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落的中產

據知明光一類道德至上團體不時會開辦一些講座,內容當然是如何正視社會歪風諸如此類。有趣的是他們在席上會派發廣管局淫審廣管等審查機構之單張,並會非常細心地教導一眾在場人士(主要是家長)如何投訴看不過眼、有傷風化、敗壞社會道德的東西。最新壯烈犧牲的是兩個小朋友在鏡頭前不停擠眉弄眼的吉百利巧克力廣告。巧克力商銳意革新百年老牌的型像,廣告的意思大概是指吉百利巧克力會令人開心得眉飛色舞。家長們看一次覺得不明所以,看兩次便無明火起,指廣告教壞有樣學樣的小朋友,「有失斯文」喎,至行文為止亦找不到確實投訴數字,又聽說廣告會被禁播,但未知是否實屬。投訴是有,但停播與否我並不知道——好似十九才子般引錯消息就唔好啦。 繼續閱讀 失落的中產

再見Michael Jackson

美國《華盛頓郵報》6月27日評論文章

作者:Margo Jefferson(《On Michael Jackson》作者)via here

米高積遜喜歡史詩式象徵。在舞台上,他不是毁滅世界就是拯救世界,在那些有關街頭暴力、性襲擊、戰爭與自然災難的故事中,他總是英雄。原訂最後一輪演唱會有50場,50這數字隱喻其人生:一場代表一歲,接着流行音樂皇帝正式退場。現在,只遺下終極的退場。

後現代的「形態轉移者」

我在1980年代開始研究米高積遜。他的皮膚愈來愈白,面形五官愈來愈瘦削,氣質也愈來愈女人。有人說他背叛了種族,有人討厭其難以捉摸的性別。我則視他為後現代的「形態轉移者」(shape-shifter),那轉移後來愈見極端和神秘化。2003年,我開始撰寫有關米高積遜的書,我看遍所有錄影、傳記、追縱各次危機,整個人都沉迷下去。那個表演者是誰?那個男人是誰?兩者剩下什麼?為何他包含了我們這麼多衝突和幻想:有關孩子和性、種族、名譽、美,還有不斷再創造自己的能力。我希望把這些都想遍,然後確認米高應有的藝術家地位。

不會再有新的「形態轉移」和「再創造」了。米高在籌備最後一輪演唱會時的辛酸,只要想想也覺不忍。那不單關乎設計一場好表演,更是要令一把中年的聲線和一副中年的身軀重回巔峰,還不算要預備承受一大堆懷疑和輕蔑。2005年後,性侵犯官司一直把他困在醜聞和鄙視中,演唱會是最後一次回復名聲的機會 ——死亡給他同樣的機會。嚴肅的評論員和政客現在都呼籲大家將醜聞和爭議放一邊,單單頌揚米高的天賦才能。

我支持這種取態。米高積遜是最偉大的普及文化藝術家之一。誰能跳更出色的舞,誰能唱出如此懾人的歌,誰比他更了解舞台效果和音樂錄像(MV)?他是先鋒,影響力無遠弗屆。他是跨種族的,他沒有放下黑人風格的經典元素,亦懂得加入新材料翻出新奇。但米高同時也是個心靈受盡折磨的人,他多次提到自己不快樂的童年,對人失去信任;他愛小朋友,因為唯有他們才保持着天真。為了帶給自己安全和快樂,米高用1700萬美元 建造夢幻樂園。

正是極端的性情令其藝術如此吸引。憤怒的成人、愛玩的小孩、既是受害者又是侵略者、既是花花公子又多愁善感、既是救世主又是惡魔、時男時女。當他的皮膚漸白,當他的面容在手術刀下不斷改變,當他在犯人欄後接受審訊時,我們都失望過。但現在,我們不用再沉溺於這些舊醜聞,我們可以把事情清楚地分開,並裝作一切沒發生過。沒有比明星醜聞更顯出我們的虛偽,也沒有比明星的死更令我們虔誠和善忘。面對明星時,美國人總是如此孩子氣。我們崇拜、我們唱衰;我們一時熱烈地認同,但當明星做了我們不樂見的事,我們即棄之如敝屣。現在,我們有機會以不同的方式對待米高積遜——既面對其異於常人的苦惱和自虐,同時享受其超凡的技藝。

剩下的唯有寂靜。

悲喜Michael Jackson之死

年初MJ病危時,我總在想他是真的會撐不住了。但他那次竟然沒死,還宣佈要開復出演唱會。我聽著那些消息,心裡也不感到特別高興。我心底裡總有種奇怪預感,覺得他命不久矣。今早聽到他身故的消息,當下是非常驚訝,但也有一種奇異的釋然——這對流行之王本人,何嘗不是一個終極的解脫。

