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斯達:悼念曹仁超 不如超渡自己

xxx

我一直記得有個有錢佬說過,每一代人都會找到自己隊霖上一代的方法。今日他們說曹仁超死了,原來這番名言出自他。

記得好像還說過,我的位置坐得那麼舒服,為甚麼要讓位呀?他是明白的說,自己不會無情白事放棄,有實力就來隊霖我﹗在上一個時代,他們也殘酷而果斷,找到隊霖上一個霸權的方法,找到自己在太陽之下的一席之位。 繼續閱讀 盧斯達:悼念曹仁超 不如超渡自己

盧斯達:全世界要自殺的青年 聯合起來﹗

death

哈囉,你還在嗎?還是你已經死了?

這幾個月來,很多學生要死,而且也真的死了。

從去年八月到現在,死了十七個;年齡從中一到大學都有(注1);不論是大大聲預告,或者無聲無色,花死葉殘,死了就死了。這個城是食人的,也是善忘的。史大林說,一個人的死亡是悲劇,但一百萬人死,就只是一個統計數字。死者被遺忘,不想有人召喚。 繼續閱讀 盧斯達:全世界要自殺的青年 聯合起來﹗

盧斯達:《星戰》老一輩交捧心情愉快?(《星球大戰:原力覺醒》系列之二)

1436291526032285253

(輕度劇透)《星戰7》有新的主角、新的故事,舊人缺席,或者退出,之後肯定是Rey領綱。老實講《星戰7》是令人看得不痛快、不過癮,因為它要為新人搭建舞台。連奸角都是初出茅盧,他沒有Darth的稱呼,而Rey則是憑「主角威能」——很可能是天行者家族的天賦原力——挨過難關。 繼續閱讀 盧斯達:《星戰》老一輩交捧心情愉快?(《星球大戰:原力覺醒》系列之二)

盧斯達:核心價值很核心,因為影響不到外圍

院校自主、學術自由,不是香港人普遍信仰的。幾波移民潮,良莠不齊,港英政府也不真的將想將香港人塑造成英國人,他不用你文明開化,只管乖乖接受統治就好。

因此,核心價值,真的很核心,影響不到外圍和一般人。那些殺入港大示威,說要怒打馬菲森、臭罵馮敬恩的耆英,我想除了報酬,他們也會認同是陳文敏、馮敬恩、泛民在搞搞震。王晶這類在自己界別撈得風山水起的上一代,也是真心相信,要不是你們吵吵鬧鬧,事情不會鬧得那麼難看。

TRFl-awzuney3709318

繼續閱讀 盧斯達:核心價值很核心,因為影響不到外圍

盧斯達:《明報》讓座「報道」打壓無權一代 可恥的世代不正義

diu

世代戰爭一早來了,雨傘革命就是戰爭中的一場戰役,現在《明報》有膽開戰,無膽回應那篇鞭韃「年輕人不讓座」的報道,而是鬼鬼祟祟改文章,隱去本來標明的攝記名字。如果是理直氣壯,即管出來用「新聞自由」、「編輯自主」來擋,可《明報》就是不發一言;攝記影相,沒有錯,是「打份工」,報道不是他寫的,他只是去影配圖呀——幫明報說項的人,都彷彿有明報兩個字刻在額頭,一個模樣的兜兜轉轉、顧左右而言他。為甚麼不說這是新聞真相呀?為甚麼不說後生不讓座,尤關大眾利益呀?他們說話,永遠像哲學家,或者文化人,總在支節轉來轉去,他們以為大眾都是左膠或者天真大學生,會被他們兜兜到當問題不存在。 繼續閱讀 盧斯達:《明報》讓座「報道」打壓無權一代 可恥的世代不正義

盧斯達:賊報《明報》——香港中產的道德書本 翻開頁頁都是殺子

4bbf3f13b2e58

今時今日《明報》,也要靠批鬥香港後生一代不讓座來衝click數。上一代「知識份子」看的《明報》,除了政治上不停幫香港人打毒針,散播香港中產、教育界、文化界、政界所喜愛的馴服和犬儒,也經營殺子的事業。

