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穩二百分的理性奴隸

反對中國走私集團的光復行動,有示威者在屯門搞喊一個小女孩。有通識教師說,這種畫面令整個行動先扣二百分。全城譴責「暴力」。

三兩日後,禮賓府有市民宣示政治立場,警察見人就圍,嚇驚一個白人小朋友。同樣是小朋友喊,有沒有全城譴責?沒有。各大報章的頭版,是不是警察濫權、驚擾百姓,以致天怒人怨?不是。各大小政團,從泛民到民建聯工聯會,有沒有撲出來開記招譴責「暴力」,批評這種行為是暴力?不會。 繼續閱讀 做穩二百分的理性奴隸

夢想皆顛倒

朋友想讀心理學,這是她一直的夢想和志願。大學選科的時候,也選了心理學,但被拒諸門外,於是讀了大學的教界科系。讀完大學之後,想成為一個心理醫生的想法並沒有消失。大學時的GPA不是高,本地大學的心理學碩士未必會收,她還有一個去英國讀的選擇,讀一年,學費和生活費加起要六十萬。 繼續閱讀 夢想皆顛倒

佛祖很奸狡,老是常出現

《西遊記》其實是個悲哀得叫人不忍卒睹的中國式悲劇。希臘的悲劇英雄,雖然受盡折磨、痛苦萬分,卻屹立人間神界,與命運作永恆抗爭。西西佛斯、伊底帕斯,都是典型的悲劇英雄。他們求生不可、求死不能,天上天下的苦難彷彿都由他們承受。這些神話故事的主角,一定不會有好收場,總得在一聲永無出路的詠嘆調中轟然終結。然悲劇英雄的冷峻與不屈,令人握腕感嘆,震懾凡心,因而洗滌人心,象徵人類最不凡的精神追求,得以流芳百世。 繼續閱讀 佛祖很奸狡,老是常出現

王菀之做義工,一無功德

外國球隊來港作賽,大球場草地靡爛,引起市民熱烈討論。有一句「我討厭政治」名留於史的王菀之在facebook留下一句「我想問,點解塊草披咁爛」,引來大堆留言討論「爛草地與政治的關係」。究竟草地為何踢爛,我實在不熟悉公共行政或者體育,未能置喙。不過王菀之的回應則倒也有趣:

「多謝你。我完全明呀,所以咪特登再提出嚟囉,睇得明我既人唔多,唔知你係咪其中一個呢?『討厭』絕不等同『不理會』,唔知你認唔認同呢?喺有啲人係度不斷評論人既時候我背後為社會做好多義工,唔知你又信唔信呢?」

繼續閱讀 王菀之做義工,一無功德

歌詞裡的普及佛經

林夕說他的歌詞有不同系列,像時裝廠牌。其中一條是「佛line」,專侍佛理。林夕借詞講法,可視為普及佛經。一支筆千變萬化,但萬變不離其宗,離不開「放下」一詞。因為有執,捨不得、放不下,惹來萬般痛苦。

多年前他寫給陳奕迅的《人來人往》(2002),成了經典。借一宗疑似出軌而不得的糾纏血案,寫出了治療我執的心靈雞湯:「擁不擁有也會記著誰 快不快樂有天總過去 」、「愛若難以放進手裡 何不將這雙手放進心裡」。最厲害是情節的鋪陳,開首寫那個有感情煩惱的女子意亂情迷,移情於歌者,「纏在我頸背後」;但甚麼可擁有,最後還是「最美麗長髮未留在我手」。 繼續閱讀 歌詞裡的普及佛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