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佬好得人驚」

啟晴邨槍擊案,疑兇給挖出有斬人前科,而且祖籍湖南,一提湖南,眾人聞之色變。

中國地域差異巨大,風土殊異、東西南北,他省之人已經是非我族類。現實是中國越大,越不團結,所以才要標榜團結;中國人省籍情結源遠流長,你說是stereotype也好﹐每個地區還真發展出自己的特色。 繼續閱讀 「湖南佬好得人驚」

厚多士阿嬸「我犯規故我在」

地鐵乘客指斥鄉音阿嬸兒子在車廂飲食,阿嬸歇斯底里,惡人先告狀,不停重覆「你巧多事」、「你唔正常」、「你報警丫」、「你又唔係梁振英」……兩分鐘的潑婦罵街,混合了燥狂症病徵加上新中國人典型的世界觀,堪作通識教材。

厚多士短片,是中國「醬缸」醞釀出來的文化真人Show。在中國人眼中,一向莫有公共空間。各家自掃門前雪,閒事莫理,才是鄉音阿嬸口中的「正常」。相反,有正義感的人,就是「很多事」。

韓寒說過,中國人的自由觀是這樣的: 繼續閱讀 厚多士阿嬸「我犯規故我在」

未抵之罪,已受之罰

九月九日是毛澤東的死忌。一代奸雄的功過,不時有人討論。無論你認為毛澤東的功過如何,你都無法否認毛澤東的影子在當代中國揮之不去。毛在今日與其說是一個人,不如說是一個符號,總合了中國幾十年來的瘋狂和苦難。而這段黑暗荒誕的歷史,不只是毛的,還是所有中國人的共業。毛時代對中國人的特殊意義以及複雜之處,在於中國人並不只是受害者,也是加害者。毛澤東掀起的是全民的群眾運動,是所有人必須參與的集體犯罪:在大饑荒中看著別人餓死、為了生存而相食、互相出賣以免被當權者整治、批鬥師長、父子相殘——據說薄熙來在文革時代曾踢斷薄一波的肋骨‥‥‥這是文明世界根本不能想像的浩劫。 繼續閱讀 未抵之罪,已受之罰

雙重法治

戴耀廷方案的「佔領中環」縱然十劃未有一撇、即使他們再三強調行動是「愛與和平」,但在中共的眼中,又有甚麼分別呢?被政治檢控的人只會越來越多。近月因各種抗爭而被翻舊帳的人包括多名社民連成員、人民力量三個立法會議員,近日再加上「佔領中環」秘書處義工陳玉峰,已然顯示,即使香港民間示好與否,也不會博得中共諒解。是革命還是公民抗命、溫和還是激進、和理非非還是武力抗爭,對中共來說都是非我族類。將統一戰線之外的所有勢力盡早消滅於萌芽狀態,永遠是中共的祖宗遺訓。 繼續閱讀 雙重法治

95%對5%

據劉夢熊說,梁振英曾經表示「政府與泛民主派是敵我矛盾」,劉夢熊如今就在IFC頂樓等著他來對質。事情不知是真是假,但劉夢熊所描述的那個梁振英,與唐英年在競選論壇爆出來的那個,卻十分相像。當日唐唐大爆梁振英曾經在閉門會議說,對示威反對者,政府「遲早都要出動防暴隊」。兩人口中的梁振英,俱有一致形象:一股毛魔的匪氣,動不動就將不同政見的派別上升到敵我矛盾的層次。 繼續閱讀 95%對5%

有兵在

土包子前黨官一臉痛心指手畫腳,說「港獨像病毒一樣在香港蔓延」。過了幾天,駐港中國軍隊就軍演巷戰——耀武揚威的時間配合得很好。

十五年來,中國指派了三個行政長官,一個比一個差,三個都管不好香港。港人不吃軟的,他就來硬的。「新中國」的文明有限,不知道怎麽管治香港。好像豬不會知道怎麽豢養一群猴子;小學生不可能幫中學生補習一樣。中共只是一群土匪強盜的後代,治術貧乏,辦法奇少。好像一個還在牙牙學語的嬰兒,說了十五年都吐不出甚麽詞彙,更不要說遺字造句了。 繼續閱讀 有兵在