世界要毀滅一個人多麼容易,你爬得越高,四周的氧氣便越見稀薄。在音樂史上Michael Jackson根本是天之驕子,現在多少所謂跳舞的歌手在台上不過是重覆著A貨質素的MJ舞步。但這些也根本是毀掉一個人的天資,他飛得太高了,太陽——觀眾——終於令他的翅膀熔掉,迎接他的是八十年代之後的下墜。我毫不懷疑MJ的精神是出了問題,在他那個位置,誰都注定是要瘋的。我將他的整容視為一種心理壓力的渲泄,這隱喻不是再明顯不過了嗎?整容,換臉。不欲再看見這張帶給他無盡壓力的臉。

死亡在它悲劇性的背面,又有一片寂靜的安詳。聊勝於無,是所有喜歡Michael Jackson的人的一點安撫。其實自己是喜多於悲——現在這位King of Pop終於可以躺下來休息了。

South Park: Ride the Train from The Jeffersons

South Park【Fatbeard】:航向索馬里

Episode 1307索馬里海域接近阿拉伯海,東至東方馬六甲海灣、西連蘇彝士運河,是歐、亞、非三洲,加上三大洋的海上十字路口。各國自19世紀中期開始入侵索馬里領土、干預當地事預。先是英國、然後是意大利、二戰後的蘇聯和埃塞俄比亞。當地亂事不止、軍閥派系混戰不息。踏入九十年代,當地政權被軍閥聯盟聯合推翻;93年美國以聯合國的名義組織維和部隊進入索馬里,卻令當地軍閥派系有了共同敵人,槍口遂一致對外,並聯盟對抗「外國勢力」的干預。使得美軍自越戰後遭遇另一次恥辱式慘敗:18名美軍被打死,索馬里軍民拖著他們的屍體遊街示眾。

由於政局混亂、政府軟弱,對開海域無王管。外國漁船隨意在附近海域與當地漁民搶食、當地汪洋亦成為外國工業廢料的垃圾場。當一個國家的系統已崩潰多年,漁民為了吃飯,隨了擄人勒索還有甚麼出路?然在「國際社會」一片正義討伐的軍事行動之下,此議題亦逃不過二元分化的命運,在各國人民心目中,自然又成為了正義的剿匪行動,最好可以拍成荷李活大片,把索馬里海盜們描繪為一群吃人的black people就不錯。

而Cartman在新聞裡聽聞”Pirating is back”,便召集同學們去索馬里做海盜,過”without rules, without homework”的刺激美好海盜生活。肥仔最後召集到的同學有:Ike, Butters, Clyde和Kelven。他們先向家人寫告別信,再各自用媽媽的信用卡order了去Cario的機票,然後再經陸路乘四十九小時的車,去到索馬里一個叫Mogadishu的臨海小鎮。

幾個小子本來被索馬里的海盜當成人質向一架法國商船勒索歐羅。因為言語不通,小子們以為自己已成為海盜的一分子,上船之後竟然踢走法國人搶去商船。小子們幹下了海盜們也不幹的東西,漸漸成為當地海盜的一份子。法國人被聯合國救起,美軍應其所求出手剿匪。可是,私底下,一名海盜卻用極差的英語向Butters發問:”Why do anyone want to be a pirate?” Butters和Ike說他們 “sick of homework and rules.”

海盜卻回道:

“everyday I dream that I can go to school. But my mother, she is die of Aids. And there is no money for medicine. My father was killed trying to find food for us. Do you know how I feel everytime we try to capture a boat?Is scare. A lot of scare because I might get killed. But its scare because if I dont get some benefit, my family and friends are going to die. I dont want to be a pirate. I dont see anybody would.”

