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七後變質的公民教育:雷鋒育成計劃

十一號聽了浸大反國教大聯盟主辦的研討會。除了國教之外,講者也說到其他教育議題,例如公民教育。其中一位講者言及一個問題:無須國教,思想控制的陰謀已經長期進行。那位專注於公民教育的教授說到,港府在主權移交之後,就刻意將公民教育「非政治化」和「泛道德化」。要引證之,我們可動手翻出98年教育署的公民教育指引,將之與現行課程指引對照,則課程變化之軌跡自明。 繼續閱讀 九七後變質的公民教育:雷鋒育成計劃

溫情的嬉皮士社運,請Stop la.

反國教運動一夜之間迎來撤退的反高潮,明明是個無可奈何的失敗,卻被那些有份參與的八十後社運常客停不了的描繪成小勝,所謂集體打飛機,莫過於此。

其實,沒人要任何人為運動落得如此下場而負責,畢竟眾人不是鐵打、絕食都有限期。然而當社運人誓神劈願要將運動延伸下去,卻連檢討事件的枝葉也不願做,即急不及待開會歌頌事件如何喚醒人心、政府的讓步如何重要諸如此類。 繼續閱讀 溫情的嬉皮士社運,請Stop la.

反國教不是二萬五千里長征

我絕對了解反國教運動的領導的難處。高潮攀過了,就會下滑。在廣場上結集民眾,可以做十天,做不了下一個十天。人數越來越少、活動越來越常規化,能量就會消失。殷鑒「佔領中環」的無聲寂滅,撤退,是早晚的,但這裡有兩個問題。

第一個是宣布撤退的時機問題。我不了解大聯盟宣佈撤退的時機為何巧妙如斯——就剛巧在立法會選舉的前一晚。我不相信廣場上的人會收貨,然後就不去投票。然而,在這個時刻的政府已沒有清場的避忌。在選舉馬上來臨的時候宣布徹退,提早打散聚集的民眾,整個運動被迫化整為零,客觀上就是梁振英在三天前才說過不會清場,今晚已經飲得杯落。如果集會多撐一天,到了選舉之後,大可光明正大援引政黨接力。一旦分出選舉勝負,運動就不怕為個別政黨助選之嫌。然而大聯盟選擇這個時候撤退,給人的感覺就是已經被政府的「新安排」分化。 繼續閱讀 反國教不是二萬五千里長征

由亂到治,僅一振作間:從中華到本土的香港意識

一葉可知天下秋。在香港這個多事之秋,有幾件無人留意的小事足證憂國憂民的大中華式民運已經遠去,新時代業已來臨﹗首先,在晝夜不分的反國教集會上,有人將理工大學的民主女神像搬到現場,欲以此圖騰請神,將絕食反國教置入他們的大中國民運框架之中,造就另一波「支聯會模式」的在地中國民運。 繼續閱讀 由亂到治,僅一振作間:從中華到本土的香港意識

屎就是屎,怎可能挖出珍珠

萬方有罪,罪在朕躬。國民教育引發的風風火火,就因為它由中共的代理人所推銷。民眾不信任這個政府,恐懼已經形成。教材是甚麼、教學有多少自主,已經沒人關心。可憐那些只知行政不知政治的官員還以為民眾不滿的只是教材。民眾要求撇回國教,就是要共產黨伸向他們兒女的魔爪縮回去﹗幾十年前香港先輩飄洋過海的恐共情緒和黑暗回憶又再一次借著國教抗爭道成肉身﹗ 繼續閱讀 屎就是屎,怎可能挖出珍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