊言。

他們說,中國沒民主,香港也沒民主。

這句話就已經有幾個問題。第一,中國民主化,不代表香港就有民主。大英帝國以不流血的光榮革命完成君主立憲,是老牌的民主國家,然而她也是有史以來最大的殖民帝國,受其專制統治之地,橫跨歐亞,貫穿南北半球。 繼續閱讀 盧斯達:建設民主中國——香港有史以來最大的政治詐騙

偉大、光榮、正確的學聯和泛民是如何煉成的?

所謂「泛民」,自詡爭取民主,時間一久,圈內人就全部沾染一種捨我其誰的傲慢。港大退聯之後,學聯人、社運人、反而沒再像公投其間般說改革,一選輸,就反轉豬肚,說氣話,好像一個被拋棄的怨婦;民主派老鬼,黎則奮、蔡子強、陶君行、潘小濤,全部都在說,不跟學聯一起,中共就最高興,一言一語,是輸打贏要的傲慢。 繼續閱讀 偉大、光榮、正確的學聯和泛民是如何煉成的?

愛是恆久忍耐暴政

支聯會面對市民質疑的態度,跟港府很相像,就是堅拒檢討,以敵我矛盾處理。所謂城邦派、本土派,他們都要加個「所謂」在前面以示不屑。事實上,很多市民不熟悉甚麼本土主義,但就是受不了六四集會變成愛國主義佈道會、一味販賣悲情而被說成可以令中共「後欄失火」。

悼念是有意義的,但如果說成可以威脅中共,這就是蒙蔽香港人,使他們以為參加這個反共儀式就是反共。這是掛羊頭賣狗肉。2013年,支聯會面對質疑,其常委徐漢光更寫信要求天安門母親召集人丁子霖出手「教訓」本土派。簡單來說,就是要丁老太幫支聯會擺平異見。其獨裁作風,可見一斑;當死難者遺屬是工具,令人髮指。丁子霖在中國生活,長年備受打壓,又怎會不了解「愛國」實際上是怎麼一回事?所以她說老實話,說愛國口號是愚蠢的。在我們眼中,北京學生是為了反腐敗、反獨裁、追求民主、自由、公義的社會。他們的動機是不是愛國,是後人詮釋的,絕不應該過份強調,主次不分。之後這個極有問題的常委竟然又如樣「當選」又做回支聯會常委。中共貪官「下馬」都是如此處理的。反正都是自己人,風頭過了,一切照舊。 繼續閱讀 愛是恆久忍耐暴政

盧斯達:繼續去支聯會六四晚會,你一定會成為二等公民

1496054_391273757680810_7310137497673936726_o

香港人,你覺得在香港,是大陸人被歧視,還是你被歧視?食環署沒收九十歲阿婆路攤財貨,卻沒見過他們對付過任何一個為非作歹的自由行、水貨賊?大陸流民,香港政府不管;中國新移民,來多少、來甚麼人,香港只能硬食,不能過問;中國新移民在香港有泛民主派、社福界、各式靠消費窮人謀食的NGO組織百般維護,有《明報》、《蘋果日報》的愛國輿論呵護備至、有親共傳媒高舉中港一家人鳴鼓開路。 繼續閱讀 盧斯達:繼續去支聯會六四晚會,你一定會成為二等公民

盧斯達:支聯會和共產黨是一個硬幣的兩面

_31ga502

三兩年前說支聯會是中共系統的一部份,你們不信。現在徐漢光回去做支聯會常委,好像中共官員被揭瀆職下馬,等風聲過了,官場又是回復舊觀——但這是香港人應得的。

廿四年來,香港人用鈔票和眼淚供奉一尊偶像。外面是民主女神的金縷玉衣,內裡其實是政壇妖孽,躲在「民主中國」的偉大理想之中,日夜接受香火,以致妖力無邊、無恥突破下限。支聯會藏的污納的垢,就是徐漢光這一類人。 繼續閱讀 盧斯達:支聯會和共產黨是一個硬幣的兩面

老屎忽與老屎潰

現在所謂泛民在爭取甚麼呢?一般人是講不出的,他們自己也講不出。民主回歸論固然是破產。當日他們打的如意算盤是中共在胡耀邦趙紫陽等人的控制下自我完善,到香港回歸之日,政治改革功德圓滿,香港同享民主民族兩中果實,公主王子從此快樂生活下去。

他們當然想得很美。

六四的廣場子彈打散他們的美夢。對民主派來說,六四雖然昭示了香港的灰暗未來,但事件的殘暴本質卻在香港產生巨大的政治能量。果實結出來了,收割的農夫是站在道德高地的民主派,本來是民主回歸論的路線破產,又催生出民主黨、教協、支聯會三位一體的新權力中心。其實六四一役早已敲響民主派路線破產的鐘聲,但是年年的六四悲情和廣場崇拜,卻成為這個醜陋現實的掩護。 繼續閱讀 老屎忽與老屎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