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落的中產

據知明光一類道德至上團體不時會開辦一些講座,內容當然是如何正視社會歪風諸如此類。有趣的是他們在席上會派發廣管局淫審廣管等審查機構之單張,並會非常細心地教導一眾在場人士(主要是家長)如何投訴看不過眼、有傷風化、敗壞社會道德的東西。最新壯烈犧牲的是兩個小朋友在鏡頭前不停擠眉弄眼的吉百利巧克力廣告。巧克力商銳意革新百年老牌的型像,廣告的意思大概是指吉百利巧克力會令人開心得眉飛色舞。家長們看一次覺得不明所以,看兩次便無明火起,指廣告教壞有樣學樣的小朋友,「有失斯文」喎,至行文為止亦找不到確實投訴數字,又聽說廣告會被禁播,但未知是否實屬。投訴是有,但停播與否我並不知道——好似十九才子般引錯消息就唔好啦。 繼續閱讀 失落的中產

圍剿陳一諤

港大學生會長陳一諤在論壇一番言論,引來近日苦無題材的傳媒大肆報導,網民口誅筆伐。不是隱形左派,而是升格成中共代言人、屠城辯護士。我花了一時間去細讀各方資料,其實陳一諤錯在不知雷池何在,竟去質疑港人對「六四」的一貫看法——無論你是否同意他的意見,他就是「理性」地提出疑問:你們怎知道坦克壓死的是解放軍還是學生?政府處理的手法是「有o的問題」,但其實學生也有問題,學運領袖亦不知進退、並指中共亦希望把傷亡減至最低;雙方的處理手法可以更好云云。, 繼續閱讀 圍剿陳一諤

這世界,太多懺悔羞怯

人這東西雖然長得很不像動物,但無論宗教、文明、習俗怎麼偽裝,人始終是動物的一員。自然界終有其法度,生老病死,人們都把目光聚焦在老、病和死。但生可以是出生,也可以是生長。萬物生枯都有循軌規律,時間到了就是到了,你阻止不了毛蟲成蝶,自然亦阻止不了後生仔女動情搞野。

道德家把最高的道德標準對準在禁慾的肚臍眼上,無疑很有戰天戰地的難度和氣概。但他們不明白,你看見他們每天跟不同的異性(或同性)愛憎交纏的時候,他不一定知道自己在做甚麼。這不過是本能的一種伸展,背後推動爐灶的是本能,腦袋沒有角色擔當。正如我可以斷言,那段地鐵激吻Try Her Breast短片中的男女,當時他們也不知老豆姓甚名誰。為甚麼要知道呢?這是一種設計,時候到了,就要物色對像和發泄精力。尤如脫韁野馬,禮義廉恥都要統統讓路。

況且大家要明白,本地青少年跟香港人一樣,生活異常枯燥。所有人都不過是學校的一個編號、身份證上一個號碼、就業市場上的一件貨。於是,在後工業時代的集體物化環境裡,每個人都經歷過一種自我與體制的矛盾。而現下教育制度無法疏理這種矛盾,反而將之激化。在教制裡每個原該有凌有角的學生,在考試制度裡以單一標準壓縮成貨品,於是新世代出現了一種存在感的失去。當我們不再能驅分自己和他人,自我的意義便漸漸流失。如此,即形成了一種恐慌和空虛。空虛的學生去吸毒。恐慌的人們便在這充滿了「進修、增值、讀書」的城市裡找尋一些可以令人生稍得意義的東西。

於是,這城分出了一支港男港女的物慾系、又下開一支為情生為愛死的戀愛系。為甚麼?因為在戀愛中,他們感到自己有了價值。在這段關係中,我們感到自己是獨一無二的,不再是貨架上的一件貨、學校裡的一個學號。在戀愛中,我們得到了的滿足,價值的失而復得。於是,我們可以解釋和明白,為何中學生總是拍拖拍到阿媽都唔認得。他們被世界、被社會榨得貧脊的靈魂,太過饑渴。戀愛本來就深具成癮性,到了他們面前,便立即成了鴉片,而在這個大學生竟然被人標價四千元的亂世,會考10A也不過拔尖入U。大學又再重新洗牌,還有畢業後的就業競爭呢?一個個燥動不安的軀體,被初葫的情慾焚灼至斯,成年人亦無從指引提點。既然努力十之八九白費,為何不去談戀愛、去上床做愛?未來畢竟太過遙遠,眼下的快感卻伸手可及。

按:

這一篇本來打算用「青春殘酷物語」來作標題,但考慮到search engine上同樣結果實在太多,便作罷。但無意又按下滑鼠,搜出了林夕寫的《青春殘酷物語》,標題一句取自其中。

插圖:The new generation by ~Ferrut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