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斯達:《殭》拍成點? 我們還需要吸血鬼嗎?

vvv

TVB拍《殭》,據說是因為抄HKTV一套校園吸血鬼劇,用來打對台。ATV拍得出《我和殭屍有個約會》,是很特殊的案例,基本上,香港沒有相關的文化及迷信土壤,《殭》其實就像《妙手仁心》的類型劇,披著某個主題(theme)之下,無記劇的格局仍然是萬變不離其宗。 繼續閱讀 盧斯達:《殭》拍成點? 我們還需要吸血鬼嗎?

盧斯達:《太陽的後裔》——愛國主義核彈

korea

最近一眾港女在看一部韓劇,叫《太陽的後裔》,宋仲基宋慧喬主演,在亞洲多個地方極受歡迎。南韓總統朴槿惠說,這部劇受歡迎,可以對外宣傳韓國文化、吸引遊客,還說這部劇可以加強韓國的愛國教育,令青少年「樹立正確國家觀」。 繼續閱讀 盧斯達:《太陽的後裔》——愛國主義核彈

盧斯達:《星戰》老一輩交捧心情愉快?(《星球大戰:原力覺醒》系列之二)

1436291526032285253

(輕度劇透)《星戰7》有新的主角、新的故事,舊人缺席,或者退出,之後肯定是Rey領綱。老實講《星戰7》是令人看得不痛快、不過癮,因為它要為新人搭建舞台。連奸角都是初出茅盧,他沒有Darth的稱呼,而Rey則是憑「主角威能」——很可能是天行者家族的天賦原力——挨過難關。 繼續閱讀 盧斯達:《星戰》老一輩交捧心情愉快?(《星球大戰:原力覺醒》系列之二)

盧斯達:「你這個法西斯﹗」(《星球大戰:原力覺醒》系列之一)

PH0YdJRVTjfH45_1_l

(輕度劇透) 我們看《星球大戰》,表面上投入美國主旋律:邪不能勝正、共和最終勝過帝國……但在心靈角落,我們親近那被現代世界封印的法西斯美學。

人類天生的強人崇拜,將黑武士塑造成了一個文化現象。希特拉式的黑武士、高壓的銀河帝國、黑暗原力的異端邪說……這股邪惡勢力的墜落,卻受到一代一代影迷的哀憐。紅色光劍、白兵軍容,崇高而偉大的軍事霸權,是《星戰》絕大可觀之處,邪惡勢力的風頭,甚至蓋過正義之師。 繼續閱讀 盧斯達:「你這個法西斯﹗」(《星球大戰:原力覺醒》系列之一)

盧斯達:《民主超人》,民主之死

12351053_10153109618050672_1398736377_n

所謂Youtuber衝擊大台,其實是大台消費Youtuber ;嬰兒潮虐殺青年人。據說他們也拍了不少短片登陸大台。其中一個導演Dunhill Lam傳發了他當晚的作品《民主超人》給我看,說想我講兩句。這是一段六七分鐘的小故事,大量併貼我們成長階段曾經出現過的超人、萬能俠、日本動漫、戰隊、特攝片。故事講香港出現怪獸,羅樂林(今次無死)飾演的科學家發明了「民主超人」去對抗怪獸。 繼續閱讀 盧斯達:《民主超人》,民主之死

盧斯達:不是《迷你兵團》的影評——文化人不用meditation了

m1inion

《壞蛋掌門人》或者《迷你兵團》,跟Pixar出品的動畫,是兩件事;《迷你兵團》是星巴克的咖啡沙冰,Pixar的作品則是愛爾蘭咖啡、土耳其咖啡,或者是Espresso,它每一次都野心勃勃地講一個充滿寓言味的大道理,要成年觀眾完場時淚流滿面。《迷你兵團》就是可愛,無重量,甚至有一些反智。從尼克遜到英女皇,那一切只是那張月球漫步的背景畫,實際上電影裡好像沒有時間的感覺。

