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斯達:知識型極權鷹犬

dis_13732809461[1]
圖片來源:RTHK
我實在的告訴你們,香港面對的侵略,是深入靈魂的。香港藝人不識時務,和中共閱兵極盡諂媚之能事,或者北京神經衰弱、草木皆兵只為一天閱兵,這些都是很低級、很粗糙的暴政。中共在國內的暴政,不用深密,因為普羅中國人像香港那群無腦的藝人一樣,一見到法西斯式的閱兵,就受到震懾,愛國心就像狗乸發情一樣分泌了。

因為膜拜權力是人的天性,從部落時代的巫帥權柄、祖靈圖騰,到法西斯的羅馬束棒,人類天生就難以抗拒集體的、宏大的極權意象。即使中共閱兵只是山寨貨,不及納粹德國《意志的勝利》十分一,但普羅中國人本身就是這個質素,這個閱兵已足夠使其自豪半天。 繼續閱讀 盧斯達:知識型極權鷹犬

盧斯達:先鋒派信甚麼——世上沒有淫,沒有不淫,甚麼也沒有

stop_child_porn

六歲女童色情寫真問題,牽涉重大,它首先是一個人類如何看待自己和文本(客體)的問題。性解放派說,低炒底褲、嘴角一滴白色雪糕都好,寫真不淫,是觀者淫。

這就是後現代流行的「作者已死」論。這些與眾不同、超凡入聖的先鋒派,不認為寫真有任何本質(淫或不淫)可言,一切只是觀者賦予意義。因此,先鋒派用作者已死論,加上「擴闊小朋友的性慾想像」,令世上不再有淫與不淫的標準,萬法唯心,絕對主觀。 繼續閱讀 盧斯達:先鋒派信甚麼——世上沒有淫,沒有不淫,甚麼也沒有

盧斯達:大戀童

173-0208074508-child-porn-peekaboo

六歲稚女出寫真集,本來無事,然而實觀內容,有頗多角度奇怪、場景怪異,原來操刀攝影師以及幕後公司出慣靚模寫真集,於是牽起了討伐兒童色情之論。香港平日張牙舞爪的女權人士或許異常沉默,或許反應遲頓,總之網民輿論爆發,該公司已經發表聲明,將寫真集落架了事。不過中間有觀念進步的左傾人士提出異議,大略是寫真無淫,唯有觀者意淫;更進步的,會質疑兒童為何不能性感,是剝奪其性權,是社會建制將兒童去性化,但又物化於成人眼前的宰制。

保守派與性解放派的矛盾。性解放派認為成年人壓制兒童有性的一面,以論述(discourse)挑戰社會成規(norms):色情的定義、兒童色情的定義,乃是對個體的壓制;拆解成規之後,戀童大概只是一種與同性戀一樣的性小眾。根據現代的平權風潮,更理應得到保護和尊重。 繼續閱讀 盧斯達:大戀童

盧斯達:民陣的失敗 寫在當年孔令瑜的臉上

hung

二O一五年的七一遊行,與各方預料一樣,人數少、聲勢弱,在維園裡等的,大概就是那幾千一萬。民陣在二月一號也舉辦遲來的元旦遊行,當時預料有五萬,但結果是幾千。二一的基本盤,就是七一今日的基本盤。民陣的遊行時代,從零三年到一五年,無聲落幕。零四年的時候,民陣的核心人物孔令瑜被《時代周刊》選為四十歲以下的英雄人物之一。就算不比黃之鋒獨作「時代封面」,也是莫大的光輝。民陣的話語權,大概也因為白人的加持而鶴立雞群。 繼續閱讀 盧斯達:民陣的失敗 寫在當年孔令瑜的臉上

盧斯達:奇妙的社運

pan

對香港聲稱自己是甚麼翼甚麼翼的事,真的不要太認真。宜家傢私一折開倉大清貨,香港蜂湧而至,那千軍萬馬的氣勢,簡直可以將九龍灣佔領多七十九天。

但這也正常的,因為每個人的「時間」價值也不一樣,有些人的時間是擱著也沒用的,那去排隊去做沙甸魚也是沒所謂的;葉寶琳黃之鋒之類的社運人士去買傢私,《蘋果日報》野生捕獲,也是很正常。政改被否決了,「民主」這個議題起碼要沉寂幾年,期間有甚麼好講、有甚麼好搞呢?無野搞,社運組織受不了沉寂的。 繼續閱讀 盧斯達:奇妙的社運

盧斯達:馬料水的文化聖戰士與異議者之死

cu

周末期間的《明報》,有一篇《熱血大媽 舞動平民風景》的文章,不以中國嬸嬸勁歌熱舞為擾民惡俗,更尊之以低下層婦女解放自我、解放城市空間的美事一件。影響市容的文化入侵,該文作者稱為「可謂是充分實現公共空間的一個美好試驗。」 繼續閱讀 盧斯達:馬料水的文化聖戰士與異議者之死