行將就木的紙媒,靠敵視抹黑後生一輩來取得中老年人的認同,好折墮,好核突,但也是物理的必然。《經濟日報》是如此,《晴報》又是如此,每年夏天,就訪問周綺萍,批評大學生水平低,潛台詞就是老闆壓價都有輿論基礎。這是經濟的,而政治是經濟的上層建築。《蘋果》和《明報》之流,則是政治的殺子,靠扼殺新思潮和下一代來換取自己過期的光輝。看這些報紙的是甚麼人?是前途談判,默不作聲的港豬、有事走人移民的離地中產、關心讓座永遠多過黑警打人的德之賊?是一邊拿著外國護照,一邊叫香港人要愛國,不能抵抗「同胞」入侵的愛國大中華膠。 繼續閱讀 盧斯達:賊報《明報》——香港中產的道德書本 翻開頁頁都是殺子

盧斯達:我花開後百花殺

1399725678

小學生跳樓,當值教師不報警,當然是因為校譽。校譽就是學校競爭力,直接影響那些分分鐘年薪百萬的學校高層。上報不免就是壞新聞,所以一定要學趙高秘不發喪。我敢說,就算當時再跳多一個,在他們面前吐血、斷手斷腳,他們也只會叫聖約翰救傷隊,忖道,掉下來的好像只是睡著了。

這些不是新聞。教育界充滿這種人,我一點不覺得吃驚。學校是監獄式管理,是資本主義社會的工廠,又是大人的勞教所。小朋友第一次接受改造、接受社教化,就是在小學。工廠需要效率,製品就算不是品學兼優,至少要馴服權威。監犯有甚麼問題,獄卒才沒有這個心這個時間去管。與其解決問題,不如解決提出問題的監犯。監犯自殺就更好,獄卒眼眉都不用皺一下。 繼續閱讀 盧斯達:我花開後百花殺

周綺萍體

每年夏季,各大報紙都會拿新一代人做文章。這種鱔稿,姑且可以叫作「周綺萍體」,年年如是,都是批評新一代奇形怪狀。八股程度,比得上中共官媒的那些「堅持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文章寫到最後,結尾都是這位中原人力資源顧問董事總經理周綺萍出來講兩句。今年信報搶先發動攻擊,《港新生代打工向錢看 內地80後職場向前睇》 繼續閱讀 周綺萍體

鄧紫棋——鳩叫與上位

鄧紫棋亮相大陸歌唱節目,一鳴驚人,出口轉內銷,今年她才22歲。年不年輕?很年輕。急不急?絕對不急,成名要趁早。有時我在唱片店聽見她的live,直覺她是天賦太好,太早成了歌匠。聽她翻唱《你把我灌醉》,或者其他經典歌曲,也很沒味道。上那種節目,就是扮演唱歌機器——但這也又如何呢?22歲能有甚麼人生際遇?唱歌講演繹,演繹來自閱歷。你不能期望她是梅艷芳,能唱一闕人歌合一的《孤身走我路》。 繼續閱讀 鄧紫棋——鳩叫與上位

要敬老,不用爭辯,他們說是就是吧

李純恩說:「在香港歌壇謀生的人,好像都文盲了,好像都不識字了。」歌壇已死!令他有感而發者,只因他在街上聽見藝人在無綫的籌款節目上唱了幾首平庸之作;鍾祖康也趕去聽了他第一首的陳奕迅廣東歌,原來是相當平庸的《陀飛輪》。鍾祖康之後說:「我對陳奕迅的興趣,絕不是他的歌,而是他的好爸爸為家庭幸福而貪污的案件;而我對Wyman的興趣,也絕不是他的歌詞,而是他企圖令人跌出眼球的衣著品味。」 繼續閱讀 要敬老,不用爭辯,他們說是就是吧

「依家想搵條學生妹屌下都好難呀」

一個老男人在酒吧兩杯下肚之後,好像半醉了,就開始對我吐苦水。

「你地呢代既後生仔女,同我以前果代差得遠喇。」他說。

我維維諾諾,笑笑口問:「點解咁講?」

「就講,只係講幾年前,都大把學生妹出黎做。都係幾百蚊一個鐘,好抵玩架。依家?啲大學生都剩係識得係玩O camp,係架火車裡面擾擾攘攘、搞活動又要問人拎Sponsor,搞到上哂報紙又盛,依家搵條學生妹屌下都好難呀。你地以前啲師姊就識諗喇,出黎做下,賺兩個錢,都唔知幾上進﹗」 繼續閱讀 「依家想搵條學生妹屌下都好難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