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斯達:吾爾開希超低票啟示——民主需要經緯、需要國界

26-01

台灣大選,除了擁抱台灣主體地位的政團大勝,割捨不了大中國陰魂的國民黨大敗之外,還有一個重點——那就是六四事件之後,流亡到台灣做了台灣人的「前學運領袖」吾爾開希。 繼續閱讀 盧斯達:吾爾開希超低票啟示——民主需要經緯、需要國界

盧斯達:台灣人,不像香港人,你值得擁有民主

12549043_539936109509721_3700375700063884045_n

台灣大選,台灣得到了一位民進黨的女總統(加一隻花貓) ,也得到一位史無前例的重金屬立委林昶佐。中華民國立法院,也是民進黨加上其他新興勢力,國民黨失落了大多數位置。兩院換日,是真正變天。 繼續閱讀 盧斯達:台灣人,不像香港人,你值得擁有民主

盧斯達:中國殖民主派去台灣支持甚麼?

shit

台灣每次選舉,很多香港人也去「觀選」。大部份人都有資格,但有些人沒資格,例如社民連的黃浩銘、陶君行、中大的周保松之類去觀選,前者高呼「台灣勝利了」,令人失笑,充滿黑色幽默。台灣今日享受的民主,是無數台人前仆後繼抗爭、被囚禁、死亡所換來的成果。黃浩銘要是身處那個大時代,就是一馬當先擋在台人面前,高呼「台灣人唔係咁諗」,便撲滅了蓄勢待發的抗爭。 繼續閱讀 盧斯達:中國殖民主派去台灣支持甚麼?

強國災難觀

高雄地底氣油管爆炸,炸倒民房,火光熊熊,地底鋪設氣管的路段到哪,地就陷到哪。近三百人受傷,死了二十多人,這個數字未來肯定會上升。

台灣發生天災人禍,大陸人消息特別靈通,因為CCTVB的新聞只有兩類消息。第一類是中國領導人勞心勞力、各地好人好事、中國經濟社會發展欣欣向榮;第二類是歐美台日地區風災地震、死人冧樓、經濟不景。有些大陸人隔岸觀火,也不禁幸災樂禍,有曰:「公知说,民主的爆炸比专制的不爆炸好」,既嘲曰夜鼓吹民主的大陸公共知識份子,又表達了一種典型的「中國式仇視」:哈哈,你们这些台湾狗,说民主嘛,瞧不起咱嘛,有民主还不是会爆炸? 繼續閱讀 強國災難觀

「他是神經病」

台灣青年在台北捷運大開殺戒,見人就斬,四人斃命,廿多人受傷。想起美國哥倫拜( Columbine)在1999年的校園槍擊案。當時兩個學生拿槍入學校大開殺戒,擊斃多個學生之後吞槍自殺收場。

美國社會之大為震動,和台灣現在是一模一樣的模式。傳媒開始找東西去怪罪,美國社會第一時間也怪罪電腦遊戲,台灣傳媒就將矛頭指向《英雄聯盟》甚至轉珠遊戲。與兇手有關的一切,統統成為社會歇斯底里的獵巫對像。 繼續閱讀 「他是神經病」

麻煩陳景輝不要強姦《KANO》,人家是強者對決,不是鳩做阿Q

台灣人正面檢視自己的歷史,是其主體意識的再確立。從原住民與日本人鬥爭的《塞德克巴萊》、到日殖後期的棒球故事《KANO》,或者是閃靈樂隊的長篇概念大碟,都是重建台灣角度的台灣史系譜。有歷史,就有身份;自己的歷史,由自己的角度去講。台灣不再是中國國族主義眼底下一個平凡小島,而是台灣民族獨一無二、世世相依的家園。

香港的英殖歲月,長達一百五十多年,成為「香港」不可分割的一部份。但到了現在,誰人談起英治時期的好,表是反殖、裡是親中的文化人、學生、學者、文化間諜,盡跳出來批評香港人「戀殖」;就像台灣拍了一部《KANO》,大陸的憤青五毛就喧鬧一番:台灣人!你崇日,你戀殖! 繼續閱讀 麻煩陳景輝不要強姦《KANO》,人家是強者對決,不是鳩做阿Q

姓龍的、姓梁的,都過時了

台灣反服貿抗爭膠著半個月,文化部的龍應台撲出來評論,先譽後毀,說學生行動一百分,但思想自相矛盾,沒想透。龍應台說,學生應該盡快結束佔領立法院,其中一個理據是:反服貿民眾反對黑廂作業,談程序正義,但佔領立法院也是非常手段,不見得合乎程序正義云云。[ref]太陽花學運 龍應台:行動100分 思想薄弱 – 新頭殼 newtalk[/ref]

首先要說的是,將事情聚焦於程序正義,本身就是愚蠢,或是別有用心的spin doctor的輿論導向。服貿要反,是反對中台融合,保存台灣;生死存亡,不用解釋。講程序正義,一是失焦,二是留了空位給龍應台之流玩「子矛子盾」。 繼續閱讀 姓龍的、姓梁的,都過時了

In 台妹,We trust

我有一個夢。我夢想有天黃耀明杜汶澤在香港不再特別,我夢想演藝圈不再充斥鄧紫棋和王菀之。我夢想有天演藝人不再是「演偽人」,不再抽離於社會,不再因為面朝中國市場,就忘記老豆姓甚名誰。台灣人反對「兩岸服務貿易協議」,馬英九政府堅持硬闖通過,熱血學生佔領立法院,與警察對峙,台灣藝人紛紛聲援。波大有腦的雞排妹親身到場支持,還爬梯進入立法院支持學生。她接受傳媒訪問,論述條理清晰,不染一絲和理非非的俗塵,一句「今日香港,明日台灣」,將台灣演藝圈和國際接了軌。 繼續閱讀 In 台妹,We trust

小清新,忘了愛

那種很刻意表現出文藝氣息的文藝事情,總令我感到很不自在。歌這樣唱是造作,文章這樣寫,看着也想起中學中文堂是怎樣教壞了一代人的手勢,彷彿煽情露骨就是好的文章。

現在很流行那種叫「小清新」的東西。這是個大陸詞,大概是大陸改革開放以後出了一代家境比較優裕的青年一代,消費市場就有一種講求生活態度的消費主義。抱着一個木結他的「女青年」、去西藏或者尼泊爾旅行。記着,是旅行,不是旅遊。或者更會裝模作樣一點的:我去印度流浪! 繼續閱讀 小清新,忘了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