Butters和Ike聽後,向肥仔提出他們是應該回家的。影片最後一幕是一隊美軍抵達了他們對開的海域,一瞬間將所有海盜擊斃。同樣是海盜的小子們全部幸免於難,不過是因為長官命令狙擊手不要殺死「白人」而已。一切本來就沒有甚麼正義和公平。

收看:Fatbeard

圍剿陳一諤

港大學生會長陳一諤在論壇一番言論,引來近日苦無題材的傳媒大肆報導,網民口誅筆伐。不是隱形左派,而是升格成中共代言人、屠城辯護士。我花了一時間去細讀各方資料,其實陳一諤錯在不知雷池何在,竟去質疑港人對「六四」的一貫看法——無論你是否同意他的意見,他就是「理性」地提出疑問:你們怎知道坦克壓死的是解放軍還是學生?政府處理的手法是「有o的問題」,但其實學生也有問題,學運領袖亦不知進退、並指中共亦希望把傷亡減至最低;雙方的處理手法可以更好云云。, 繼續閱讀 圍剿陳一諤

這世界,太多懺悔羞怯

人這東西雖然長得很不像動物,但無論宗教、文明、習俗怎麼偽裝,人始終是動物的一員。自然界終有其法度,生老病死,人們都把目光聚焦在老、病和死。但生可以是出生,也可以是生長。萬物生枯都有循軌規律,時間到了就是到了,你阻止不了毛蟲成蝶,自然亦阻止不了後生仔女動情搞野。

道德家把最高的道德標準對準在禁慾的肚臍眼上,無疑很有戰天戰地的難度和氣概。但他們不明白,你看見他們每天跟不同的異性(或同性)愛憎交纏的時候,他不一定知道自己在做甚麼。這不過是本能的一種伸展,背後推動爐灶的是本能,腦袋沒有角色擔當。正如我可以斷言,那段地鐵激吻Try Her Breast短片中的男女,當時他們也不知老豆姓甚名誰。為甚麼要知道呢?這是一種設計,時候到了,就要物色對像和發泄精力。尤如脫韁野馬,禮義廉恥都要統統讓路。

況且大家要明白,本地青少年跟香港人一樣,生活異常枯燥。所有人都不過是學校的一個編號、身份證上一個號碼、就業市場上的一件貨。於是,在後工業時代的集體物化環境裡,每個人都經歷過一種自我與體制的矛盾。而現下教育制度無法疏理這種矛盾,反而將之激化。在教制裡每個原該有凌有角的學生,在考試制度裡以單一標準壓縮成貨品,於是新世代出現了一種存在感的失去。當我們不再能驅分自己和他人,自我的意義便漸漸流失。如此,即形成了一種恐慌和空虛。空虛的學生去吸毒。恐慌的人們便在這充滿了「進修、增值、讀書」的城市裡找尋一些可以令人生稍得意義的東西。

於是,這城分出了一支港男港女的物慾系、又下開一支為情生為愛死的戀愛系。為甚麼?因為在戀愛中,他們感到自己有了價值。在這段關係中,我們感到自己是獨一無二的,不再是貨架上的一件貨、學校裡的一個學號。在戀愛中,我們得到了的滿足,價值的失而復得。於是,我們可以解釋和明白,為何中學生總是拍拖拍到阿媽都唔認得。他們被世界、被社會榨得貧脊的靈魂,太過饑渴。戀愛本來就深具成癮性,到了他們面前,便立即成了鴉片,而在這個大學生竟然被人標價四千元的亂世,會考10A也不過拔尖入U。大學又再重新洗牌,還有畢業後的就業競爭呢?一個個燥動不安的軀體,被初葫的情慾焚灼至斯,成年人亦無從指引提點。既然努力十之八九白費,為何不去談戀愛、去上床做愛?未來畢竟太過遙遠,眼下的快感卻伸手可及。

按:

這一篇本來打算用「青春殘酷物語」來作標題,但考慮到search engine上同樣結果實在太多,便作罷。但無意又按下滑鼠,搜出了林夕寫的《青春殘酷物語》,標題一句取自其中。

插圖:The new generation by ~Ferruti

太初有道:道德和性慾

天主教香港教區最近出版一套性教育小冊子,分發給教區三百間中小學使用。名義上的性教育,內容卻是無性教育。天主教的性教育就是叫年青人仿效中世紀的禁慾修士,撫臉和接吻屬於黃色警戒,「建議必須慎重考慮」;至於真是忍耐不住如何?可否帶備安全套?不行!此舉會導致「衍生更大機會發生性行為」,小冊子建議此時的事主應該離開洗臉飲凍水;最屈機的是小冊子認為自己解決亦屬不可,因為自慰這回事「偏差及非正常行為,不利個人健康」,哈哈,哈哈哈。不要笑,我小時候的書本性教育除了性器官橫切面,就甚麼都沒有了。本地的主流性教育如此。

看小情侶身處地鐵站亦忘我如斯、按捺不住,盡情激吻TRY her Breast,試想想,你冷冰冰的道德教條能起幾多作用?