迷你兵所到之處,好像都陷入一陣軟棉棉的膚淺;迷你兵本身也是一群要找尋依附「效忠」對像才有生趣的生物(?)。迷你兵團,若果用英文講,也許是這麼一句:「This is very lame」。就像我們以前看「天線得得B」一樣。 繼續閱讀 盧斯達:不是《迷你兵團》的影評——文化人不用meditation了

警察已經被包圍

會看《獵鹿者》這部經典,是因為大學Year1時一個行將退休的教援推介。這部越戰經典長達三小時,前面一大段都是美國人小鎮生活,節奏很慢,講他們工作、打獵、結婚,之後他們去了打越戰。六七十年代很多美國人連越南在地球哪裡都不知道,但是因為生活好愛國好,都趕赴了戰場。美國人是二戰的大贏家,遠離已經變成廢墟的歐洲戰場,他們沒想到戰爭是如此困難,美國有打不贏的仗。

幾個主角之後去了越南,中途被越軍俘虜。越軍打發時間,迫這些美國佬玩俄羅斯輪盤。入一粒子彈,轉輪盤,向自己開槍;俄羅斯輪盤就是六分一機會會自殺的亡命遊戲,而越軍就賭這些美國佬的運氣。整部電影的高潮,不是大調度的戰爭場面,而是俄羅斯輪盤的變態和瘋狂氣氛。 繼續閱讀 警察已經被包圍

麻煩陳景輝不要強姦《KANO》,人家是強者對決,不是鳩做阿Q

台灣人正面檢視自己的歷史,是其主體意識的再確立。從原住民與日本人鬥爭的《塞德克巴萊》、到日殖後期的棒球故事《KANO》,或者是閃靈樂隊的長篇概念大碟,都是重建台灣角度的台灣史系譜。有歷史,就有身份;自己的歷史,由自己的角度去講。台灣不再是中國國族主義眼底下一個平凡小島,而是台灣民族獨一無二、世世相依的家園。

香港的英殖歲月,長達一百五十多年,成為「香港」不可分割的一部份。但到了現在,誰人談起英治時期的好,表是反殖、裡是親中的文化人、學生、學者、文化間諜,盡跳出來批評香港人「戀殖」;就像台灣拍了一部《KANO》,大陸的憤青五毛就喧鬧一番:台灣人!你崇日,你戀殖! 繼續閱讀 麻煩陳景輝不要強姦《KANO》,人家是強者對決,不是鳩做阿Q

麥浚龍《殭屍》:既是殭屍,又非殭屍;既是致敬,亦非致敬

麥浚龍的《殭屍》,非常好看。網羅一眾老戲骨,將陳年東方殭屍題材一併活化,卻又不是單純的古董循環再用,而是將香港製造的殭屍接引東洋西洋的異域文化。既是殭屍,又非殭屍;既是致敬,亦非致敬。 繼續閱讀 麥浚龍《殭屍》:既是殭屍,又非殭屍;既是致敬,亦非致敬

Before Midnight 《情約半生》的不浪漫與浪漫

時間。愛情因時間而怒放、而衰亡。Before Sunrise、After Sunset、Before Midnight,都是講一個時間。世界有世界的成往壞空,愛情也有愛情的成往壞空。《傳道書》說「說一代過去、一代又來.地卻永遠長存。日頭出來、日頭落下、急歸所出之地。風往南颳、又向北轉、不住的旋轉、而且返回轉行原道。」時間徐徐帶著我們走,好像美國青年和法國少女乘的那架火車。大千世界滾滾紅塵六十億人,對的人、對的時空,看見了、撞上了,像許多人的祖師奶奶般說一句「噢,你也在這裡?」,於是他們下了車,就算明知有著不一樣的目的地,都要開始一場冒險。 繼續閱讀 Before Midnight 《情約半生》的不浪漫與浪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