民主中國,於你我是禍是福

港台既無法逃遁於中國的影響,但又由於曾被他國長期統治,自成體系,所以可稱之為邊緣中國。中共之無可救藥,乃智商正常者共知。於是,很多人便認為只要中共倒台,民主之春降臨,則港台亦雨露均沾,一切問題解決。港台之自由民主不再被壓抑,兩岸三地握手言和皆大歡喜。然而,這只是邊緣中國和海外華人基於民族主義主觀願望而產生的美好願景,現實卻不總是那麼簡單和美好。 繼續閱讀 民主中國,於你我是禍是福

這一屆孔子和平獎要頌給誰?

諾貝爾文學獎頒給了大陸的體制作家莫言,宣傳機器落足鞋油,大肆褒揚,一洗數屆之前寒天寂夜的官方反應。宣傳部不是搞文學的,不會談莫言寫的是甚麼、他的風格有甚麼好,已經急不及待就將「莫言獲獎」納入他們經營的那個枯燥無味的政治術語體系,高談莫言得獎,是評委對中國崛起的肯定、或者是評委回頭及時,不再將獎項作為攻擊中國的政治工具云云。 繼續閱讀 這一屆孔子和平獎要頌給誰?

中國沒有Go Dutch

舊式英國人講「AA制」,叫作let’s go dutch。中國人會說「講錢傷感情」,荷蘭人卻是「人情還人情,數目要分明」。英國成為世界霸權之前,擅於經商的荷蘭已經風流一時。她在幾百年前已經用頗為現代的方法精確管理國家的會計帳目、釐定各項預算。一個國家的大小並不與她的力量成正比。在國際政治的舞台上,你能夠動員出來的力量,才是你的。 繼續閱讀 中國沒有Go Dutch

為甚麼而自豪——Beyond《長城》詞釋義

在反對國民教育的集會上,歐錦棠分享了一件關於李小龍的小事。他說,外國的節目主持人問李小龍,你是中國人、還是北美洲人?李小龍答,I am a human being. 李小龍在電影裡的「中國人不是東亞病夫」,只是令觀眾熱血沸騰的台詞。如果有涉獵過李小龍的哲學,就會知道李小龍追求的是一種圓融無礙的人生觀。他不拘泥於國族,就如他不拘泥於武術門派而自創融和一體的截拳道。然而李小龍的螢幕上的愛國形象,正切合中共借極端民族主義重塑政權合法性的需要。李小龍在中國大陸長期被作為愛國的模範,而廣大民眾亦不好深究,樂得隨宣傳機器聞歌起舞。 繼續閱讀 為甚麼而自豪——Beyond《長城》詞釋義

香港要有「中國政策」

十多年來香港社會對「香港應怎樣跟中國交往」的思考都是交白卷。為求政治正確,大家都不願多談。因為「理論上」香港是中國的一部份,自然就不需要「外交政策」。但實際上香港跟中國的法制、民風、發展結構的差異太大,幾乎為一國中之另一國,所以須用雙邊關係的思維來處理香港鄰近中國所導致的問題。 繼續閱讀 香港要有「中國政策」

拿五十年前的playboy打飛機

強國太空人在大氣層成功飛來飛去,被官方當成天大的成就,又是一次中華民族站起來的完美示範。這樣的民族英雄,當然要來香港做一場騷。中國的運動員好太空人好,正職都是政治演員。所有成就,都不是個人的,而是都要托黨和國家的福。那麽,為什麼強國的政治演員總是要來香港呢?對中國來說,香港不只是他們過民族主義癮的肉靈芝,又有實際的巨大的經濟利益。不談宏觀的金融戰略地位,就是貪官藏錢藏女人,都沒有一個地方華人的地方像香港那麽好。 繼續閱讀 拿五十年前的playboy打飛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