盧斯達:致這世上所有虛偽的朋友

SDIM00481

《立場新聞》登了一篇署名「多多」的評論,他/她批評謝曬皮在六月四日的一個帖文,這個帖文是鬧李卓人和蔡耀昌出賣香港人,所以不會再去維園晚會的。立場這篇文,語言乏味、觀點平庸,然而只要語氣溫和、站在「本土派」的對面,都會有「公民社會」的熱捧。 繼續閱讀 盧斯達:致這世上所有虛偽的朋友

盧斯達:虛無的載物

10354163_748065355279212_4302110154240320503_n

近來一堆關於文學和詩的討論,有一些權威語氣的意見是這樣的:詩沒有界限、沒有標準,甚至帶有神秘主義傾向。

《墳場新聞》批評文化人拿文學綜援,不事「真善美」的藝術生產;《主場新聞》則刊登鄧小樺的文藝觀點,謂「所謂文學必須承載真善美,是一種陳舊、傳統的文藝觀,近於中國傳統的文化載道。」然後就拋了一堆《惡之華》、《所多碼120天》、《洛麗塔》等等作為反例。

鄧式文藝觀﹐推崇「離經叛道」、「常常鬧人」、「對一切宏大正經的事物都有反叛心理」的淮遠;詩的目的,不是「詩言志」,而是創造詮釋空間、追求歧義、曚曨與不可定義……這些說法,加上反對「傳統」而自豪,聽來都相當後現代。人類不再信仰「真實」,一切只是觀點主義。 繼續閱讀 盧斯達:虛無的載物

社運賊和左膠搬「女性身份」出來也救不了叶璐珊

叶璐珊因共青團身份受質疑,正常到不得了;偏世上有些賤骨頭,你反對嗎?他就要支持。香港的社運賊、左翼圈子對叶璐珊的曖昧或緘默,就像他們面對走私賊滿地,文鬥沒有、行動沒有,有人去示威,他們又語焉不詳的反對,說要將矛頭指和體制(如林兆彬),但自己卻幾年下來,除了反對本土論述和行動,甚麼也不做。 繼續閱讀 社運賊和左膠搬「女性身份」出來也救不了叶璐珊

恐怖份子都是窮撚?

渾身散發國際視野和人文關懷的陳婉容在Facebook這樣說:

告訴你恐怖份子是那裡來的:你搶了他們的地,令農民失去生計,小孩捱餓,無家可歸,無學可上,無路可走,最後本身沒有宗教的都加入打聖戰,只為了填飽肚子。

然後在香港炒賣國際地價的你說:伊斯蘭教徒和黑人都是恐怖份子。

https://www.facebook.com/sherrychanyy/posts/921182484582555

又是那股好為人師,教你開拓中東想像的腐儒味。恐怖份子一定是受到西方歐美國家帝國主義壓撈的低下層?打聖戰是為了填飽肚?陳婉容情迷中東,時時刻刻擺出一款濟弱扶傾的烈女形象,但為甚麼就不能花一點時間精神,放下那些對恐怖份子的stereotype式想像,正視一下所謂「恐佈份子」的現實?陳婉容將恐怖主義簡化為一種階級鬥爭,是第三世界對付第一世界的階級鬥爭,是實力懸殊之下訴諸的革命行動。 繼續閱讀 恐怖份子都是窮撚?

旺角街頭打邊爐——佔領的更多可能,就是「政治生活化」?

六點鐘,林鄭月娥反口,宣佈拒絕與學聯談判。她說了一句暗藏殺著的話「佔領人數越來越少」。兩三個鐘之後,一班社運老手從金鐘消失,出現於旺角,並帶備小型籃球架、乒乓波檯、摺凳、摺檯,開始打邊爐、打麻雀。同時TVB和東方日報等主流傳媒,馬上大報特報。

那班社運常客,其中一個是與「左翼廿一」和「社會主義行動」有聯繫的周諾恆。這兩個團體,在上次HKTV發牌集會上做了甚麼,你們自己搜查。光是這個身份,旺角民眾就有理由阻止他們繼續。非常時期,就是對人不對事的時候。 繼續閱讀 旺角街頭打邊爐——佔領的更多可能,就是「政治生活化」?

MK仔女比他們更像「左翼」

有班以左翼自居的人,煞有介事的在討論如何阻止「右翼」騎劫集會。他們聲稱右翼已經騎劫旺角和銅鑼灣集會、左翼應該如何奪回領導權⋯⋯我們現在說的左翼,大部分是寄生於固有資本主義秩序的抗爭代理人。他們許多是公子哥兒、中產子弟,高呼資本主義無人性的同時,會去炒iPhone,然後說炒iPhone他心裡也好無奈的。 繼續閱讀 MK仔女比他們更像「左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