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斯達:天文台用詞的常態與變態

不尋常寒流襲擊半個地球,我們重溫一下香港天文台用過甚麼詞語去做天氣預報,包括有凍雨、結冰、「有雨夾雜小冰丸」等等,九唔撚搭八,總之,就沒有一個「雪」字。救援部門說直昇機在半空結冰,也說是因為「凍雨」所致。

12540587_635960376543513_4154790690919487867_n
網民改圖作品,非我改

「凍雨」,是嚴格定義之下的天文現象,與「落雪」是分開的;「有雨夾雜小冰丸」,則是詳細描述的特殊現象。一般市民看見這些詞語,是不明所以的。而最能令市民了解情況的,是落雪。落雪是概括和籠統的講法,即使天文台希望用詞盡量準確,也應該以落雪概括,然後在報告各區的情況時再仔細區分。 繼續閱讀 盧斯達:天文台用詞的常態與變態

盧斯達:凍到停課 有咩問題?

storm

有些人認為,香港人在這波寒流中喊凍,認為小孩子要停課,是過態、是挨不得、是溺愛小兒;有人甚至以此論證香港人是東亞病夫、體質不如見慣冰天雪地的文明歐美日本人。

首先,這不是一般寒流,故不能以一般標準評論。講數字,破紀錄;二來是北極融冰、全球暖化,其實與寒流互為因果。就算是台灣的新聞,也識得引述該國中央氣象局所言,謂現在北極振盪(Arctic Oscillation)值處於負數,即是一直圍繞著北極、鎖著北極冷空氣的高速氣流(Jet Stream)減弱,因此北極的寒氣釋放而南下,令本來溫暖的亞熱帶地區氣溫不尋常急降。 繼續閱讀 盧斯達:凍到停課 有咩問題?

盧斯達:虛無的載物

10354163_748065355279212_4302110154240320503_n

近來一堆關於文學和詩的討論,有一些權威語氣的意見是這樣的:詩沒有界限、沒有標準,甚至帶有神秘主義傾向。

《墳場新聞》批評文化人拿文學綜援,不事「真善美」的藝術生產;《主場新聞》則刊登鄧小樺的文藝觀點,謂「所謂文學必須承載真善美,是一種陳舊、傳統的文藝觀,近於中國傳統的文化載道。」然後就拋了一堆《惡之華》、《所多碼120天》、《洛麗塔》等等作為反例。

鄧式文藝觀﹐推崇「離經叛道」、「常常鬧人」、「對一切宏大正經的事物都有反叛心理」的淮遠;詩的目的,不是「詩言志」,而是創造詮釋空間、追求歧義、曚曨與不可定義……這些說法,加上反對「傳統」而自豪,聽來都相當後現代。人類不再信仰「真實」,一切只是觀點主義。 繼續閱讀 盧斯達:虛無的載物

香港人就是路軌上的那條狗

好像是甘地講的,話一個國家文明的程度,要看她對待動物的態度。唐狗闖入上水站路軌,不肯走,上水車站站長按剎車掣,牠的生命得以延長了幾分鐘。狗仍是不肯走,港鐵竟然重啟服務,最終一列大陸直通車將唐狗輾死。狗頭受到重創,一條頸變型,鮮血淺了一軌。 繼續閱讀 香港人就是路軌上的那條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