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斯達:共產黨打到黎 小麗老母無得避

lomo

中國僭建宣誓條文,除了游蕙禎梁頌恆失去議席之外,其餘幾個自決派震過貓王。由於李飛說「民族自決」也是本質上推港獨,小麗老母今日就繼續玩弄其語言偽術,謂自己主張的是「民主自決」,並不是「民族自決」那種認為香港人高人一等的主張——而且又自報家門,稱選舉期間已公開反對港獨。 繼續閱讀 盧斯達:共產黨打到黎 小麗老母無得避

盧斯達:天命

des

「一國兩制」,從來就不可能不變。互不侵犯的那一套,是鄧小平年代的產物。文革後的中國百廢待興,正要改革, 對香港曾經和顏悅色。現在的中國官媒,動不動就說自己是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其實早已撕破香港的自治條款。只是香港人無權無勢,對方毀約,確實也不知道要如何下去。 繼續閱讀 盧斯達:天命

盧斯達:政治正確只是政治正確,不一定是美

plus

近些年,時裝界吹Plus Size Model的風,鼓勵走天橋Show的模特兒,可以有點肉地,甚至肥,不是瘦到見骨才叫「標準」。

模特兒界自己有很多心理問題,競爭激烈之下有很多厭食症、抑鬱症、焦慮症……數之不盡;然後受到時尚界影響的一般人,也受到節食、激瘦即美的觀念影響,產生大量上述的身心問題。

Plus Size Model原意雖好,但旋即成為「政治正確主義」的表演場地。Plus Size Model在社交媒體上傳照片,總有很多人說,好美、支持你,Go ahead,諸如此類。就像跨性別者、同性戀者、第三世界難民之類Plus Size Model也好像非常政治正確,世上是願意錦上添花的,因為添花的時候,我們自己也覺得自己進步、高貴,因而感覺良好。

回到最初的問題,時尚就是要美,時裝就要美。模特兒也應該美。但有時為了光環和Gimmick,一些行天橋的模特兒,開始不是Plus Size,而是肥腫而不美麗。好了,我已經感受到政治正確的壓力——好像我覺得作為「弱勢」的Plus Size Model不美麗,已經是值得愧疚。

事實上,我們覺我這些「少數」模特兒,是模特兒工業裡的少數,應該格外保護;有教養的上流歐洲人,對千萬計的中東北非難民,也覺得自己要有這種悲憫。因此發生甚麼大規模強姦事件,德國官方也是低調辦理,再三隱瞞,直到紙包不住火,網媒日夜講,突破主流傳媒封鎖,事件才爆出來。

世界有它的道德主旋律,而我們內心的雜聲就顯得很弱小,一直壓下去,不敢講是當然,連想都覺得有負於天。我覺得一個Plus Size Model不美,我覺得難民是一個災難,我覺得中國貧民移民香港,背後都有一個要將香港人口清洗重整的mastermind在背後。啊啊啊,這都是排外,這都是父權,這都是資本主義……沈殿霞的女兒欣宜,近年也有兩隻歌在講「非主流的美」,她本身也刻意形塑「非主流美」。

這當然很政治正確,很自我,大家都會留言:「你好勇敢」、「你都好靚」……但大家心裡是否真的這樣想呢?現在政治正確好像已經取代了美,成為了美本身。但其實政治正確只是政治正確,它不是美;一個人站穩了政治正確的高地,也可以是醜;藝術家政治正確,不代表能有甚麼建樹,通常這些人都會變得空白、空洞,因為它永遠在想,大家需要甚麼,而不是我想創造甚麼。

政治正確當然很好,因為有掌聲,我也喜歡掌聲,但政治正確只是政治正確,美是另一件事。對於醜來說,美可能是一道高牆。所以他們要拆除這道牆。在政治正確的世界,政治正確越來越純熟,美越來越稀有。

代糖夫人信箱:我要飛左Louisa

lu

代糖夫人你好:

