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斯達:愛護動物的道德史

津巴布韋的獅子Cecil被一個美國牙醫殺死,據說美國人也很憤怒,好多人圍堵他的牙醫診所。

美國人喜歡槍,也喜歡打獵,我想這也是民族性。希望這不會惹來本質主義、國族定型stereotype的指控。美國的打獵和槍械傳統,《南方公園》也有一集講過。有一次,主角之一Stan的一個叔叔帶他們去打獵,而Stan因為憐憫一隻鹿,而不忍扣動板機,於是Stan的朋友Cartman恥笑他:「如果你甚麼都不敢射,你可以返去胡士托(Woodstock)。」這已經寫出了左與右的對立。Cartman是劇中的大右派,經常cosplay希特拉,識得講德文,而且討厭嬉皮士,不論是John Lennon或者胡士托。人擁有世界,或者是世界一員,這也是一個左與右的分歧。

south-park-s01e03c02-its-coming-right-for-us-16x9 繼續閱讀 盧斯達:愛護動物的道德史

盧斯達:貓站長的葬儀

catcat

日本和歌山上有一個電車站景點,據說一度客源稀少,頻臨結業時,一隻流浪貓闖入避難,車站遂飼養之,取名「小玉」、任事車長,乘客討萌而至,令電車站業務起死回生。貓車長一職便成常設。前些年去和歌山那一次,也是慕名尋貓。但那時牠年事已高,已經不多見人。小玉之下,有三兩個替工,代牠當值,那時見到的,是替工來的,但總有一天要接它的班。 繼續閱讀 盧斯達:貓站長的葬儀

愛寵物而不愛人

愛貓和愛人當然並非互相排斥,但事實上,我們真的愛貓甚於愛人,請老實承認。對於人這東西,我自己甚至頗覺厭惡。這或許是我們現代人的集體詛咒。特別是身處於一個競爭大於一切的環境,香港,人類的天敵也是人類,多少互相謀算、陰謀詭計在這個城市上演,被人傷害和出賣可謂司空見慣。

我們當然愛貓多於愛人。以前鄉村人對城市的想像,就是「城市人比較狡猾」。智慧出,而有大偽。城市是文明產生之處,也是文明自毀之地。發展到了一個程度,我們紛紛對人際關係甚至人性投以不信任票,然後我們轉而在寵物身上找回原始的安慰。好像一個飽歷情創的女子養一隻狗,說:「狗永遠不會說謊,牠永遠需要我,牠永遠忠誠。」我們就是那個對一切失望,退守家中的女子。 繼續閱讀 愛寵物而不愛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