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斯達:鹽和光

今年香港重光紀念日,跟馮敬恩食了一餐飯,因為我們順道也去參加那個紀念活動。那天自然是談到衝入校委會的一幕,也談到了那股巨大的無力感。不管是雨傘革命,或者學校裡的中共勢力。

那次他告訴我,因為上次將校委會裡的事情告訴了學苑,害他要接受校內的紀律聆訊。今晚,校委會正式否決了陳文敏的任命。其實我對陳文敏以及那班支持他的人並沒甚麼好感。但馮敬恩又來做了一次泄密者,將陳文敏在校委會的死因通通和盤托出。

如果馮敬恩愛惜羽毛,他會知道,這個敗局,他犯不著去管。當年整個世界局勢,加一班被統戰的愛國民主派,聯手促成了「香港回歸中國」。「回歸」了,中國人就要過問香港的所有事。遲來的人,就算再聰明、再勇敢、再深慮,在這個時代的敗局前,都是小燃燈,沒享受過風光,就要折墮,我是不甘心,也妒忌的。

可是我不關心那些老人,他們是活該受罪的,因為他們風光過,而我們沒有。

馮敬恩大爆會議內幕的義舉,會為他帶來多少麻煩,我想像不到。

我又想到其他人,以及我自己。也許我們所有人都應該更愛惜羽毛,雖然這鳥也是早夭的。但是,外面的世界動蕩,我也不知道室內的一時安樂有何意義。可是我說了,這敗局是天時地利人和,成往壞空的共業,憑一個人一群人的力量,像櫻桃染地,浪擲了,徒換來傷口。

那個敗局在催淚彈在空中爆炸的一瞬間,也沒有改變。街道是黑壓壓的那麼沉重,少年少女站在街頭,無依無靠,但絕非無畏,每個人都在流血。

我只希望,我們每一個都能撐得過去。

那些在學校外「撐學生」的人,他們撐得過去,因為他們風光過、有積累,但我們撐不撐得過去,我不敢說。

馮敬恩這愚蠢又高貴的作為,誠然點不亮全體的黑暗,也許只在無垠的虛空宇宙,成了一星星之火。但我希望所有人都能撐得過去。見著別人發光,也見賢思齊,也許有一天我們會活下來,也許有天這世界的鹽和光,是我們。

每日一蘋果 香港遠離我

蘇格蘭獨立公投結束 ,結果是獨派落敗,不過英國承諾會下放更多權力云云。在蘇格蘭公投前,看見台灣中時一篇對蘇獨公投的報道,非常負面,立場先行——「獨派激進 盲目民主撕裂社會」,附送幾個蘇獨支持者露出屁股國旗畫的相片,記者造型貌似本地一個左膠戰地記者。 繼續閱讀 每日一蘋果 香港遠離我

非理性的魅惑:納粹、後現代及後極權主義

「後現代主義告別了現實世界的政治,轉而訴諸虛無飄渺、揣測紛紜的政治討論。」
——理查.沃林:《非理性的魅惑——從尼采到後現代主義》

最近在看這本可分類為思想史的磚頭。作者探討了一群赫赫有名的歐陸哲學大師與法西斯右派政治斑駁糾結之處,再引伸出後現代主義哲學的系譜流變和困境。包羅的哲學家由尼采到現代的,十分廣泛;也挖得很深。從法西斯講到德國知識分子的特殊主義道路、梳理出歐陸自法國大革命之後一脈相承的反理性、反民主傳統,最後以分析知識界的超越左右路線的反美主義告終。 繼續閱讀 非理性的魅惑:納粹、後現代及後極權主義

復古與叛逆——王者不治夷狄:雜評《香港城邦論》

近年來書看得少,也看得很慢。「開卷無益,絕學無憂」,這是我的藉口。緩緩慢慢、斷斷續續,總算看完了陳雲的《香港城邦論》。這本書引出來的討論,遠比書本精彩。這一年來,圍繞這本書的討論、罵戰,我都莫明其妙地參與了不少。書是兩個月前買的,但好幾個月前就已經有人老屈我是陳雲的信徒、護法,連我的寫作速度也被莫須有地說成「因為受到陳雲太多影響」,不禁引為笑談。有時將心比己,也是很同情被叫人「信徒」的人力支持者的。 繼續閱讀 復古與叛逆——王者不治夷狄:雜評《香港城邦論》