是咁的,小妹叫Louisa,係做野既地方遇到一個痴漢C君——我唔知咁樣描述岩唔岩啦。我平時同佢無咩交雜,不過慢慢發現原來仍係自己個FB度成日屌我,話我辜負佢,唔理佢,玩弄佢感情,又話我左右逢源,又話我點解識哂成公司啲人,一時又同Eric講野,一時又同Peter講笑。其實大家平時吹兩個水,唔代表我地夜晚會扑野囉,唔通好似C君咁做人咩。我都唔知點回應好。

近黎C君俾老世降左職,佢本來個位就俾Eric上左。跟住C君又係FB話Louisa個賤人點解唔幫口,Eric個賤人明明私底下嫖賭飲蕩吹,係一個強姦阿婆既汪洋大盜,點解Louisa唔出聲?下我同Eric未熟到會知道佢鐘意強姦阿婆喎。夫人你知啦,係街上面見到痴線佬,盡量唔好同佢有眼神接觸,而且C君既幻想我唔通逐一回應咩。

跟住C君係FB度整左個list,list哂差唔多全公司所有員工(除左佢自己)話佢地都係賤人,我地公司都叫大公司,所以個人名都好長下。不過公司都竟然都有人信。跟住C君又係FB話:「要飛左Louisa條賤人,除非佢跪係度同我道歉,如果唔係我唔會原諒佢」,我真係O_哂嘴~~夫人夫人,工作環境裡面出現呢啲人應該點算?

Louisa上

# # # # # #

Louisa:

拿,痴漢就周圍都係既。唔講你地丫,依家知名後生女議員都有班痴漢跟住,不過可能佢好享受同班「追求者」來來往往呢。講返你。你以為女人先會變怨婦呀?男人怨婦起上黎,仲勁過你呀。可能你好耐以前同C君講過句野,咁你地就一齊左架喇。依家無將你雙規開除出黨已經好好喇。FB講兩句,無論講既有幾戇鳩,都有人信架。大公司又點呀?咪又係一班人頭豬腦﹗著西裝呀?飲Starbucks呀?一講八婆野咪又係個個聽完就講,使撚講係咪真呀?假既仲花生,仲奇情嘛。

你同公司出生入死,打生打死,無人會諗起架,會有人珍惜咩?無架,個個都係自撚私,為名為利。總之就起哄囉,講是非囉,你估香港啲辦公室裡面既人真係辦工既咩。你公司裡面唔係C君,都有另一啲人係咁。人生失敗者就係咁,佢既生活比較有意義既,就係搞是搞非囉。

如果有人搞左隻鑊出黎,業績唔好,咪話全公司(除左自己)所有人都有問題囉。你竟然識第二啲部門既人,你一定係懷有二心啦……之類。夫人後生果時都經歷唔少,痴漢就更加多。溝女唔撚夠膽,幻想裡面當溝左你,之後就覺得俾人玩弄感情,真係媽~好毒呀﹗

所以唔好真係辦公呀,好似佢地咁扮工就得。你都唔使對其他同事有希望呀,群眾既眼睛係唔雪亮架,就算有,都唔會出聲啦。陣間C君係幻想裡面溝埋佢地,當埋佢地自己人咪死?係街上面見到痴線佬,唔好同佢地有眼神接觸呀。

代糖夫人上

盧斯達:青議檄

photo

青年新政兩位議員,因為在宣誓時說「再屌支那人民共和國」,立法會主席判為宣誓無效;再引來政府司法覆核,挑戰主席再予宣誓的決定;建制派發難搞流會,阻止二人宣誓。在立法會之外,親共社團、愛國學者、海外愛國華人之類,大造輿論,斥其辱華,要向全球華人道歉。亂上加亂,還未計台灣之行又是柒碌收場。 繼續閱讀 盧斯達:青議檄