也許人類滅亡了,文明、宗教亦隨之風化。誰都不記得人類曾經存在過,也不記得某年某月某人煩惱著婚前性行為是否道德、或者家暴條例會否引致家庭價值崩潰諸如此類。

其實搞這些「性教育」所為何事,實在令人費解。頗有鳩做的意味。既無助改變他們眼中這「罪惡的世界」,又浪費樹木。環保一點吧,消耗資源的情況再不改善,地球能撐多少世紀、多少年代呢?也許人類滅亡了,文明、宗教亦隨之風化。誰都不記得人類曾經存在過,也不記得某年某月某人煩惱過婚前性行為是否道德、或者家暴條例會否引致家庭價值崩潰諸如此類。地球也不過是宇宙一顆微塵,人就更小,可是大家都認為自己掌握了大千世界的真相,娓娓不倦地對著人家指指點點,一派我高你低的駕勢。連人家在房裡做愛用陰道用嘴巴用肛門、或是性慾如何自行解決都要閣下開金口評論一番。廿九幾樣指引等著派給你。為甚麼呢?人活著本來不需要指引,只是總有些人沒有指引反而活不下去。由此可見文明去到某個高度,便會漸趨扭曲、變得非人性化。

人類滅亡後,地球花一些日子,便回復綠草如茵、生機處處。動物們各自的時候到了,也就找尋自己的伴、去交配。太初的世界,沒有道德,沒有指引,亦秩序井然。天下本無事,從來都是庸人自擾。

插圖:Returning To Eden

在海嘯下講道:South Park【Margaritaville】

金融海嘯從去年九月開始浪接浪而來,我亦思疑為何South Park編劇還未寫過有關話題呢?十三季的第三集則始終還是要談到相關二三事。Stan打算將從祖母得來的一百塊美金儲進銀行裡,可銀行經理過手之後就一塊也不剩。金融海嘯殺到,個個都成了專家,站在街頭議論為何事情發展到今時今日的模樣,誰需要負責?Stan的老爸Randy將責任歸咎於金融體系本身,謂這是金融體系的復仇;而慣了政治不正確的肥仔則將責任歸於猶太人(Jews),認為這次危機是猶太人將錢都拿走了。大撒民族仇恨的hate speech,也是肥仔一向的風格。Randy逐漸贏得了民眾的信任,Randy為了治好金融系統,決定不再購物,在南方公園建立一種羅馬時代般的生活模式。沒有汽車、沒有電腦、沒有浪費消費(Needless Spending)的世界。

Kyle認為事情不妥,在城裡發表人們要消費才能拯救金融系統的言論。Kyle漸漸有了一群信徒,遂引起以Randy為首的議會長老之不滿。Kyle像耶穌一樣,有十二門徒,肥仔也是其中之一。議會長老恐怕Kyle的講道會動搖他們的「指導思想」,於是設計拘捕Kyle,而肥仔則打算串通議會長老們將之出賣。報酬就是最近的任天堂DS。

南方公園的劇組對聖經故事的模仿有其意思所在,【Margaritaville】是少有收斂而意味深長的一集。Randy建立的是一種生活模式、宗教體系。我們可以把它當羅馬時代人們信的基督教。而Kyle則當然是扮演著耶穌的角色,一個修正主義者、一個革命家的來到。他修正了Randy那一套極端的理論,在空洞的教條中填補了人的信念的內涵。”Faith is what makes economy exsit” 片未Kyle犧牲自己為全鎮居民的帳單埋單,恢復了大家花錢的信心,像耶穌一樣犧牲了自己,為世人的罪付了帳、埋了單。

收看:Margaritaville

H3M / HHHM,陳奕迅新經典

H³M
陳奕迅
廠牌:新藝寶

[rating:8.4/10]

 

 

看見陳奕迅在頒獎禮的表現,都知道他到場只為應付公司。的確,地位這些東西大家看得到。他確實領導本地樂擅。唱得好的不少,但對製作單位的駕馭、音感的準確、選曲的品味等等,陳奕迅確實鶴立雞群。不過對其歌只留意到跳舞的【Listen To Eason Chan】,後來的則提不起勁,其實私以為陳奕迅在【What’s Going On…?】已陷入了某種瓶頸,像有重重的現實限制著他。像龍游淺水,發揮不了全力,只得不停轉圜企圖轉出新天地。他的唱片越來越多Gimmick,越來越不一樣、越來越外國。因為他跟我們一樣,對現狀實在不耐煩。縱為現實所限,但仍盡力搞作,試圖於悶局裡注入一點活水。 繼續閱讀 H3M / HHHM,陳奕迅新經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