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斯達:做十年兵

so

收兵不能太公開。但不公開的收兵,好像錦衣夜行,沒有意思。我了解。一個港女收了十年兵,在instagram上上載二人的合照,她這樣說:「他不是男朋友,卻比男朋友更重要。陳先生這十年一直在鄭小姐身邊,不管她多野蠻任性,依然守護她遷就她,謝謝你,陳X俊」,之後還加多句:「btw鄭媽媽說你對我很好。」當你擁有這樣的兵,不貼上instagram讓姊妹羨慕嫉妒恨,是對不起自己的。 繼續閱讀 盧斯達:做十年兵

盧斯達:永燃之火

fire

有理想,外人看來,是一件美麗的衣裳,然本來是累人累己,裡面爬滿了灼燙的蟻。一個人從外面看來有永燃之火,可能有一些吸引,但然後呢?抱薪之人,會為了火而犧牲、而忙碌、而忘情;若結果失敗了,會灰心、會痛苦,都令一個人變得不可親、不可愛。

庸碌的人才可愛,他永遠在,永遠容易滿足,會關顧人,或許還懂得浪漫,像太陽一樣發放溫暖的光,而我是一個永不滿足的貧瘠的黑洞,一個給流放的暴君一貧如洗。 繼續閱讀 盧斯達:永燃之火

盧斯達:饕餮

14021475_1066295046817093_489307175838075560_n

心向來驕恣,我向來不信命。我認為只要我想,我就能拿到;只要意志夠強大,一切困難都可衝破。我一向不相信老人和情歌的感嘆——「相親竟不可接近」——我從來不相信。所謂不由自主的事情,太東方、太佛道。除了沮喪的時候,我一向不沉迷,所謂「命」,驚鴻一瞥,如果是有,只有崩裂和無力。 繼續閱讀 盧斯達:饕餮

盧斯達:人與獸

13963015_10210068392123250_5616036886258539901_o

抗抑鬱藥的本質是甚麼,風吹無痕,我一無所知。不斷改變的醫學界、忙碌的醫生,會說這可以調節腦內的化學物質。但藥食得久,不知會否反過來影響身體,成為另一種病。化學物質一減退,身體就會出現奇異的改變。所謂調節腦內的化學物質,我一向存疑,究竟是藥還是毒,我不知道。 繼續閱讀 盧斯達:人與獸

盧斯達:上帝的夢遺

gnosticism-science1
pic via http://www.scienceandnonduality.com/gnostic-science-and-literalist-science/

Anne Rice寫過一本小說叫《Memnoch the Devil》,主角仍然是吸血鬼黎斯特,但裡面滲入了大量的宗教和哲學意象。其中一個角色在巴黎一間咖啡室裡看見異象,上帝和魔鬼在面對面的談話,魔鬼不停責備上帝,任由物質世界和生命無限制的繁衍——魔鬼是反對的,因為血氣和肉身的生長,令萬物與其靈氣的根源越走越遠。 繼續閱讀 盧斯達:上帝的夢遺

盧斯達:世界還在 人還要繼續受苦

x

人不快樂,幾乎是命定。從感知到自我開始,物——我分離之後,一切的憂慮就形成。無垠的世界,令人感到無力、疏離、憂鬱——所謂「物」,也包括其他人,除了自己,一切就是物。

他人的期望,或你對他人的期望,一落空,就會痛苦。但人是自己的囚徒,眼睛看到、耳朵聽到、心靈想像,都有愛惡,自我的觸手摸到哪裡,哪裡就有不足和不滿。自我就像一條八爪魚,它永遠想征服外部的世界,同時折損自己。只要有土地仍未被征服,它就感到不滿、不足、空虛。 繼續閱讀 盧斯達:世界還在 人還要繼續受苦

盧斯達:玩遊戲的日子

還有人在玩Diablo3嗎?大概沒有吧。最近看見它已經推出三周年,官方推出了牛關——這也只是懷舊,救不了這遊戲。

三年前,遊戲發佈的時候,高登上好像有一個Post說,明日是毒撚最重要的日子。在遊戲正式推出之前,已經有很多人在談如何升級電腦,甚至換寬頻。遊戲推出之後,普遍來說都是劣評。期望越大,失望越大。本來有的拍賣場,後期砍掉;改了物品掉落率、新增了秘境,現在連懷舊的牛關也推出來,諸如此類,但跟Diablo2還是兩件事。 繼續閱讀 盧斯達:玩遊戲的日子

快樂的老——廿五歲的感言

抑鬱的問題已經有十年。病發得早,十五歲以來,我十年無謂的苦。我沒奢望這個病會好起來。他們說西天一隻蝴蝶拍翼,東邊就有風暴。外面的世界革命,我也革掉抑鬱的命。不知為何,雨傘革命之後,我就覺得抑鬱不再是鬼,而是我的護法。或許是多少有點唯恐天下不亂的性格,世界風風火火、顯出它的污濁一面,越接近真實,就令人覺得平靜。我希望以後我會這樣回顧這一年:廿四歲的時候,抑鬱症不藥而癒。 繼續閱讀 快樂的老——廿五歲的感言

騷言

寫字原是平常事。但寫老實話,是厭惡活。如果世界是一個剛滿月的孩子,有人說「這孩子將來要發財的」的,他會得到一番感謝;有人說「這孩子將來是要死的」的,大家會合力痛打之。說真話,自己痛快了,孩子合家會將你打得很痛快。怎麼辦? 繼續閱讀 騷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