盧斯達:「天下一家」與無限流徙

redd

移民是香港人的「民族性」,中國人也如此。避秦,或者討生活。在沒有飛機的年代,坐船出海,東南亞於是滿佈了華人。到了近代,去歐洲、去美國、加拿大的「華人」也越來越多。舊金山叫舊金山,就是一個非常中國中心論的名字。雨傘佔領期間,一個黃皮膚黑眼睛的芝加哥人跟我講了一件事。這個人在芝城經營拉麵店,他告訴我,他們本來想舉辦若干活動,聲援香港人抗爭,希望有當地傳媒報道。但活動未開始,當地的「華人商會」就向他們施壓,最後活動沒有舉辦,一切如常。 繼續閱讀 盧斯達:「天下一家」與無限流徙

盧斯達:小平牌敬酒還在嗎

pin

我沒看過ViuTV的節目,我甚至已經退化到連家中的電視都不懂操作。該台找王丹和馮敬恩拍《矛盾》,之後抽起不發,並稱二人自行安排記者會,在會上發表「港獨言論」。ViuTv之後的批評聲明 ,措詞強硬而突兀:「 ……不但有辱民族尊嚴,更是自欺欺人,(香港獨立)是絕無可能發生的痴人夢話。」怒斥如有人借ViuTv播獨,會保留追究權利。 繼續閱讀 盧斯達:小平牌敬酒還在嗎

盧斯達:比起「支那」更大的問題

chi

議員宣誓時以「支那」指稱中國,事關「支那」,與日本侵華相關,於是題目便與「歷史」有關。學院中人的譴責,可堪玩味。「支那」宣誓之後,一群教育界人士發出「嚴正聲明」,稱要求兩名議員要向「全球華人」道歉、如不認同香港是中國一部份,就應放棄議員資格,並支持立法會主席「堅拒」蓄意「辱華」的人宣誓成立法會議員等等。 繼續閱讀 盧斯達:比起「支那」更大的問題

盧斯達:梁耀忠留低大愛

shit

資深議員梁耀忠將立法會主席之位,拱手相讓予功能組別梁君彥,以香港議員的標準來說,並不算太差。所謂「放手,放開所有,彼此更自由」,既然做主席咁難,自動放手,傳給西環,都是風度,留低的都是一份心意,而不是負擔。

梁耀忠這個議員,由一九九五年做到現在,已經做到有公務員的風範。準時收工,準時返工。你突然叫我做主席,我心裡一定好疑惑、有很多問題。

泰王駕崩,如果觸發泰國內戰,不再輸送食米予香港、中國經濟爆破、金正恩狂射飛彈、俄國入侵烏克蘭、觸發世界大戰……有一天,香港被迫宣佈獨立,聯合國空投武器給香港人,香港人不再you no gun,但作為殖民地臣民的修養還在。我們溫良恭儉讓,有著幾分疑惑,雖然做了幾十年人,但未做過主人,沒有經驗,當下還是打電話給國家主席要求收回香港好過。

爭主席,如果爭贏了,那我們就不是反對派。公務員議員廿幾年都做反對派,你叫他勝利一天,也是強人所難。所以香港有了民主,肯定天下大亂,到時就沒有民主派,點算?突然有人欽點你做特首,肯定也是辭讓更好。然後一大堆原因:程序有問題、有法律問題要搞清楚、不認為自己可以做到甚麼,這個特首,還是交給你們做比較好。我要做反對派,無時間做特首。

凡是地區服務,涉及的政府利益就多。梁耀忠的組織是「街坊工友服務處」,旗下有若干再培訓教育中心,難道你叫他去反政府嗎?如果唔賣你落火炕,我點有錢幫你再培訓?既然中國已經決定了,如果梁耀忠「DQ」梁君彥,直接令涂謹申成為議長,工人怎麼辦?組織怎麼辦?

放手,都是一種境界,春水無痕。放手,放開所有,泛民和保皇都更自由。做主人的繼續做主人,做陪襯的繼續做陪襯。做生不如做熟。讓出主席那個位,遺愛整個議會,不分黨派,雨露均沾,黑白相安,大家都不用為難,明天太陽照常升起。

顧全大局,讓出關鍵一席,是一種資深議員的胸襟。既然香港人就是要不變,梁耀忠做好了「守好議會」的工作。連議長一定是親中派這一點,梁耀忠都守得住,還有甚麼對不起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