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斯達:人無法通過邪壇得到救贖

1433009945912_1754579634F6A84745871B5004CEA4FD

《明報》訪問梁國雄,談支聯會的六四,時候近,要消毒,報紙的本質是政治spin doctor。訪問的相片看到梁國雄背後有馬克思、有哲古華拉,這是一個很滑稽的畫面:一個披著社會主義外皮,聲弱扶傾的托洛斯基不斷革命主義的抗爭者,背地裡卻是手收受親美政治資本家黎智英的資助,雖說總數不多,但這不是完全違背自己的信仰和基本立場? 繼續閱讀 盧斯達:人無法通過邪壇得到救贖

美國一檯戲——金鐘泛民雙學.六四王丹散水

過氣六四領袖王丹叫學生俾啲掌聲自己,要做好準備接受失敗;泛民搞公投,旨在對政府說,我現在有幾多幾多群眾,跟我deal——從六四餘孽到寄生在香港的中國民主派,是同一個舞台的演員。 繼續閱讀 美國一檯戲——金鐘泛民雙學.六四王丹散水

讓全世界都看見「民主人士」的低調

香港很多民主派或是大陸的「民主人士」,都是一個樣子,矯情、虛偽、自我陶醉又造作到不得了。王丹流亡到台灣以後,生活應過得不錯,久不久就在facebook自我吹噓,拿些五毛黨來消費,以彰顯自己民主情操高尚;頭腦簡單的網民又真的跟著膜拜這些人。有個人寫信給王丹,謂「王丹左膠,你不配做我的friend」,unfriend要特意告知,當然是可笑。然而,王丹cap圖留下的留言,卻更可笑,他謂「又一封來信,以及我謙遜有禮的回覆」,圖中是那麼一句「謝謝指教」。如果只是一句謝謝指教,身段固然漂亮,但王丹卻在字裡行間毫不遮掩那種自鳴得意,一個會公開自誇謙遜有禮的人,能有多謙遜?這真是笑死人。 繼續閱讀 讓全世界都看見「民主人士」的低調

「香港與大陸唇亡齒寒」:一句不學無術的政治口號

看見一個混跡《明報》的作者如此談六四:「不管你喜不喜歡,香港與大陸唇亡齒寒,才是政治現實。」不談內容,語氣好像那些老人家:「不管你喜不喜歡,你都是一個黃皮膚黑眼睛的中國人。」我覺得很有趣,年紀輕輕就好像司徒華那一輩人如此思考,真的很不幸。我會認為香港與中國「關係密切」,但說是「唇亡齒寒」,則是含混之辭。 繼續閱讀 「香港與大陸唇亡齒寒」:一句不學無術的政治口號

盧斯達:走出這檯「中國大戲」

支聯會和六四畫上等號的這二十五年來,我們變成一群虔誠的教徒,維園成為我們每年一度的流動教堂。詮釋歷史,往往成為一個宗教的支柱。例如一個叫耶穌的宗派領袖被釘死在十字架,只是一個罪犯被判了罪,伏了法。但在耶教的角度,卻是一個拯救世界的行動。 繼續閱讀 盧斯達:走出這檯「中國大戲」

愛是恆久忍耐暴政

支聯會面對市民質疑的態度,跟港府很相像,就是堅拒檢討,以敵我矛盾處理。所謂城邦派、本土派,他們都要加個「所謂」在前面以示不屑。事實上,很多市民不熟悉甚麼本土主義,但就是受不了六四集會變成愛國主義佈道會、一味販賣悲情而被說成可以令中共「後欄失火」。