政治後動物感傷

十五六歲的時候,讀過許多村上春樹的小說。現在回想,當時遺漏了許多細節。例如《挪威的森林》,除了看見戰後日本大學生壓抑的青春和死亡,還有那些此起彼落的社會運動。安保鬥爭、學生運動、越戰,時代的暴風,都若隱若現在敘述的背後。

可是宏觀的政治時代、或是微觀的每一場衝突,都有落幕的時候。最終大家都有一刻要從街頭回到『宿命性的日常生活』、被那種令人窒息的日常秩序重新佔領。就像《天與地》的rock fest結束了,大家的生活還是要繼續;反國教集會不是那天結束,也總有一天要結束。 繼續閱讀 政治後動物感傷

葛量洪回憶錄:尋找蝗蟲問題的前世今生

雙非、中國來的殖民者等等,聽似新鮮。然而,事實上中國政府及其人民也並不是第一次為香港帶來問題。只要稍為探索一下香港過去的本土歷史,就不難發現香港幾乎在每個年代都要應付來自中國的挑戰。可是香港人自己對港英時代的歷史也是不甚了了,當然無法清楚解讀當前形勢,只能任由各種意見舞得左搖右擺,到底也搞不清楚自己在這場戰爭中身在何處。 繼續閱讀 葛量洪回憶錄:尋找蝗蟲問題的前世今生

《萬曆十五年》與港式小兒議會政治

近一兩年翻得最多的書是黃仁宇的《萬曆十五年》。要了解中國政經結構及其國民之典型性格,皆可以從此書著手。此書精妙之處,不是三言兩語可以說得清的。文本上,他記評的只是萬歷年間幾個人物。但王仁宇的功力在於他能通過梳理萬歷年間的若干歷史現象,來顯示傳統中國定型以後相似的問題模式。結構性的問題在滿人入關以後並無改善,而是再次重覆。 繼續閱讀 《萬曆十五年》與港式小兒議會政治

太初有道:道德和性慾

天主教香港教區最近出版一套性教育小冊子,分發給教區三百間中小學使用。名義上的性教育,內容卻是無性教育。天主教的性教育就是叫年青人仿效中世紀的禁慾修士,撫臉和接吻屬於黃色警戒,「建議必須慎重考慮」;至於真是忍耐不住如何?可否帶備安全套?不行!此舉會導致「衍生更大機會發生性行為」,小冊子建議此時的事主應該離開洗臉飲凍水;最屈機的是小冊子認為自己解決亦屬不可,因為自慰這回事「偏差及非正常行為,不利個人健康」,哈哈,哈哈哈。不要笑,我小時候的書本性教育除了性器官橫切面,就甚麼都沒有了。本地的主流性教育如此。

看小情侶身處地鐵站亦忘我如斯、按捺不住,盡情激吻TRY her Breast,試想想,你冷冰冰的道德教條能起幾多作用?

也許人類滅亡了,文明、宗教亦隨之風化。誰都不記得人類曾經存在過,也不記得某年某月某人煩惱著婚前性行為是否道德、或者家暴條例會否引致家庭價值崩潰諸如此類。

其實搞這些「性教育」所為何事,實在令人費解。頗有鳩做的意味。既無助改變他們眼中這「罪惡的世界」,又浪費樹木。環保一點吧,消耗資源的情況再不改善,地球能撐多少世紀、多少年代呢?也許人類滅亡了,文明、宗教亦隨之風化。誰都不記得人類曾經存在過,也不記得某年某月某人煩惱過婚前性行為是否道德、或者家暴條例會否引致家庭價值崩潰諸如此類。地球也不過是宇宙一顆微塵,人就更小,可是大家都認為自己掌握了大千世界的真相,娓娓不倦地對著人家指指點點,一派我高你低的駕勢。連人家在房裡做愛用陰道用嘴巴用肛門、或是性慾如何自行解決都要閣下開金口評論一番。廿九幾樣指引等著派給你。為甚麼呢?人活著本來不需要指引,只是總有些人沒有指引反而活不下去。由此可見文明去到某個高度,便會漸趨扭曲、變得非人性化。

人類滅亡後,地球花一些日子,便回復綠草如茵、生機處處。動物們各自的時候到了,也就找尋自己的伴、去交配。太初的世界,沒有道德,沒有指引,亦秩序井然。天下本無事,從來都是庸人自擾。

插圖:Returning To Ed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