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斯達:派別內外——也談庫斯克遭土共批鬥

x
pic via justin lincoln

庫斯克寫了一篇文章批評撐警集會的警察,周融旗下的HKG報拿了其中一兩句(注1)做文章,謂其將「香港警察比喻為德國納粹軍人」, 炮轟轉貼其文章的四間網媒,包括立場、852、獨媒,以及香港01,稱其為「四大黃媒」。同樣親中(聯辦)的「香港政研會」則拖馬去香港01的辦公室抗議。還有人說要去庫斯克任教的學校表達不滿,即是搞人份工。

比起很多痛鬧警察死黑警的文章,涉事文章一貫寫得很溫和,只是拿來攻擊這四間傳媒的借口,張德江——中聯辦——周融系的人馬,真正針對的可能是《香港01》。將《香港01》這間中共資金的傳媒,說成「黃媒」,既可笑,也露出馬腳。其餘三間,只是一貫「反中亂港」泛民的泛民傳媒,用來掩飾真正的攻擊對像。這是京共和土共、中央和地方、習近平和中聯辦的角力,是特首選舉的一部份,跟軍方背景的《成報》編輯人員受恐嚇跟蹤,也在同一條平行線上。

01老闆于品海的另一個傳媒玩意《多維新聞》除了在習近平上台後大力擁習,近年也舉起批判中聯辦的大旗。2016年8月7日,多維出了一篇文章叫《北京涉港機構亟待整肅重組》的文章,標題說光了內文,所以庫斯克的事情,背後就是張德江和習近平兩邊的事情,換了任何一個人都可以出事,只要文章在《香港01》,就可能受到狙擊。

我當然沒忘記本土派崛起以來,庫斯克的各種批評。他最有名的「200分」典故,是這樣來的:在2015年的驅蝗行動中,有小女孩嘩嘩大哭,他說這令「整個畫面扣了200分」。在HKG報的筆下,庫斯克是黃絲帶,是反中亂港兼且仇警的泛民人。在我眼中,固然他是一個保守派,階級決定人性,做老師養尊處優,優雅反對、好學生論政,是二三十年來不斷夭折的民主運動所產生的一個特殊階級,這個階級也就注定不可能對本土派有甚麼好話說。

我也不是要疾呼大家要不分派別、關注言論自由那麼廉價(實際上也是幫不到),我想說的是,中國統治階級的權鬥,一種「體制文革」,已經蔓延到香港,殺起來上來隨時見血;對比起來,泛民和本土派的恩怨,相比起來就很小眉小眼。當然我認為將來武力抗爭、本土派再起,庫斯克還是會說,作為一個父親,他很心痛見到你們這樣抗爭、這樣會令民主運動扣分……但無論如何,這是一個無妄之災,也是上層權鬥拿了普通人來犧牲。這是一個對局勢和現實的認識問題。

對庫斯克這件事沒有正確的認識,也就是同時對自己的處境沒有認識。銘記恩怨很好,不過以為自己可以安然歡呼仇人落難,真是傻呼呼。投了共的人都提心吊膽,不知道自己投的那邊是在上風還是下風,一般人或者自命抗爭者的會好得多少?席捲七百萬人的政治,也不是說退出就能退出的事。

傻呼呼的當然還有幾年以來整個「溫和派」。陳雲因為多年來那些很難聽的說話,而被投訴,並取消教席;林慧思因為在工餘時說了一句粗口,就被狙擊到有嚴重情緒問題,當然更大的還有各種受千夫所指的物理抗爭。這些人和事情,溫和派沒有出來在言論和道義上支持,甚至幸災樂禍——就像今日一些人對庫斯克幸災樂禍一樣,對方得手之後,自然食髓知味,搞人份工,滅人聲,當然是很過癮;但一旦開火之後,誰敢說自己絕對安全?

日軍來襲的時候,懦弱的中國人也擔心扣分,擔心抵抗得越久,淪陷的日子就越難過。他們可能會對堅持抵抗的人口誅筆伐,甚至在背後放槍,在勇士倒地的時候,幻想安定太平的日子將會再臨。在中國眼前溫和地要求爭取,操行拿到了一百份,就能避免抄家嗎?薄熙來跟「中央」親點,還是那四個聽到「張委員長」見泛民就眉開眼笑、覺得爭取到「建制地位」的政客跟「中央」親點?

現在前者被抄家了,後者又能好多少?喪鐘敲響的時候,能笑的人比較幸福,但那種幸福畢竟是短暫的。今日不為庫斯克被批鬥而心涼,只是不想重覆「泛支黃左」在本土派落難時拍掌歡呼的短視。這兩種人都不可能為香港帶來甚麼好東西。

注一 原文:「很多曾經參與集中營屠殺的黨衛隊在庭上作供時,對於自己的罪行沒有太大反省,他們只是覺得自己在執行命令,沒有什麼良心的譴責,也不覺得自己有錯。2月22日晚,這數千名出來支持七警的警察,他們心裡在想什麼呢?是不是也覺得七警沒有錯?」

發表迴響