悼念是有意義的,但如果說成可以威脅中共,這就是蒙蔽香港人,使他們以為參加這個反共儀式就是反共。這是掛羊頭賣狗肉。2013年,支聯會面對質疑,其常委徐漢光更寫信要求天安門母親召集人丁子霖出手「教訓」本土派。簡單來說,就是要丁老太幫支聯會擺平異見。其獨裁作風,可見一斑;當死難者遺屬是工具,令人髮指。丁子霖在中國生活,長年備受打壓,又怎會不了解「愛國」實際上是怎麼一回事?所以她說老實話,說愛國口號是愚蠢的。在我們眼中,北京學生是為了反腐敗、反獨裁、追求民主、自由、公義的社會。他們的動機是不是愛國,是後人詮釋的,絕不應該過份強調,主次不分。之後這個極有問題的常委竟然又如樣「當選」又做回支聯會常委。中共貪官「下馬」都是如此處理的。反正都是自己人,風頭過了,一切照舊。 繼續閱讀 愛是恆久忍耐暴政

老屎忽與老屎潰

現在所謂泛民在爭取甚麼呢?一般人是講不出的,他們自己也講不出。民主回歸論固然是破產。當日他們打的如意算盤是中共在胡耀邦趙紫陽等人的控制下自我完善,到香港回歸之日,政治改革功德圓滿,香港同享民主民族兩中果實,公主王子從此快樂生活下去。

他們當然想得很美。

六四的廣場子彈打散他們的美夢。對民主派來說,六四雖然昭示了香港的灰暗未來,但事件的殘暴本質卻在香港產生巨大的政治能量。果實結出來了,收割的農夫是站在道德高地的民主派,本來是民主回歸論的路線破產,又催生出民主黨、教協、支聯會三位一體的新權力中心。其實六四一役早已敲響民主派路線破產的鐘聲,但是年年的六四悲情和廣場崇拜,卻成為這個醜陋現實的掩護。 繼續閱讀 老屎忽與老屎潰

從夢境回歸現實,從中國回歸香港

中共舉國慶祝國慶,香港有人抬棺材示威。他們穿著李旺陽、夏俊峰的T-shirt,針對殘暴的中共、關心大陸人的命運。在北京眼中的香港「反對派」,在十月一號以示威行動將自己嵌入了一輻充滿民族主義況味的畫卷之中。在「愛國愛港」的陣線中,中共高層到革命先烈紀念碑前獻花,是由上而下建設身份認同;香港反對派示威,則是帶領香港由下而上委身於中共的國家陣營,弔詭地以「反對」作為手段,一點復一年地加強香港與中共之間的某重關係。 繼續閱讀 從夢境回歸現實,從中國回歸香港

黃子華談六四

早幾日是胡耀邦忌日,有關六四慘殺的討論又再揚起來。歷史漸行漸遠,事件的本質在多年的政治加工之下,也越來越難以尋根究底。早前朋友傳來一段黃子華關於六四的棟篤笑,來自97年充滿政治力量的《秋前算帳》。其實整個表演都十分精彩。這一段,黃子華繪形繪聲地重演了香港人對待北京學運的天真;「以為出來集會露營就行?那不如找童子軍﹗」、「絕食如何?絕食是很有威力的,除非你在威脅你媽媽。」他的冷嘲熱諷,極為殘酷,也像刀鋒一樣真實。 繼續閱讀 黃子華談六四

香港要贏,民主黨要輸﹗

我無本事,所以二次創作一下某個無恥政黨的競選口號。香港要贏,民主黨一定要輸。這次立法會選舉,個別政黨的贏輸,無關大局,但民主黨必須亡黨,香港才有生路。

這個時刻,還有各大報章傳媒為民主黨告急;各方理性中立知識分子痛陳人力之害,呼籲大家含淚保住民主黨,謂之在兩個爛蘋果中選一個爛得比較少的云云。這些人不是利益相關,恐怕就是傻的嗎。民主黨的禍害,不是一兩次走進中聯辦、投票贊成倒退政改方案那麼簡單。民主黨、蘋果日報、教協、支聯會這些組織就是廿年來不斷將香港和中國捆綁,以致香港人在自己主場上永遠處於被動和劣勢的元兇。 繼續閱讀 香港要贏,民主黨要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